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四

九·二四

早自习的时候,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我的梦想”两个字,今天晨会的主题便是“梦想”。老师简单地讲了她的人生经历:老家在内蒙古,从小的梦想便仅仅是走出内蒙,于是朝着这个目标奋进,到了高中,她从来没有想过其它,包括自己的将来,只是一心希望走出内蒙,但她对于这样的理想很有把握,于是就没用多少功,不出所料,高考完成了她的夙愿,她被东北师范大学录取了,终于可以走出那片茫茫的草原了。当她四年大学生活结束后,变得迷茫了,她不甘心一辈子做一名教师,尽管这是个高尚的职业。于是她又报考了公务员,结果因为一科不及格未被录取(当时只考两科),她也只好向命运低头,仁由天意。就这样,她来到了大连,来到了我的学校,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尽管前方是白茫茫的一片,尽管不知道脚下的路终通向何方,尽管每日机械的生活已经让她觉得有些无聊,尽管一切一切,但却无能为力去改变这些,因为这之前的路都是由自己走过来的,既然走过了,便没有机会再重新来一次了,因此,她只好认命,并顺从生活的安排。在她讲述这段人生经历时,口气中略带些悔恨,也许是为了避免我们重蹈覆辙,老师很早以前就让我们写下自己的理想,有了理想,才有奋斗的激情,她说“要是当初我的老师让我好好思考自己的理想,我可能现在就另一个样了”,听了这话,多少有些感动。

体检了,体重长了不少,看来这饭是没白吃。身高倒是没有多少变化。回到教室后,化学老师关切地询问我的身高,“杨欣雨啊,你多高啊?”这一问便又一次触碰了我内心最深处的伤痛啊,我笑而不答,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晚上,一旧时好友打来电话,兴冲冲地跟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问是什么,她依然用那略带兴奋的声音说“我骨折了!”我当时要是嘴里有东西肯定会都喷出来的,无奈了,这世界果然奇妙,啥人都有,我装作关切地问是怎么弄得,那人又语出惊人,“被们夹的”,不是吧?这样也能骨折啊?放下电话后的一秒钟,我再一次感叹大千世界的无奇不有。

九·二五

中秋节今天,没有晚课,小小的高兴了一下。

听说今年中秋的月亮在阴历八月十七日凌晨三点十五分最圆,挺期待的。

英语课上,老师写了个例句,大意就是“我很讨厌别人和我说话时嘴里塞满了食物”,忽然脑海里就出现了个这样的情景,一个人嘴里食物塞得满满的,并且一幅很有食欲的样子,同时他还微笑地和我谈天说地,看起来很幸福,很满足。

晚上,在家,听着广播,偶然间听到了《隐形的翅膀》,不知道为何,听了这歌很有感觉,多少也有些感动。

九·二六

数学课上,某同学在黑板上画了一幅函数图像,本来是懒得抬头看的,只是低着头作者自己的事情,可是忽然发现坐在我旁边的同学自从看完了图像便狂笑不止,因为坐在第一排的缘故,也不敢笑出声,憋得脸都红了,于是我便好奇地抬头去看,忽然发现此同学画的图像很像一对乳房,于是,我也不发出声音的狂笑着。过了会,我们都平静了下来,谁知数学老师又在旁边重新画了幅更大的此图像,结果发现,这幅图像比那幅还要丰满的多,于是,我们继续狂笑着。

生物课,学习植物体细胞杂交,就是把两种植物的细胞合起来,杂交出有两种性状的植物。老师问我们杂交番茄和马铃薯有什么好处,本来科学家是为了让这株植物在地上结西红柿,在地下结马铃薯。结果有个同学在下边很有创意地说,“这样吃薯条就不用沾番茄酱了”,我顿时被这极具创意地回答震惊了,谁说中国人缺少创意了!

