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八

一零·二二

昨天在家闲来无聊看看电视,偶然间在电影频道上看到了《圆明园》这部电影,与其说是电影,倒不如说是一部纪录片,很美的一部纪录片。整部影片是以当时效力于清朝的欧洲艺术家郎世宁的视角来展开的,根据现存的有关圆明园的绘画和文字记载,影片重塑了圆明园由初建,到繁盛,继而被毁灭的整个过程,我颇受震撼。

郎世宁是一位欧洲伟大的艺术家,他为清朝历代皇帝画过像,是一位杰出的画师,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一直效力于清朝。郎世宁之前对于西方建筑学有所研究,因此乾隆让他建一座具有西方风格的建筑,这样一来他也参与了圆明园的建设,并且可谓功勋卓著。

整部影片画面唯美,再现了清朝时圆明园的一片鼎盛和繁荣,令我大开眼界,我不得不佩服祖先们的聪明与才智,当然,在敬佩的同时,我又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中国何时会崛起,前段时间还看了《大国崛起》,不得不赞叹欧洲那些个小小的国家为何会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它们占地虽小,却几乎是扼住了整个世界的咽喉,相比较而言,幅员辽阔的中国在它们面前,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羸弱,中国何时会崛起!我期待!

早晨听同学说吉野家涨价了,单是个双拼饭就二十多了,前段时间麦当劳也涨价了,现在真是除了工资之外,其他的都呼呼猛涨。

今天听了个有趣的故事,关于213的。话说,昨天213和她的弟弟去某个商场理发,(她弟弟好像跟我们也差不多大)早晨他俩去麦当劳吃的早餐,可能是吃得不舒服了,213在理发的过程中感到胃里翻江倒海,跳下了转椅就满商场里找卫生间,脖子上还拴着那遮衣布,结果跑了一圈都没找到,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赶紧跑进去吐了……回来后,不一会,胃口又不适了,赶紧又从转椅跳了下去,只不过这一次是直奔着卫生间跑去的,又吐了……还好有她弟弟陪着她,能照顾照顾她。等213再一次回来时,理发店里的一阿姨对旁边的人说了句特经典的话,“现在的孩子啊……”听到这我都乐翻了,这阿姨也太能联想了,难不成这谁吐谁就怀孕了?她弟弟听了这话,也怪不好意思的,那小子估计思维也挺敏捷,一边跑一边故意大声地说“这早饭太恶心了,不行了,太恶心了……”再一次狂笑不止。于是这一天只要看到了213,我就对她说“现在的孩子啊……”然后就赶紧躲吧!

晚上,心情莫名的有些糟糕,不知道为啥,于是去剪了个头发。我这人有个习惯,喜欢用理发来发泄愤懑,排解抑郁。记得中考分数下来那天,那心情,别提有多堵了,怎么办?理发!

坐在转椅上,再一次想起了213的故事,自己对着镜子就莫名奇妙的笑了起来,估计理发师以为我是疯了。

妈妈告诉我今天有流星雨,晚上十点开始,一直到明天早晨,都能看到。我趴在窗台,窗户全开着,探出脑袋,望向深不可测的夜空,除了几颗闪闪烁烁的星星再没看到其他的光亮,就这样一直趴着,瞪大眼睛使劲盯着,生怕漏掉什么美妙的时刻,只是这天实在是有些冷,还没等到我看到流星就被冻回屋子里去了。

一零·二四

今天是照毕业照的日子,好多同学也拿去了相机,狂拍一气。我们学校要重新修建,估计十一月中旬就要拆了,因此好多同学也是为了纪念这生活过两年多的旧地。今天心情比较沉闷,提不起什么兴致,更别说照相的欲望了,简单的和几个朋友合了影就早早的回到空空的教室里了,望向操场上兴致勃勃地同学们,感觉挺有趣的,这就是生活吧,一个真实的世界。

对了,今天霜降。

一零·二五

两次闪电,两次雷声,一场骤雨,只是几分钟后,雨便停了。

雾气很大,晚上下了车,站在家楼下,四周没有一个人,到处是飘忽不定的朦朦胧胧的雾,好像鬼片里的情境一般,阴森森。我赶忙全力以赴地往家跑去,在楼道里总感觉有双眼睛始终在盯着我……

