感恩的心


当别人遇到困难你去帮助他,你已经拥有了一颗善良的心。而当别人帮助了你你能感谢或报答他时,你已经拥有了一颗感恩的心。
——题记

怀有一颗感恩的心的人,往往是被别人所喜爱的人,至少我非常喜欢这种人。但我却是一个不太会感激他人的人。不过,有一件事情改变了我,也是他让我懂得了感恩的真正意义。

那一天,他拿着本子来问我一个题目,由于当时很忙,我只看了一眼,便说自己不会,但我知道自己在撒谎,我正在欺骗这个正在面对着我的人。

下午,很巧,我周围只有他一个人,我便向他问了一个自己不会的题目。他看了看便给我讲解起来,但是我没有听明白,于是他又细致地给我讲了一遍,每当我眉头紧锁的时候他便重新讲一次,知道我懂了为止。

弄懂了题目之后我刚要走,他便拉住了我,说上午的那个题目别人给他说明白了,于是便给我讲解了起来。在他讲题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听进去一句话,只是在回想这整件事情,并看着他,以至于他讲完了而我却不知道。于是,一种愧疚之情涌于心头。

从此,我知道了何谓感恩的心,这并不是他告诉我的,而是他的善良温暖了我那颗曾经冰冷的心,让我学会去感激别人。

有时,一颗感激的心常会带给别人温暖。

公车已经缓缓开动了,一位阿姨领着孩子从车后跑到了门前想要上来,于是司机把车子停了下来,开了门,母子两个人上了车来。母亲足足说了三遍“谢谢”,司机师傅露出了微笑,车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和司机一样露出了微笑,原本寒冷的冬日被这位母亲感恩的心烘暖得无比温馨;而原本黑暗的夜也被这辆充满温馨的车照耀得无比耀眼。

拥有一颗感恩的心,让自己的心灵得以升华,也让他人感受这份温暖。

零四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今天一天我们几乎都在考试,气氛很郁闷,同学们也都无精打采的。

下午的语文课,坐在班级对面的教室里答着语文试卷。“一对父子在雪地中比赛谁的脚步直。父亲望着一棵大树向前走走得很直,而儿子只顾看着自己的脚下所以走得很歪”,当读完语文考试的作文话题时窗外响起了刀郎的《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于是我望向窗外,很惊奇,窗外飘着白绒般密集的雪花,这是零四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总之我很兴奋。再望一望身边的同学们,每一个人都很兴奋。我爱这些雪,因为它们打破了这一天的郁闷。

下课了,我们都奋不顾身地冲向操场。哇!在雪光的映衬下这世界真的太美了。我不但不感到寒冷,反而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我们在雪地中印下自己的脚印,我们小心的跑,跳,终于印出了一个大大的“SNOW”。是的,我们渴盼这雪的精灵已经一年了,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要尽情的去和他们玩耍。否则,他们将会在阳光中还未与我们告别便消失了去。

我们又跑又打,把这雪白握着捏着,然后打向其他人。每一个打到和被打到的人都在这白雪的世界中灿烂地笑着。是的,这白雪的世界就是一个快乐天堂,我们是一个个快乐天使。在快乐天堂中,任何不快乐都会化作快乐之雪降临人间。

雪,这美丽的精灵是那样的难以捉摸,但只要我们能感受到快乐就足矣了。

读《如果》有感


如果在众人六神无主之时,你能镇定自若而不是人云亦云;

如果在被众人猜忌怀疑之时,你能自信如常而不去枉加辩论;

如果你有梦想,又不迷失自己;

如果你有神思,又不致走火如魔;

如果你在成功之中能不忘形于色,而在灾难之后也勇于咀嚼苦果;

如果你听到自己说出的奥秘,被无赖歪曲成面目全非的魔术而不怨艾;

如果看到自己追求的美好破灭为一摊零碎的瓦砾,也不说放弃;

如果辛苦劳作已是功成名就,为了新目标你依旧冒险一搏,哪怕功名成乌有,即使惨遭失败,也要从头开始;

如果你跟村夫交谈而不离谦恭之态,和王侯散步不露谄媚之颜;

如果他人的爱憎左右不了你的正气;

如果你与任何人为伍都能卓然独立;

如果昏惑的骚动动摇不了你的意志,你能等自己平心静气再作答时。

那么,你的修养就会如天地般博大,而你就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我的儿子!
——摘自《如果》,作者吉卜林