九·二七

数学考试成绩很差,郁闷,对于一切无望。

晚自习时,宣传委要在走廊制作运动会的牌子,winner,六个字母,我们几个厌倦学习的男生趁机跑出去瞎掺合,于是,大家一起谈着天一起搞创作。过了会,一人说“咱们应该把这美好的瞬间都记录下来”,还有人也相当同意这种说法,于是班长就回教室借了一同学的手机,(班长也是个不爱学习的人)就这样,我们一直照到了放学。最后,我们举着胜利的果实,一起来了张全家福。

晚上,妈妈去西安了。

九·二八

明天就是运动会了,中午吃完饭往教室走,看到宣传委等三人准备往校外走,就问他们要干啥,“去买东西”,宣传委说,于是我便一同跟了去,我是不喜欢在学校午睡的,所以利用一切可以逃避睡觉的机会。跟他们下了楼才知道原来是要给举牌子的同学买衣服,哎,你说我这不是跟着乱么?最后在Jack&Jones买了件黑色衬衫,还不错吧。

晚上,本来约好和一群人去沃尔玛买吃的,结果宣传委觉得我很有才,非要留我做衣服(呵呵,不夸张的)。我们班运动会方阵的服装是纯黑的,然后买了些金色贴纸,正面统一贴英文conquer(征服,此前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背面贴自己喜欢的形状。我一开始待在那里没事干,正好班长歌王在那里看着弄气球的做拱形门,我们约定一起去沃尔玛。后来拱形门完成了,我们俩出去了,我提议去剪个头发,歌王也赞成我的想法,于是我俩就去福佳楼上了,给我们剪头发的是一个阿姨,大概三十多岁样子,很健谈,从开始一直谈到最后,跟我谈理想,谈学习,啊!剪完头发已经七点了,我俩奔赴沃尔玛,开始了购物之旅,超市里好多人,貌似都是明天开运动会的,不过这个时候人已经少了好多。买完东西,已经七点半多了,等到我俩回到教室,都快八点了,学校八点清校,就这样,我们小坐了一回就走了,我还拿了三件衣服作为任务,其中一件是自己的。

我和歌王一起离开学校的,最后走的,本来是要回家的,毕竟已经很晚了,还没有吃饭,可是他非要带我去看看他的宿舍。在这里说一下吧,班长歌王是瓦房店的,因此家不在大连市内,这学期开始和那两个来自金州复读的同学一起住宿舍。宿舍离学校很进,三楼,走廊里黑漆漆的一片。进了去,伟哥穿了个小背心和小裤衩,觉得不好意思,又把睡衣套了上,呵呵,在我面前还装纯。房间跟大学宿舍差不多,上边是床,床下边是书桌,宿舍里竟然有微波炉,我以为是学校配备的呢,三星的。后来才知道是歌王从瓦房店运来的。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一片和睦的景象,感觉挺爽的,我观摩了一番,还吃了个月饼,太饿了。又待了会,差不多八点半了,我就走了,伟哥穿着睡衣拿着手电下来送我的。

到家后,洗了澡吃了饭,九点多了,上网找椰树的图片,我要在我的衣服后贴一幅椰林图,于是就一边聊着天,一边找着图。最后,设计好了就开始实施。晚上很冷,我找了件长袖衣服套在身上,衣服后面有个帽子,也扣在脑袋上。我的衣服弄完后已经凌晨零点了,没办法,另两件只好糊弄一下了,不然明天就起不来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还好,在凌晨零点半的时候都搞定了,睡觉!