一零·二六

我妈生日,从今天开始她就年过半百了。昨天,我妈气愤的拿给我《大连晚报》让我看一个文章标题,看完我就笑了,那标题写着《五十一岁奶奶学英语》。她今天就自嘲道“哎,我也是当奶奶的人了……”

一零·二八

早晨,风就很大,吹得窗户也跟着振动,家里很冷,不想起床了。

今冬的第一场雪,雪虽不大,却依然稀稀疏疏地落下,地上也没有它们的踪迹。

碎片高三·七

一零·一五

升旗时间,学校为我们举行了“十八岁成人礼”。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十八岁,和十七岁一样,一样的学习,一样的生活,一样的听妈妈的话,一样的在学校这个襁褓里乖乖的做个好学生。“责任”对我来说还太遥远,“使命”更是有些不切实际。十八岁,仅仅是个年龄的界限,除此之外,毫无他意。

去年年末,我十八岁那天,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只是知道这天我生日,没有人对我说过“嘿,你已经十八岁了”,抑或是“哥们,你都成年了”,因此,成年的意义我也全然没有体会,只是后来再去网吧的时候不再畏畏缩缩。十八岁于我,平平淡淡,没有什么记忆深刻甚至终身难忘的轰轰烈烈,在那之前,我早已领悟生活的意义,也早已确立人生的目标,尽管一切仍显得幼稚,但在成年那天依然没有什么思想上的突破。唯一能记住的,就是那天收到了好多礼物,还有一份来自美国的生日祝福。

无论我对于十八岁有怎样的不屑一顾,又无论我对于成年有怎样的不以为意,我现在依然站在操场上,站在“十八岁成人礼”的现场,胸前别着“成人纪念章”,高高地举着右手,大声地跟随着宣誓,而心中,却如止水一般平静异常……

前段时间,班级里几个竞赛的同学一直处于停课状态,整日埋头于竞赛科目,今天,去沈阳参加数学竞赛的同学回来了,教室里再一次坐满了人,一切便又恢复了正常,正常地听课,正常地考试,正常地写作业……

生物老师以超人般的速度几课并一课的把高三一本生物书讲完了,而我完全不记得都学了些什么。其他科目也都在赶进度,与时间赛跑,挺无奈的。

离放学还有段时间,便早早地包好了书包,不知为何,今天只是想早些逃离学校,逃出这个让我觉得有些郁闷的牢笼。铃声响了,第一个走出教室,第一个走出学校。

一零·一七

早晨,看到一排车队,开路的是个棺材车,相当豪华,加长版,纯白色,紧随其后的是三辆加长林肯,依然纯白,后边便跟随着无数辆豪华纯黑轿车,那场面相当恢宏壮阔,妈爸一致认为这是某个黑帮老大的葬礼。于是,妈妈顺势讲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话说她同事的孩子是个黑帮成员,那小子跟我家还很熟,曾经是邻居。因为一个不知什么原因的原因,被人杀了,派人杀他的是个著名企业的老板,后来在逃,法网纵然恢恢,也终疏漏了他。起初人们都以为这小子只是个小混混,直到葬礼那天,当人们看到,一排车队,从他家门口一直到望不尽的那边,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相当有权势的人,他的妈妈也是在那天才知道儿子又如此之威望……妈妈还说,他特喜欢我姐,那时候看见我姐就抱着她。(我姐那时候也是个小孩子)哎,有些惋惜,要是他也抱过我就好了,现在我也能到处跟人说“知道么,有个黑帮老大特喜欢我,看见我就抱着我”,你说我拽不拽。

体育课测试引体向上,做了十三个,不错的成绩,但还远远不够,继续每日俯卧撑!

一零·一八

晚课后,肚子便咕咕叫了,看来真的是饿了,于是叫上了伟哥陪我买吃的。路过一家手抓饼店,感觉还不赖,便进了去,问了问伟哥吃不吃,他说不饿,便只要了一份。别说,这家店生意还真不错,不大点的地方,人却不少,等了好久终于做好了,伟哥望了望这诱人的美味,也动了心,只是这时间实在不够,一会还要考生物,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生物考试,一边答着,一边吃着,那感觉,爽啊。

不知为何,突然冒出悔恨当初的想法,想要是早些觉悟该多好啊,要是从高一开始就好好学习该多好啊,想要是……现在想啥都是扯淡了!