我想,这一段话很适合作为我们一生的座右铭。它教会我们该如何面对失败和挫折,成功与胜利;它让我们懂得该如何处事;它甚至告诉我们该怎样做一个真正正直的人。

我很喜欢这段话,因为它能够激励我,能够引导我,还能教育我。

英文原诗如下

IF

IF you can keep your head when all about you 
Are losing theirs and blaming it on you,
If you can trust yourself when all men doubt you,
But make allowance for their doubting too;
If you can wait and not be tired by waiting,
Or being lied about, don't deal in lies,
Or being hated, don't give way to hating,
And yet 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
If you can dream - and not make dreams your master;
If you can think - and not make thoughts your aim;
I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ors just the same;
If you can bear to hear the truth you've spoken
Twisted by knaves to make a trap for fools,
Or watch the things you gave your life to, broken,
And stoop and build 'em up with worn-out tools:

If you can make one heap of all your winnings 
And risk it on one turn of pitch-and-toss,
And lose, and start again at your beginnings
And never breathe a word about your loss;
If you can force your heart and nerve and sinew
To serve your turn long after they are gone,
And so hold on when there is nothing in you
Except the Will which says to them: 'Hold on!'

If you can talk with crowds and keep your virtue,
' Or walk with Kings - nor lose the common touch,
if neither foes nor loving friends can hurt you,
If all men count with you, but none too much;
If you can fill the unforgiving minute
With sixty seconds' worth of distance run,
Yours is the Earth and everything that's in it,
And - which is more - you'll be a Man, my son!

By Rudyard Kipling

读《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有感


是的,我们谁没有错过自己人生中的几株腊兰呢?我们总是盲目地拔掉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开花的野草,没有给予它们开花结果证明它们自己的价值的时间,使许多原本珍奇的“腊兰”同我们失之交臂了。

给每一棵草以开花的时间,给每一个人以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不要盲目地去拔掉一棵草,不要草率地去否定一个人,那么,我们将会得到多少人生的“腊兰”啊!
——摘自《给每一棵草开花的时间》

读了这一段话我很有感触。是啊,人一生当中会遇到许许多多株“腊兰”,有的人也许能摘取到它,而还有一些人将失去它们。

曾经有许许多多次的机会摆在我面前,也许是它们看似平常,或许是我经过思考之后放弃了这些个机会。它们就好像是腊兰的苗,看似一堆杂草,我于是一股脑便将这些“腊兰苗”拔了去,现在想来,倘若我去做了这些事情,抓住了这一次次的机会,慢慢地,看似没用的事最后或许会绽放出最美丽的“腊兰”。

其实,在我看来,这些腊兰还如同一个个人

当我第一次看到他时不知为何有种厌烦的感觉,于是对这个人的印象自然不好了,这就是“第一印象”的力量吧。这种感觉就如同面对腊兰苗一般的厌恶,似乎他是花圃园中的一棵草一样让人觉得不舒服。

那一次偶尔的机会,他坐在了我的旁边。我发觉他是一个比较腼腆的人,他从不多语。渐渐地我开始喜欢上了身边的这个朋友,曾经厌恶的感觉也自然销声匿迹了。

从此,我便知道,我应该给每一个人,每一个不相识的人相接处的时间,这就好像是腊兰到开花的这段时间,我不再凭借第一印象而评断一个人的好坏,我要给他们开花的时间,否则我可能会失去一个本应最亲密的朋友。

那以后,我便发现其实在我周围到处都是“腊兰”,这些人都拥有自己美好的东西,他们每个人都能带给其他人不同的美好。我想,这大概也是因为我“腊兰印象论”的缘故吧。

怒火燃烧在歌曲中

昨天刚刚考完试,憋了已久的我们约出来去KTV。我很兴奋,因为我们终于告别了一段时期的考试开始了新的暂时美好的生活,而且这之前我从未去过KTV。

幽暗的房间让我有些害怕,而那些嘴里叼根香烟的少年更是让我畏惧,我不知道该不该来这种场合。但看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也不好打退堂鼓。付了钱后,我们走进了216间。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允许自带酒水和食品。”我们只好把啤酒和一些吃的放在了吧台。

歌声在远处便进入了我的耳朵里,待走进房间,是Westlife的歌在房间里响着,我们调小了声音坐了下来。

仅仅是唱了一小会儿,我们就像喝醉了一样在房间内载歌载舞。我们跳上了茶几,蹦上了沙发,跳着夏威夷草裙舞,一边跳着一边唱着刚刚点过的歌曲。我敢说,如果我们现在是在街上,精神病院一定会派五辆车来拉我们去医院。

前一段日子,因为期中考试的缘故,我们的情绪一度被压抑着。于是,在今天,我们要全部释放出来在歌声中。

唱完歌,我们去了新玛特的Tom熊,然后去麦当劳喝了点饮料就各回各家了。而明天就又要去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