泛泛澳洲

昨天晚上,一个去了澳大利亚的朋友给我了个相册地址,让我去看看,于是我便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要说朋友的摄影技术,那真的是没得说,毕竟人家经过专业训练;要说这照片质量,那更没得说,毕竟人家用的是佳能单反。综合起来说,照片拍得真不错。在这里我就简单的贴几张自己喜欢的吧。
 
一.黄昏
看过黄昏,看过无数黄昏,都是淡淡的,却从未见过如此浓烈的色彩,紫色、蓝色、赤红、昏黄,还有黑色,构成了这美丽的“夏之黄昏”。倘若不知道,我定会以为这是一幅画,一幅完美的黄昏。
 

二.火车
喜欢古朴的东西,因为那是时间的积淀,岁月的产物。因此很喜欢这样的火车,好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又像是孩子手中的玩具。看到这古红的火车头,总会联想起一段段美妙的故事,王子与公主,因为它们有着相同的意境美。


三.单轨车
以为只有游乐场才会出现这样的交通工具,现代,刺激,时尚,在湛蓝的天空下自由驰骋。


四.海岸
Darling Harbour,美丽的海岸。喜欢这样的感觉,左边是岸,人们来来往往,右边是海,船只川流不息,海与岸没有什么明确的间隔,因此才能构称其为“海岸”。心情郁闷时,坐在石阶上,静静地望着来往的帆艇,即使氤氲的天空,又怎能掩盖住一切的美好?


五.桥
一座钢铁桥,便连接了此岸与彼岸,让一海之隔变得不再遥远。镂空的桥身显得那样精致,却又更显伟岸。驾一辆心爱的跑车,奔驰于海之上,摇下车窗,海风微微地掠过面庞,秀发随之飘扬,何等惬意。


六.歌剧院
一座“贝壳”伫立于海中央,经典的杰作,永恒的经典。


七.驻足·鸟
乌云已密集,它驻足于栏杆之上,不知道它望向何处,又在沉思些什么,总之,很安静,很恬适。


不知道朋友拍摄于何处,应该是城市中,却又不知是城市中的哪里,应该是马路上,一切仅是猜测,不着边际的猜测……


八.马路
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卡车的感觉,喜欢它身后Hotel的感觉……喜欢城市中忙碌的感觉。


九.完结
朋友问我最喜欢哪一张,我说我喜欢那张兔子,挺传神的,直勾勾地盯着镜头,好像能够窥出我的内心。朋友一头雾水,他说他从来没有拍过什么兔子。于是我又把喜欢的这张照片给他看,结果,他说,这是袋鼠……接着就狂笑不止,还说我白痴。可我又没有看到它肚子上的袋子,怎么能够知道是袋鼠啊,原来袋鼠和兔子长得这么像啊。


朋友的相册里还有好多照片,都挺不错的,让我对悉尼又增添了几分好感。当然,还有好多生活照片,在海滩上,在学校里,在家中……好快乐,总之,那日子过的,很随了!

碎片高三·三

九·一七

周一的早晨,一切显得那么匆匆忙忙,匆匆忙忙的从梦中惊醒,匆匆忙忙的刷牙洗脸,匆匆忙忙的穿衣吃饭……即便如此,时间仍然紧跟着我脚后,丝毫不想留给我丁点喘息的时间。当再一次匆匆忙忙的跑到车站时,公车离别的场景令我追悔莫及,哪怕早睁开眼睛一秒钟,我也能够赶上这班车,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看看表,已经不早了,再等下去,无疑就是在等待死亡,对,计程车。可是命运最大的乐趣莫过于与我开玩笑,不远处响起了铁路警报,紧接着的就是火车的气鸣声,顿时,马路上空空荡荡,没有了车来车往,更失去了车水马龙,于是,我的心也顿时变得空空荡荡。我朝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迈进,在那里随手招来了辆计程车,我的心这才又安稳了下来。“八中”,我上了车便说道。当车启动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再一次悬在空中,这司机难不成是开热血出租的?我靠,在大街上跟开游戏赛车似的,左躲右闪,左拱右钻,那真是见缝插针,速度还相当快,只这一段路程就遭遇两次紧急刹车,两次均遭到其他司机的谩骂,可这哥们其他的不说,单说这脾气那岂是一个“好”字就能概括的了!无论何种低俗的侮辱,他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要多随,有多随,只是我担心自己这也算值钱的命!快到学校时,这哥们估计是懒得调头,跟我说停在学校对面行不,我很无奈的说“大哥,我快迟到了……”,于是这哥们痛快地说了句“了解”!当我下了车,这心才终于真正的安稳了下来,看看表,还有五分钟,很随了。我最擅长的是啥?没错,跟时间赛跑!