一零·一九

体育课,测试一千米,同大可一起在后边慢慢地跑着,稳稳得保持着最后一集团的位置,甭说了,不及格。

晚课看到照哥的字典上贴满了张含韵的照片,贴得满满的,一点空隙都不留,不禁感叹原来照哥喜欢这类的女生。听147说,这粘贴是照哥在小摊儿买的,本来一元一张的,结果人家卖他五元钱。我诧异不已,问怎么回事,147边娓娓道来。原来那天照哥看到这粘贴不错,开口便问小贩“这粘贴是不是五元钱一张?”估计那小贩是没遇到过此类突发情况,傻了眼,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买主,呵呵,不坑他坑谁,五元,成交。与其随行的冰哥又详细描述说,照哥一边掏钱还一边咕哝着“怎么这么贵……怎么这么贵……”听完此事,我乐翻了,不禁感叹照哥思想之单纯。

一零·二零

中午和几个同学去吃饭,也不知道怎么着,今天特想吃米线,于是其他人也都随了我的愿,跟着我一起吃米线。这吃米线的人还真是“人山人海”啊,等我们的做好了,有一批同学都吃完回校了。还好今天周六,小韩上完课已经回家了,中午不回去午睡也没啥事。于是我们就不紧不慢地吃着。

走到学校已经都很晚了,估计有些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了,我们匆匆忙忙的往学校里跑去,只是此时突然有一穿着辽师校服的女生叫住了我,看了她一眼,觉得眼熟,肯定在哪见过,她问我那个班的,我说十一班的,她先是露出了些失望的神情,接着又问我能不能把她买的麦当劳送到九班的一个同学那。我说没问题,接过之后便往校门里冲,只是此时其他的几个同学早已不见身影。

刚打开大门,便突然又停下了脚步,蹑手蹑脚的往校外走,生怕被人看到。你猜怎么着,当我打开大门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令我举步维艰,只见教育处主任面对着一起吃饭的几个同学,好像是在斥责他们,毕竟迟到了好久。

出了门,女生见了我一脸茫然,问我为何不进去,我把情况跟她说了说,她得意地对我说“哈哈,我这不是救了你一命么?”我也只得感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于是我答应午睡时间过后带她进学校。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跟她说觉得在哪里见过她,问她是哪个初中的。47的,嗯?不就是我对口学校么?我随口说了出来。原来,我们是一所小学的,怎么说也是六年校友,眼熟是应当的。

她说她病了,中午请了病假,闲来没事,路过我们学校,想看看她的那个好朋友,我真怀疑她到底有没有病。天很冷,我们就这样站在学校外谈天说地。

时间差不多了,我带她进了学校,毕竟不是什么严防重地,很轻松的事了,她谢过我之后便去找她的朋友了。我在走廊里走了走,毕竟还没有打铃,现在进教室会影响很多同学睡觉的,我可不想当个千古罪人。可是学校里也很冷,来到学校里的自动贩卖机处,投了个硬币,点了杯热咖啡,倚在墙边,闻着咖啡淡淡的香,望着窗外……

晚上回到家,照例打开电脑,看看博客,发现点击率突破一万了,虽说写博客不是为了点击率,但多多少少有些欣慰的感觉。

链·自娱自乐

之前有提到过,最近在搞艺术创作,照了几张堪称经典的唯美照片,今天先贴出几张来,都是我觉得比较好的或者是有意义的。

一.链·戒

这枚戒指是我在初中的时候买的,大概是初一的时候,又好像是初二,总之那时候还很小,但眼光却丝毫不见幼稚,直到现在我依然很喜欢它。

这枚戒指不仅仅是暗黑色的,但打眼一看,它确实是黑色的,当你用手握住它的时候,或者只要有温度的变化,它就会变色,随着温度的不同,颜色也不同,深绿,炫紫,殷红,藏蓝……一切美好的色彩都汇集于其身。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它的本色——暗黑。


二.链·十字架

这条十字架项链也是初中那时候买的,是初三,记忆很深,有一天小琦给我看了这枚吊坠,觉得挺有感觉的,就问她在哪买的,结果这不是买的,而是买了一本漫画杂志附赠的,于是放学后便奔向车站旁的书报亭,也买了一本。

