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一

九·一

九月一日,我相信是被无数人诅咒过的日子,至少我有过,因为这一天,无数人又要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2007年的九月一日,更是令我无奈,周六,依然照常开学,并且连续到今天,又是一个周六,没错,一共八天,这也许预示着我的高三将是忙碌的一年,但愿它不仅仅是忙碌的,还要是充实的。

第一天上课,看到三张陌生的面孔,都是复读生,648、638和635,是他们高考的分数,我挺佩服他们的,并非因为他们如此高的分数,只是佩服他们的毅力与信念,为了自己的理想甘愿重踏高三坎坷的路,甘愿再承受一年的辛苦,甘愿不惜一切的再拼搏一年,甘愿再一次迈入戒备森严的高考考场,甘愿……他们甘愿的好多,但目的却只有一个——追求梦想!真的佩服他们!

高三,换了新的教室,俗话说,新年新气象,同样的,新的学期也该有个新的气象。班主任阿慧似乎也懂得这个道理,头发给烫直了,完全转型为玉女派了,不过说实话,挺成功的,至少我认为这样。我一直认为阿慧是个漂亮的人,至少很有气质,尤其是我们在做间操时,她穿着风衣,手放在衣兜里,很有范的从队伍前一直走到最后,那感觉没得说,要是再来一阵微风,吹起她那飘柔的秀发,我靠,说真的,电影里的镜头也不过如此。也正因如此,我在某方面还是比较崇拜阿慧的——对,很有自信。

前任物理老师的孩子得了白血病,这个假期才得知的消息。其实上学期期末那段时间,就不见了物理老师的身影,那时也没多想,只是以为她家里可能有些事,所以没来。可当我得知了这个消息时,应该是百感交集吧。我挺喜欢她的,怎么说呢,是个有思想的人,也是个很优秀的人,看起来很坚强,也正因如此,我才会百感交集,不知道当她面对这样的噩耗时是否还会依然坚强,是否对一切还充满信心,总之,祝福她的孩子吧。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学期我们换了个物理老师,生物老师也换了。以前的生物老师小强说来挺可怜的,估计在我们学校教了一辈子高二小班,从来就没教过高三,当把一批对生物一无所知的孩子们刚刚领入这门陌生的学科时,又要重新开始自己新的使命——把另一批对生物一无所知的孩子们再一次领入这门陌生的学科……如此往复,永不停歇……教了一辈子书,却从未见过自己的学生领取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激动的时刻,应该挺遗憾的吧。

我们新的物理老师听说挺厉害的,高中时就在这个学校念的书,当初高考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考入了辽师大学,这句话听来有些讽刺,不过却是事实,以她的分数,清华北大随便选,但好像是因为经济问题,因此才报了个师范大学,毕竟大学学费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不过前两天的一堂课,让我见识了其幽默之处。她讲游标卡尺的计算方法,当她问第三种计算方法时,无人能够答出,最后她说,第三种方法就是用第二种方法来算,听完这句话出了一身汗……

九月末就是运动会了,每天第一节晚课前都要练习跳长绳,我依然稳坐第一把交椅,就是打头的意思,绝对领军者。而第二节晚课前,我都会绕着操场跑几圈,这不是为了什么运动会项目,纯粹是锻炼身体,有一种说法,说高三拼的就是体力!因此,我要锻炼出强健的体魄!

九·七

今天下午,换了新的同桌,我俩之前坐过同桌的,这次应该算是“藕断丝连”了,说起来我们俩也挺有缘分的,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晚课时候,忽然听到了钢琴声,我们班级在学校的三楼,而二楼的大厅里有台三角钢琴,谁想弹了没事就去弹一弹,可这么深夜中还是第一次有人弹。此人手法一般,断断续续,但旋律我很喜欢,真得很喜欢,尤其又是在这样的深夜中,忽然听到钢琴曲,挺有感觉的,以至于我一直没有关上门,(我是坐在门边的)最后我实在好奇,想去看看是谁这么有情调,就从后门溜了出去,下了楼,看到是个高二的女生,她们已经放学了,也许是闲得没事吧,就在那里弹钢琴。恰在此时,学校一主任听到琴声,走了过来告诉女生说高三还在上课,此女便乖乖的离开了,于是我又回到了教室,当从后门走进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的身上,我知道了,他们以为我把弹钢琴的人教育了一顿,大家大概都很崇拜我吧,呵呵。

明天有个朋友就要飞去美国了,晚上,吃完饭、洗完澡就给她打了个电话,离别赠言是必需的,聊了一个小时,最后作业一点都没写,她挺自责的,说耽误我学习,我很随地说:“作业天天都能写,可是你的离别只有一次。”说完我都觉得自己恶心,呵呵。

九·八

也许是开学以后语文小考都不太理想,今天早自习时,老师把我叫了出来,跟我谈了谈高三,谈了谈理想,挺舒服的,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觉得真得该努力了。

走廊窗边的芦荟,今天被窗帘刮倒两次,此前也遇难多次,今天终于承受不了重创,塑料花盆毅然决然的粉身碎骨了,由此能够看出,芦荟真的是一种生命力及其顽强的植物!芦荟啊,你的毅力是那样的顽强啊!啊!芦荟啊!

昨天晚上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找时间一起看看电影《南京》,我说我对这类电影不感兴趣,同学又说这部电影很具有教育意义,我反驳说我的思想已经相当端正了。没想到今天放学后,已经7点40了,三个同学真的奔向大连影城去看《南京》了,估计看完也得10点多了,再吃个饭就差不多11点了,我真是佩服他们狂热的行为。其实我一直认为中国以前那点事大家记在心里就行了,至于孰好孰坏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了然于胸,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根本就用不着今天拍明天拍的,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导演还喜欢用这类屈辱电影去参加各种国际电影奖的评选,就怕别人不知道中国曾经是如何遭受耻辱的,因此在外国人的眼中,中国总是被人欺负的角色。历史,是需要铭记的,而没有必要到处宣张。有那时间不如多拍些科幻片,还可以美其名曰展望未来……

晚上放学回姥姥家的路上,遇到个也背着个书包的人,看样子应该也是高三刚放学,这小子竟然跟我玩竞走比赛,那步子一步赶上我两步,频率也比我快好多,走两步还转头看看我,带有明显挑衅的色彩,我当然不甘示弱,比就比,于是就跟他竞走了以来,我俩并肩前行了能有100米,接着我就不行了,我靠,他真有毅力,真的,眼看着他就从我身边超过了我,此时的我腿都快抽筋了,他赢了,当我慢下脚步之后他依然以超人的速度前行,估计是以为我还紧随其后呢,这小子是个有极度战胜欲的人。

在大连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今天落下了帷幕,今天晚上有个焰火表演,前些天的服装节开幕式焰火表演没有看到,今天晚上的仍然没有看到,挺可惜的。不过达沃斯论坛这段时间里,大连真得有了不小的变化,至少街边的垃圾桶变得好看多了。

高三的第一周,忙碌,累,疲倦,困,但还算充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