也许是早晨的运动量有些过大,语文课昏昏沉沉,这一秒钟明明是睁着眼睛的,下一秒钟就不知道眼睛在哪了。到了英语课,实在坚持不住了,我也不装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这天真他妈的热,醒来以后一身的汗,不爽。

这周我坐最后一排了,身后有块黑板,黑板槽里有各种胶,什么透明胶啊,双面胶啊,还是固体胶那真是应有尽有。也许我的本子看到了它们,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仅一上午,我就有两个本子开了胶,真他妈邪门了,自打我上高中以来似乎没有什么本子开过胶,今天头一遭,还一下子两本,这些个胶真是够诅咒的。

晚上看了今天的《大连晚报》,说明年初大连就要正式建地铁了,要是我在异地上了大学,估计是看不到这地铁的成长过程了,没事,等回来看现成的。挺期待这地铁的,总觉得一些美妙的爱情故事都发生在浪漫的地铁站里,而那些不可思议而又极具戏剧性的邂逅总会在地铁车厢中发生。总之,地铁是个美妙的东西,浪漫的代名词。

九·一八

昨天晚上有些累,什么都没有写就睡了,于是又欠下一堆债。

感觉现在的步调有些快,时常措手不及,也有些累,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累,心里也很累。

下了场雨,雨后的天,很晴。

今天是九一八,晚上8点有防空警报。于是,好多同学都很期盼,我估计就是好奇,从天一黑就开始看表,渴望8点的到来。当教室外有一丝风吹草动的声音时,比如说汽车防盗锁的警报声,同学也会误以为是防空警报。8点一到,立马响起了急迫的警报声,声音好大,也挺恐怖的,好像真的有飞机轰炸一样。当警报声熄灭时,响起了同学叹息的声音。

最近有同学在减肥,天天围着操场跑步,而我一直致力于增肥状态。晚上在家里没事量了量体重,65kg了,呵呵,挺有成果的。

九·一九

台风韦帕登陆,学校提前放了学,4点45,没有晚课。当下午的时候广播里传出这条消息时,顿时沸腾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九·二零

昨晚有同学给我发短信说今天可能不上学,因为台风。事实证明,这是个离谱的小道消息,我仍然坐在了教室中。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在猜测能够几时放学,每个人都在祈祷台风的降临,希望风刮得再强势些,雨下得再瓢泼些。傍晚晚课的时候,风才开始迅猛了起来,生物老师幽默地说:“这风怎么不早点刮啊!”看来这不想上学的不仅仅只有我们……

九·二二

周六,下午老师要开会,于是上了半天就放了学。

下午在家,好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

最近“农民”开始写歌了,听她自己说是相当不错,谁知是真是假呢。我也准备寻找灵感,出个原创专辑什么的。如果能写出一首好听的歌,应该相当有成就感吧。

九·二三

整日都在家中,天有些凉,盖着个毯子,坐在书桌前,温馨的只想睡觉。

碎片高三·二

九·一零

早晨,在校门口遇到了昔日同窗,便一同走进校园,抬头,看到火红的条幅,“庆祝教师节”,是啊,九月十日,又是一个教师节,记得去年的今天,我们还一同前往格致,去与昔日的老师和同学们相聚,只是如今我们已经高三,早已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顾及这样的事。我开玩笑地对她说:“学校真没天理,这么神圣的日子竟然还要上学,我们累了也就算了,可怎能让老师陪我们一同受累呢?”接着,我们就各奔东西了,各自开始一周新的生活。

周六,老师刚与我谈话,这不,今天我语文小考又是个二分,但这决不能怪我,语文课本来是在下午的,结果神奇般的在上午上了,我是准备中午午睡的时候刻苦一下的,结果就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考了二分没什么,再写一遍也没什么,只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节日就给老师如此的打击,我心里也确实很过意不去。老师,我对不起你!