戴了两天,结果第三天老师教育讲话,说现在有些同学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像个学生样……于是我默默地把衣领提高,拉上拉链……此后我的脖子上再也看不到这枚十字架了。


三.链·心

这枚心形石头挺历史悠久的,大概能够追溯到小学那会。

那时候有个同学跟我关系还不错,还坐过同桌,但她死活不承认和我坐过同桌,哎,记忆封锁了大概。她小学的时候就已经从事了游泳这项运动,之所以说是“从事”,是因为游泳的确是她的职业,在我还是一名小学生的时候她就已经成为了一名游泳运动员了。有个假期我去大连游泳馆学游泳,正好她在那训练,我手里抓着个浮板,背上又背了个浮板,在水里乱扑腾,那场面相当狼狈,此后这一画面还经常成为她嘲笑我的缘由。有一天她突然回到学校来,和她聊了会,她手里当时就拿着这块心形石,后来我就一直珍藏着它了……

它晶莹,剔透,就好像水一样,澄澈,无瑕……


四.雨·计算器

前段时间,大概是开学前,农民发来条短信,告诉我在迈凯乐买了些奇特的笔,说特好看。

后来的一天,我一看,确实不错,这笔也确实奇特,不仅能往纸上写,也能在其他的地方写。我也想拿来试试,但却苦恼不知该用于何处,最后索性在计算器上写下一个“雨”字,既是我名字里的一个字,也是我喜欢的一种天气。写出后的效果无与伦比,那感觉,既古朴,有种复古风,又极具现代气息,堪称经典之经典。



仅仅是照了几张生活中的小事物,称不上什么作品,在我心中却比任何其他人的作品更加珍贵。

这也许就叫做生活,自娱自乐。

碎片高三·六

一零·八

天变得凉了,凉得有些彻骨,凉得有些寒心。早晨从被窝里爬出来,硬生生的感受到了汗毛的战栗,一哆嗦,恨不得一辈子生活在暖暖的被窝里,即使永远暗无天日我也愿意,我就是喜欢黑暗,黑暗中的温暖。

校服里边仍旧穿了件短袖体恤,我不想在突然间改变生活的节奏,不想昨天还是炎热夏天,今天就变成了萧索的秋天,不想天还微微凉的时候就加件衣服抵御寒冷,不想让本来就脆弱的自己变得更加脆弱,不想做个被气温左右了的平庸的人,不想……

尽管天很凉,但太阳依然高照,依然暖慰着我寒冷的心。

晚自习前的课间,在操场上跑着,也许是为了御寒,亦或许是为了释放,总之我是跑了三圈,之后便体力不支了。许久没有锻炼了,跑起步来身体显得僵硬的很,好像是个木偶,每个关节都被人拴上了看不清的细线,机械地做着抬脚,跳跃,落地等一系列生疏的动作。

作业很多,一片抱怨……

一零·九

上午,上完卫生间,洗手,扭开水龙头,简单的冲了冲,便又关上了,习惯性的朝身后用力的甩了甩湿漉漉的手,没留神,脚边蹲了个人,貌似在系鞋带,毋庸置疑,刚才的水一气甩到了他的脖颈。只见此人突然抬起了头,用极其匪夷所思的目光望着高大的我,既然犯了错,便没有其他话好说,只能不停地说抱歉,脸上还堆着些笑,让他知道我的确不是有意的,不过这事却也的确好笑,于是,他也笑了。我俩互相对着笑……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照不宣吧。

最近语文课一直在学习读音专题,如今,我总算领会了中国语言之博大啊!好多正确读音都是正常人在正常的生活中不会这么读的,谁要是在生活中这么念字,定是个疯子,我确信。

中午吃饭,阿惟突然问我了个深刻的问题:“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是啊,似乎从未仔细的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呢?可当时的我几乎没有思考便说了出来:“我都相信。我相信一见钟情,但更加相信日久生情。”是的,我的确这么认为的。如果说一见钟情是种感觉,那么日久生情便是种感情了。“感觉”不一定能够发展成“感情”,但“感情”却是要建立在“感觉”的基础之上。因此,我更加相信日久生情。

最近在搞艺术创作,说得直白些就是开始搞起了摄影,再通俗些就是照了几张照片,晚上闲来无聊,照照身边的饰物,那效果相当唯美,跟专业摄影师基本没啥区别了,甚至更胜一筹。

一零·一零

“火箭队要是能夺冠,我都能去清华了!”一进卫生间的门,便听到这样的豪言壮志,想看看是谁发出这样的感慨,原来是一复读生,看来火箭的确希望不大了……

明天是G的生日,中午去CD店挑了张专辑,顺便自己也买了张潘玮柏的《玩酷》,名字挺酷,就是歌不咋地,怎么说呢,没多少突破。闹,乱,我对它的评价。

一零·一一

昨天伟哥就发短信说要给我讲讲怎样提高答题速度。今天的晚自习前,他找我去漫步于操场,于是开始了他的独家讲坛。伟哥传授了我很多,三角函数的解题技巧,议论文与记叙文之小议,英语作文得分技巧,高考考场作战技巧……好多好多,不愧是一个经验丰富学习优秀品学兼优……的复读生。

一零·一二

体育课,我上演了一幕精彩的羽毛球特技表演:急速跳跃三连击(自己起的名)。那场面相当具有震撼力,生动形象的表现了我敏捷的身姿。

一零·一三

化学课前,预铃响起,“上课。同学们好。”

一分钟后,正式铃响起,“上课。同学们好。”

“哈哈哈……”一片笑声。

上午,同桌小龙没来,中午往他家打电话,他妈妈接的,在听到了他妈妈婉转悠扬的声音后,我张口来了句“喂,龙么?”无奈了,当时大脑是抑制了。

化学老师20年前也是从八中毕业的,现在又在八中教学,也算是回归本源了吧。今天,他们八七届毕业的同学再一次相聚于母校,时隔二十年,物是人非,不知会有怎样的感悟。不禁又想到,二十年后,我会在哪里,现在的同学们,又会变成何样……

一零·一四

很久没有去过书店了,很久很久,以至于忘记了书店里那独有的气息。今天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逛书店的想法,我一直都是一个上进的知识青年!

天有些冷,风很大,吹得脸凉凉的,头发乱乱的,但心情却是好好的,没有什么缘由,也许仅仅是因为要逛书店了。

一直很喜欢张晓风的作品,怎么说呢,他是个很细心的人,好多生活中的细节都逃脱不掉他的眼睛,别人看似平常的事物于他来说并不习以为常,他能够把我心中的感慨抒怀,用我所达不到的语言效果表现出来,读他的作品常常有种共鸣,一种相识已久的奇妙的感觉。但这之前仅仅是零零散散的在文摘和网络上看到过他的作品,于是今天我买了本他的文集,准备细细的品读。话说回来,他的书好少,北方图书城都没有卖的,新华书店也仅仅只有两个版本的,内容大致却都一个样。

顺便还买了本英语高考复习功略,大致看了看,还不错,也挺厚,估计看完是无望了,仅仅做个参考吧。

回到家,有点累,有点冷,有点困……

碎片高三·五

一零·三

也许是昨晚睡得太晚,今天整日处于半梦半醒状态,在书桌前,困了就趴下,醒了就坐着,一节课有一半时间在睡觉,另一半时间在梦游……

中午出去吃饭,还能看到好些人在开心得过着黄金周,逛街,吃饭,谈恋爱……

晚上,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认认真真地一粒粒得吃完了一个石榴,甜。

一零·五

忘记了吃早饭,从来没有过,第一次忘记吃早饭,这几天一直不在状态。

六点钟,早晨,窗外响起了震耳的鞭炮声,大概又有人归天了,这几天死的人好多。

放学,瓢泼大雨,没有带伞,我的一贯作风。没办法,跑!