现在我坐在班级最后的位置,旁边有扇门,门外有走廊,走廊有扇窗,窗外有一片天。每天望着那蓝蓝的天空,心里总是很舒畅的。最近风好像很大,吹得我整日神清气爽,这日子过的,滋润得很呢,好开心。想就这样舒舒服服地坐一辈子,每天吹着风,闲来再看看天。

老师让每个人写下心愿,然后都贴到教室后边的黑板上。思考了好久,依然久久无法下笔,这样的问题我几乎每一天都有思考过,但即便如此,这么长时间了,我依然没有个确切的答案,只是脑海中有一个美好的梦境,但那充其量也仅仅是个憧憬,理想是谈不上的。最后硬着头皮写了个“想去上海或北京的大学”。不是不喜欢大连,只是呆的时间实在有些长,总觉得应该到个陌生的地方去锻炼一下自己,计划不如变化快,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些。

忘记是在哪里看到了这句话,偶然的一瞥感觉很有哲理,就默默地记下了,“谁爱上谁,谁就是谁的傀儡”……

九·一一

刚刚写下日期的时候,才意识到今天又是一个911,祈祷……

放学回家,路过交通大学,好多穿着军服的学生在街上闲逛,三三两两,偶尔有些独自一人漫步,大学军训开始了。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正在异地繁华的街上漫步……

九·一二

晚课时候,生物老师说明天有个老师要代课,起初以为她又要开会什么的,(她似乎一直都挺忙的)可后来才知道我们班竟要换一位新的生物老师。她才教了不到两周竟然就要换老师,说是因为自己教三个班级太累了,这个谎言未免有些过于赤裸裸了,但其中隐情我们也不得而知了,更没必要去追究了。但我们都是不希望换老师的,毕竟她是一名很优秀的老师,而且我们在这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她的教学思路,而在这个时候却又突然冒出了个“第三者”,这对于我们这些“专一”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次相当大的打击。晚课后,有名女生竟然跑到生物老师办公室里号啕大哭,据说那阵式相当震撼,她苦苦哀求并尝试说服生物老师放弃这个决定,另据说言辞相当犀利,句句在理。只可惜我未能够亲眼目睹这一历史的一刻,更为可惜的是此女平日中相当刚强,堪称悍女!

办理医疗保险要求复印户口本,今天仔细看了看,发现我的籍贯竟是山东长岛县,呵呵,美国纽约州有个岛也叫长岛,Long Island。只是觉得好玩……

九·一三

物理课,“拿出练习册”;化学课,还“拿出练习册”;数学课,仍然“拿出练习册”……仅仅不到两周的时间,我的心情就被这一成不变的生活磨砺的毫无棱角,每一日都波澜不惊,枯燥乏味,早晨的心情在原点,晚上,依然滞留于原点,我几乎开始有些怀疑如此的复习是否真的有效,更加怀疑自己的耐心究竟能够持续到哪一天。邻班的高二时时迸发出夸张的笑,这笑声来得很陌生,因为我早已忘记了上一次这样不羁的笑属于哪一天。我们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相同的工作。清晨在一片灰暗中苏醒;边闭着眼睛边吃着不知什么味道的早餐;往脸上狠狠的泼着凉水,渴望通过冰冷的刺激来让自己清醒;手捧一本厚厚的英语书在公车上努力的背着单词;坐在座位上,疯狂的补着昨晚遗留的作业;不停的翻动着练习册,时而趴在桌子上偷偷懒;面对着厚厚的作业,无奈的叹息;在深夜中独自品尝一个人的晚餐;依然奋笔疾书,偶尔遥想未来;扑到床上,搂着被子,进入称不上梦乡的梦乡;时而在梦中感受了落榜的惊心动魄;清晨在一片灰暗中苏醒……周而复始,永不停息,这就是我的生活,“美妙”的高三。

生物老师又奇迹般的继续教我们了,好像都是那悍女的功劳,眼泪的力量真是大。

下午的自习课,高一和高二的孩子们又一次接受着放屁一般的教育讲话!“男女生不能交往过密”,他妈的扯淡!“决不能顶撞老师”,老师就是真理!“服饰要得体”,怎么白痴怎么整!真得挺佩服校领导的想象力,啥样的烂规矩都能想得到。只是确实体谅某些领导,估计做了n次这样有如放屁的教育讲话,真不如把这些扯淡的规矩给录下来,每人发一盘磁带,要求大家每天听两遍,定期再来个默写考试,这样才符合学校的风格!

物理晚课我趁着老师转身的功夫喝了口奶,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还没等我放下牛奶盒她就迅速的转过了身子,“怎么有人开始喝水了?”老师瞪着我问,我丝毫没有认为老师是在说我,便也大胆的瞪着她,因为我确实没有喝水啊,我喝的明明是牛奶!我这人就喜欢寻求刺激,总觉得上课时偷吃的饼干格外甜,上课时偷喝的水格外爽,很随了,我行我素!

晚课的间隙,到操场上遛弯,同学看到天上有个飞艇,很亮的飞艇……

九·一四

早晨醒来,天就阴沉的很,凉凉的,有些凄凉,我向来是喜爱这样的天气的,怎么说呢,很有感觉,让人有悲伤的冲动,悲伤也是一种美。

之前提到的悍女今天算是威风了一次,完全把我们班主任的潜力挖掘了出来,此女今天把我老师气得够呛,以至于老师冲到卫生间去训斥她,那场面壮观的很哪,只见一群女生围在卫生间门口,但无人敢进,偌大的卫生间完全成为了两个人的对决台,第一次看到老师这样,刻骨铭心啊。

周日有个数学竞赛,不知道为啥报名了,只是看到好多人都报了,便也跟风,今天我还帮老师填了准考证,没办法,谁让我坐在后门的,数学老师有事都找坐在后门的人。

无奈了,脸上又起了无数的痘痘,嘴里也有些地方烂了,吃东西都疼,上火了,可又不知道上啥火,于是只能归咎于学业劳累。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超级能吃,这不,下午的时候吃了好些饼干,喝了杯奶茶和一盒酸奶,晚上回家又吃了满满一碗有如小山一样的米饭,饭后来了个桃子,可是还是觉得饿,就又下楼买了几串羊肉串和羊排吃,呵呵,现在好多了,幸福啊……

九·一五

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地就趴在了床上偷懒,这一懒可好,直接就睡了过去,等我醒来时,迷茫的很,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躺在了床上,然后发现电脑开着,台灯开着,广播也开着,还在放着音乐,桌上还摆着作业,于是坐到桌前,想继续写作业,看看放在旁边的手机,我靠,凌晨02:45!我还以为11点多呢,二话没说,关了电脑,关了台灯,也关了广播,继续睡觉……

九·一六

昨晚便决定了今天的竞赛不去了,于是又玩到好几点,早晨早早的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也是该考试却不去考的朋友,找我去麦当劳,我问干啥,竟然说要去麦当劳写作业!这年头,哪里都能写作业了,没办法,反正作业有好多,痛快答应了。我们去的是麦当劳得来速店(全东北就这么一家),就是专门提供给汽车外卖的,环境不错,两层的,可以免费上网,于是呆了一早晨在那里。其实以前我也去过麦当劳写作业的,记得那是个周日的午后,忘记早晨去了哪里,只记得我背着个书包去麦当劳吃东西,吃完就懒得走了,于是拿出作业,写!别说,效率相当的,直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次写了一下午地理练习册,什么难题都没难倒我,从此对麦当劳便有一种格外的好感,虽然我一吃麦当劳肯德基就会拉肚子……也正是这个原因,我和朋友中午没有在麦当劳吃饭,说起来还挺惭愧的,在人家地盘坐了一早晨,连杯水都没点就走了,接着我们就去东财对面的好又多简单地吃了点饭。