回到家,衣服湿了,书包湿了,我也湿了……

一零·六

早晨,雨在下。

晚上,雨还在下……

整个十一黄金周大连都在下雨。雨刚刚停了下来,还没来得及给人喘息的时间,便又开始下个不停。对于整日呆在教室里的我来说,雨天,晴天,毫无区别,兴许这小雨还带给了我些许情调。

四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

碎片高三·国庆节

一零·一

阴雨绵绵,从我醒来,到我入睡。

也许这样的天气是符合我的心情的,低沉,萎靡,消极……

早晨,被一通电话吵醒,神志不清的我没有看清来电的号码,恍惚间只瞥到了“010……”,便迷迷糊糊的按下了接听键,是G,十一期间去了北京,起初对我说是要看看北京的大学,重拾奋斗的动力,可从她的谈吐间,找寻不到“大学”的身影,有的只是“逛街”,“参观”……对,就是去旅游了。

十一国庆,仅休两天,为了庆祝祖国生日,我决定今天玩一天。

中午,只身一人前往奶奶家,刚下了车,这雨便凶猛了起来,不再缠意绵绵。扣上衣后的帽子,飞奔起来。跑了几步便体力不支了,一边喘着,一边走着,任由雨滴砸落在身上。

吃完了午饭,又匆匆地回了家。发现自己变黑了,昨天运动会的太阳果真够毒辣的,挺好的,黑点显得健康。

下午没有睡觉,尽管这样的天气对于睡觉再适合不过,仍然没有,也许是不想白白浪费这两天的“美好假日”。

晚上,没有去姥姥家,借口是写作业,实则是懒得去。我很懒。

在我的QQ群里,有个人要找些悲伤的歌来听,这下可好,整个深夜,充满了悲伤。每个人都在诉说自己的悲伤,让我怀疑这个世界是否还有快乐的人。坏男把他的人生经历写了出来,很长,足有几千字,其中经历生死,走过坎坷,也许每个看起来平凡不过的人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所知的跌宕起伏。

凌晨一点,一片黑暗。

一零·二

依旧雨绵绵。

一个人听着《黄昏》。

秋天,雨,黄昏……一串引发悲伤的词语,在这个昏暗的上午同时发生。

下午,借着天空的昏沉,我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

这个十一,用几个词语来概括。慵懒,闲适,放纵……总之很自由,毫无束缚,代价,还有一堆作业没有完成。很随了……

碎片高三·运动会

九·二九

运动会,可是要求的到校时间比平日还要早十五分钟,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穿上了自己制作的那件贴着椰林的衣服,手里小心翼翼地拿着另两件衣服,往学校赶去。

检阅很快就结束了,我们穿着贴得金光闪闪的衣服,手中举着同样金光闪闪的“WINNER”的牌子,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应该会不错吧。

我除了跳长绳之外便没有其他的项目了,长绳是在今天上午,九点四十,很早的时间,也很重要,毕竟是集体项目,分数乘二。之前练习的时候,我们似乎都没有超过六百个的时候,只是昨天下午,临阵磨枪,老师在旁边“观摩”了一下,于是这绳跳的跟平时就是不一样,五分钟六百五。对于第一我们没多少把握,但是前三名还是很有希望的。站在队列的第一个位置,多少有些紧张,我害怕自己会顿枪,于是,看着裁判手中高举着的气枪,我这心也忐忑不安,可他偏偏迟迟不肯发令。练了那么多天,今天一定要奋力一搏。心里正这么想着,震耳的枪声便响了起来,我顺势往前冲去,没浪费一秒钟。“一百”……“二百”……“六百”,当裁判口中念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我们多多少少有些激动,已经到六百个了,这个数字拿取前几名应该不成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绳速越来越快,一秒钟不止两个的速度始终稳定地保持着,仅仅过了一小会,“七百”的声音完全使我们沸腾了,我们一边欢呼一边跳跃,但立刻又平静了下来,我们还有时间,此时的我们跳得比平时更卖力,更认真,却不再觉得疲惫了,而是更有活力与激情。枪声再一次响起,“七百七”,听到这样的结果,每个人都很激动,包括老师,我们大声地喊着,叫着,我们张扬,我们骄傲,我们自大,因为我们取得了胜利!我分明看到了有同学的眼中噙着胜利的泪水,没错,这不是一个梦,七百七十,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是我们奋斗的收获,我们得来不易,却又是理所应当。当我们把这个胜利的喜讯告诉同学们以后,同样的喜悦与欢呼再一次上演,这无疑给运动会开了个好头,鼓舞了所有人的士气。