下午我们继续奔赴东财自习室,去的7楼,每个教室基本都是空的,早就听说过刚开学这会东财的自习室一般都很冷清,如此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啊。我们找了个没人的教室,一个人都没有,就进去学习了,刚刚拿起了笔,就进来了个人,此人也挺可爱的,看着我们闹了一下午,还时不时地露出笑容。对了,在东财的教室里看到了海,应该就是星海公园的海,还能看到好多山,挺美的。

晚上坐在车上,有个学建筑设计的朋友发短信跟我提到了东软的楼挺漂亮的,恰巧此时,公车正经过Neusoft Park……

碎片高三·一

九·一

九月一日,我相信是被无数人诅咒过的日子,至少我有过,因为这一天,无数人又要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2007年的九月一日,更是令我无奈,周六,依然照常开学,并且连续到今天,又是一个周六,没错,一共八天,这也许预示着我的高三将是忙碌的一年,但愿它不仅仅是忙碌的,还要是充实的。

第一天上课,看到三张陌生的面孔,都是复读生,648、638和635,是他们高考的分数,我挺佩服他们的,并非因为他们如此高的分数,只是佩服他们的毅力与信念,为了自己的理想甘愿重踏高三坎坷的路,甘愿再承受一年的辛苦,甘愿不惜一切的再拼搏一年,甘愿再一次迈入戒备森严的高考考场,甘愿……他们甘愿的好多,但目的却只有一个——追求梦想!真的佩服他们!

高三,换了新的教室,俗话说,新年新气象,同样的,新的学期也该有个新的气象。班主任阿慧似乎也懂得这个道理,头发给烫直了,完全转型为玉女派了,不过说实话,挺成功的,至少我认为这样。我一直认为阿慧是个漂亮的人,至少很有气质,尤其是我们在做间操时,她穿着风衣,手放在衣兜里,很有范的从队伍前一直走到最后,那感觉没得说,要是再来一阵微风,吹起她那飘柔的秀发,我靠,说真的,电影里的镜头也不过如此。也正因如此,我在某方面还是比较崇拜阿慧的——对,很有自信。

前任物理老师的孩子得了白血病,这个假期才得知的消息。其实上学期期末那段时间,就不见了物理老师的身影,那时也没多想,只是以为她家里可能有些事,所以没来。可当我得知了这个消息时,应该是百感交集吧。我挺喜欢她的,怎么说呢,是个有思想的人,也是个很优秀的人,看起来很坚强,也正因如此,我才会百感交集,不知道当她面对这样的噩耗时是否还会依然坚强,是否对一切还充满信心,总之,祝福她的孩子吧。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学期我们换了个物理老师,生物老师也换了。以前的生物老师小强说来挺可怜的,估计在我们学校教了一辈子高二小班,从来就没教过高三,当把一批对生物一无所知的孩子们刚刚领入这门陌生的学科时,又要重新开始自己新的使命——把另一批对生物一无所知的孩子们再一次领入这门陌生的学科……如此往复,永不停歇……教了一辈子书,却从未见过自己的学生领取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激动的时刻,应该挺遗憾的吧。

我们新的物理老师听说挺厉害的,高中时就在这个学校念的书,当初高考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考入了辽师大学,这句话听来有些讽刺,不过却是事实,以她的分数,清华北大随便选,但好像是因为经济问题,因此才报了个师范大学,毕竟大学学费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不过前两天的一堂课,让我见识了其幽默之处。她讲游标卡尺的计算方法,当她问第三种计算方法时,无人能够答出,最后她说,第三种方法就是用第二种方法来算,听完这句话出了一身汗……

九月末就是运动会了,每天第一节晚课前都要练习跳长绳,我依然稳坐第一把交椅,就是打头的意思,绝对领军者。而第二节晚课前,我都会绕着操场跑几圈,这不是为了什么运动会项目,纯粹是锻炼身体,有一种说法,说高三拼的就是体力!因此,我要锻炼出强健的体魄!