中午,十个人一起去吃饭,拼了四张桌子,那场面就跟霍格沃茨的餐厅一样,一群人围成了一圈。我们男生吃完了就先回去了,剩下的五个女生都很能侃的样子,边吃边聊,边聊边笑,边笑边吃……也许这就叫做女人。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我们的成绩还不错,暂列第一,不过还有明天上午的角逐,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不知为何,今天虽没做什么,但也疲倦的很,放学后没有从事什么业余生活,直奔家走。站在车上,手把着吊环,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车一有晃动,又睁开了眼,左右望望,还没到站,接着闭上眼……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下车,可惜,我还得再换一次车。

走到了车站,哇!人好多,看着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倍感疲倦。又等了好久车才来,这时,车上可谓人满为患,车下也是水泄不通,我知道我上不去了,边站在一旁默默地等待下一班车。待公车走后,发现一名和我一个学校的高二女生同样没有上车,之前也见过她,和我一站下车。她手里捧着套茶具,我知道这是运动会第一名的奖品,不由得对她产生些许敬意。过了会,仍不见车来,此女生却走了过来,用极其甜美的声音和我说“哥哥,不如咱们一起打车走吧”,这声“哥哥”叫得怎能让我忍心拒绝,况且我也很很累了,于是就一同打了辆车,我坐前边,她坐后边。这女生很健谈,问我哪个班级的,参加了什么项目,老师都是谁,家住哪里(具体的)……总之这一路没有出现尴尬的沉默,最后我先下的车,顺便给了司机钱,并让他再往前开一点送这女生回家。她也许觉得过意不去,非说明天要请我喝水,最后又用极其甜美的声音跟我说了声“哥哥再见”,呵呵。

晚上回家,上了会网,同学们在群里讨论明天的作战战术,个个都挺有激情的,我也想出了好几个富有实战性的好点子:比如穿泳装参加麻袋跳比赛,这样速度绝对会很快,但所有人都指名让我去参加这项比赛;再比如在别的班级比赛的时候去主动搀扶他们的参赛队员,这样就能很顺利的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这一点有很多同学支持,但他们让我来实施,只怕我是不能活着离开比赛现场了;还比如我鼓励我同桌小龙唱歌,这可是给班级精神文明奖加分的,歌我都想好了,就是那首怀旧经典曲目“我是一个小龙人,小龙人,小龙人。我是一个小龙人……”可是却遭到了同桌的恶意威胁,说明天一定要干掉我……我的好点子一一落马。

很累了,十点多就躺到了床上,进入梦乡。

九·三零

同桌小龙参加了一千五百米跑,跑完后我在终点处等待着他,本来是想搀扶着他会班级的,没想到这小子体力超级好,跑完一千五就跟我跑完两百米差不多,面不改色但心还跳着,我的到来完全是多余的,人家自己迈着雄健的步子,跟个英雄似的往班级走,还没走近,就听到阵阵掌声,对于跑一千五百米的同学,大家一致都相当佩服,至少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论成绩如何了,跑下来了那就是英雄,没跑下来的那也是烈士,都值得讴歌,都值得赞颂!

忙活了这么久,为的就是个名次,高一的时候,我们班级第三,高二的时候,我们第二,这次,我们的目标是第一,很明确。“谁说小班在比赛场上就任人宰割?”这是我们每个人坚信不移的一句话。但事与愿违,我们班这次仅仅是得了第三名,但同学们完全没有失望,没有怨悔,因为我们付出了,我们努力了,我们更尽力了!这样就足够了,真的,够了。

放学后,十一点,本想回家,已经走到了车站,可是想想,家里没饭,还是吃完午饭再回家吧。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农民,想找她吃饭,可谁知她和小倪在KTV里,我现在是对KTV毫无兴趣了,于是又有了回家的念头,眼看着来了辆车,排着队,准备上车,这时农民来了条短信,问“上哪吃?”我知道这小子也想吃饭了,就走出了队列,去KTV找他们了。

在KTV呆了会我和农民就走了,可是两个人都不想吃饭,干啥?看录像!呵呵,昨天在红星影院看到有放录像的,都是些恐怖惊悚悬疑片,买了票,往楼上走,三楼,妈呀,这楼道弄得就跟恐怖惊悚悬疑片似的,整个影院没见到几个人。进去一看,不大点地方,一台电视,几张双人椅,又被骗了,走人。钱就是这样白花的。

后来我们又去大连影城看了《玩命手机》,还不错,情节还不错,不是看了开头就能想到结尾那种。

下午回到家,累,睡了一觉,晚上七点多起来吃了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