九·七

今天下午,换了新的同桌,我俩之前坐过同桌的,这次应该算是“藕断丝连”了,说起来我们俩也挺有缘分的,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晚课时候,忽然听到了钢琴声,我们班级在学校的三楼,而二楼的大厅里有台三角钢琴,谁想弹了没事就去弹一弹,可这么深夜中还是第一次有人弹。此人手法一般,断断续续,但旋律我很喜欢,真得很喜欢,尤其又是在这样的深夜中,忽然听到钢琴曲,挺有感觉的,以至于我一直没有关上门,(我是坐在门边的)最后我实在好奇,想去看看是谁这么有情调,就从后门溜了出去,下了楼,看到是个高二的女生,她们已经放学了,也许是闲得没事吧,就在那里弹钢琴。恰在此时,学校一主任听到琴声,走了过来告诉女生说高三还在上课,此女便乖乖的离开了,于是我又回到了教室,当从后门走进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的身上,我知道了,他们以为我把弹钢琴的人教育了一顿,大家大概都很崇拜我吧,呵呵。

明天有个朋友就要飞去美国了,晚上,吃完饭、洗完澡就给她打了个电话,离别赠言是必需的,聊了一个小时,最后作业一点都没写,她挺自责的,说耽误我学习,我很随地说:“作业天天都能写,可是你的离别只有一次。”说完我都觉得自己恶心,呵呵。

九·八

也许是开学以后语文小考都不太理想,今天早自习时,老师把我叫了出来,跟我谈了谈高三,谈了谈理想,挺舒服的,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觉得真得该努力了。

走廊窗边的芦荟,今天被窗帘刮倒两次,此前也遇难多次,今天终于承受不了重创,塑料花盆毅然决然的粉身碎骨了,由此能够看出,芦荟真的是一种生命力及其顽强的植物!芦荟啊,你的毅力是那样的顽强啊!啊!芦荟啊!

昨天晚上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找时间一起看看电影《南京》,我说我对这类电影不感兴趣,同学又说这部电影很具有教育意义,我反驳说我的思想已经相当端正了。没想到今天放学后,已经7点40了,三个同学真的奔向大连影城去看《南京》了,估计看完也得10点多了,再吃个饭就差不多11点了,我真是佩服他们狂热的行为。其实我一直认为中国以前那点事大家记在心里就行了,至于孰好孰坏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了然于胸,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根本就用不着今天拍明天拍的,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导演还喜欢用这类屈辱电影去参加各种国际电影奖的评选,就怕别人不知道中国曾经是如何遭受耻辱的,因此在外国人的眼中,中国总是被人欺负的角色。历史,是需要铭记的,而没有必要到处宣张。有那时间不如多拍些科幻片,还可以美其名曰展望未来……

晚上放学回姥姥家的路上,遇到个也背着个书包的人,看样子应该也是高三刚放学,这小子竟然跟我玩竞走比赛,那步子一步赶上我两步,频率也比我快好多,走两步还转头看看我,带有明显挑衅的色彩,我当然不甘示弱,比就比,于是就跟他竞走了以来,我俩并肩前行了能有100米,接着我就不行了,我靠,他真有毅力,真的,眼看着他就从我身边超过了我,此时的我腿都快抽筋了,他赢了,当我慢下脚步之后他依然以超人的速度前行,估计是以为我还紧随其后呢,这小子是个有极度战胜欲的人。

在大连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今天落下了帷幕,今天晚上有个焰火表演,前些天的服装节开幕式焰火表演没有看到,今天晚上的仍然没有看到,挺可惜的。不过达沃斯论坛这段时间里,大连真得有了不小的变化,至少街边的垃圾桶变得好看多了。

高三的第一周,忙碌,累,疲倦,困,但还算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