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零七结

一二·三一

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七年的最后一天,注定将成为不平凡的一天。

早晨,学校先开的联欢会,没有到现场去,在教室里看直播,其实也没看多少,一会儿被委派去买气球,一会儿又被调遣去买橘子,总之这一上午是没有消停。买完橘子回来后发现班级联欢会已经开始了,找了个小角落坐了下来。

班级联欢会有很多游戏,为避免被叫到,所以才选了个比较隐蔽的位置,这样应该不会被打扰了。歌王整的那个“感动十一班”不错,颁奖词写得相当不错,可以看得出,老师也很受感动。

歌王还自导自演了个贺岁电影,叫啥我也忘了,内容挺搞笑的,拍得也不错,比有些获得“金鸡”“百花”奖的电影好看多了。今天是他们电影的首映式,搞得还挺隆重,就差走红地毯了。

一上午在平淡中度过,平平淡淡。不禁想起曾经无数个年终岁尾,大概都是波澜不惊的:那一年,狼狈地离开那个陌生的地方,夜深,即使迷失了方向仍然不停的走着,最终逃离了那个不属于我的地方;那一年,中午便回了家,还记得坐在车上时那颗不安的心,对于一切感到迷茫,对于一切都失去了安全感,也许这个世界只能够相信自己;那一年,无法忘怀,心在滴血,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痛,也知道了何谓真正的爱,也许,痛与爱总是相辅相成的,那一天经受的挫折,好多,经受的刺痛,好深,还好有一个人与我共同承受着一切,陪我在寂寞的深夜漫步,尽管,我知道,每迈出一步,都是对她的一次伤害,我是自私的;那一年,同样充斥着悲伤,未曾有过的悲伤,一个人坐在电影院中,无心地看着银幕上的画面,又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可生活却是真实的,因此我喜欢真实的故事,尽管真实地使人悲伤;那一年,不再悲伤,却很空虚,夜深,人静,漫步于雨中,望着周围狼狈的人们,我的耳中却听不到任何响动,有的只是心底孤独的呼唤……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个年终日我都会不安起来?为什么我不能美妙的结束过去的一年?为什么我总要带着悲伤去迎接新的一年?我不知道,并且一无所知。

中午,十几个人去吃了烤肉,算是庆祝新年的到来吧。每个人都很开心,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喝了些酒,虽然更喜欢可乐,但总不能扫大家的兴,每个人或多或少地调侃着,实在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沉默着,默不作声,听着一次次的爽朗的笑,便也很满足了。不同的世界。

早已约好今天下午要和农民他们一起去KTV,吃完了饭便匆匆地赶了过去,十个人,五男五女,大包,倒是很有气氛。昏暗的灯光总是让人亦醉亦醒,我喜欢黑暗,喜欢能够隐藏自己的地方,喜欢不被人发现,喜欢躲在角落偷偷地望着这个世界的发生……只是突然发现整个包房里好像我是最有活力的。和一些人在一起总是无拘无束,不会顾及自己的形象,不会顾及自己说了些什么,彼此能够用真心交流,我知道,这是莫大的幸福。

本打算回家的,毕竟已不早了,风还很大,出奇的冷,大概是这一年中最冷的一天了吧。只是想想如此度过二零零七的最后一天未免有些遗憾,便和大板还有球球去看了电影。

等我到了影院,票已经买好了,《棒子老虎鸡》,看后知道是一个无聊的电影。三个人一同吃了二零零七年的最后一顿饭,也算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顿饭吧。

晚上,在街上,脸上不时会有湿润的感觉,仔细望向有霓虹的地方,依稀看到点点的雪花,二零零七年的年终日是个奇特的日子。

等待新年的到来,尽管妈妈催促我几次睡觉,仍然等待着,网上没有多少人,大概今天都很疲惫了吧,抑或者都在奋笔疾书,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铷姐发来短信说南京大学自主招生名单已经出来,到网上看了看,有我,可是没有丝毫的开心,因为我的理想不在那,哈尔滨工业大学自主招生资格没有通过,或许我更喜欢那里,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是的,我不怕冷,我喜欢冬天,一个理智的季节。铷姐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不想去考了,于是她劝慰了我一番。看了看名单,歌王、铷姐和娴姐都有,但没有大卫的名字。大卫说他南开和南大都没弄上,挺郁闷的,还很迷茫,这小子成绩一向很好,他都迷茫了,我不该更迷茫了么……事实的确如此。

零八年如期而至,没提前一秒,也没延迟一秒,准确地在零点到来了,我目睹了它的到来和零七年的离开。二零零八,我相信会成为我毕生难忘的一个年份,高考,我这一辈子的转折点;北京奥运会,中国的转折点……

二零零七年,已经记不清怎样度过这一年的,因为这一年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仍然是我的主旋律。只是记得这一年我上了高三,这一年,我真得很累。开学到现在,整整四个月,一百二十天,我说我不知道怎样度过的这一百二十天大概没有人会相信,但事实确实如此,我真的不知道这四个月是怎样度过的,没有想象中那样漫长,相反却有些手足无措,生活的节奏加快了好几个拍节,先前还在优雅地跳着华尔兹,不知从哪一天起,音乐变了,不知不觉跳起了恰恰……

二零零八年,也许会是我创造辉煌的一年,抑或是一蹶不振的一年,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想,“想象”总是无聊的时候该做的事情。不管怎样,新的一年,该努力了,是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二零零八年的年终日,我相信我会笑着走过!

碎片高三·一七

一二·二三

星期天,一个人在家,看“康熙来了”,爽爽地笑了一天,也许只有笑的时候才能够忘却一切,才能重新热爱起这个平平淡淡的世界……

一二·二四

平安夜。

害鸟送给了我一个苹果,平安之果,大大的,绿绿的,蛮好吃的。

好多人这一天过生日,云,Sexy,还有阿栋。

晚上给阿栋发去了祝福短信,祝他平安夜和生日快乐,一举两得,一箭双雕……可他的回复却充满了忧郁和悲伤。阿栋说他现在一点都不快乐,一点都不,今天是他的生日,妈妈和爸爸却出去过圣诞了,十一点多钟还没有回家;前两天阿栋问一个女生能不能当他女朋友,那女的一周没有回复他,只是今天晚上给他发了条短信,“平安夜快乐”,仅此而已。我笑了出来,竟不知道他原来是个如此可怜的人,安慰了他一些,但我知道毫无用处,感情这种事,完全得靠时间来抚平一切。

一二·二五

圣诞节。

中午在福佳新天地门口,一个老奶奶给我了张“圣诞佳音”,上面印着圣诞节的来历,介绍了耶稣、基督……总之都是些跟基督教有关系的东西。我会信奉耶稣么?大概不会吧……

中午午睡,农民传过来一盒药,“海王银得菲——氨酚伪麻那敏片”,看了看盒子上的简易说明书,治感冒的,心想这小子真有良心啊,知道我感冒了还给我买盒药。打开来想吃,发现里边装的不是药,是一根圆圆的棒棒糖,呵呵,这比药管用!

因为伟哥是复读生,所以中午要去白山路小学照高考照片。下午回来之后,郁闷了好一阵子,告诉我说那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大概是觉得自己有些丢人吧。我于是安慰他说:“你是没考上清华才复读的,他们都是没考上大学的,你跟他们比干嘛啊……”在我的一番开导之下,伟哥的心情渐渐的好了起来。

下午第一节课,化学,收到云的短信,让我去传达室那小熊,她刚刚来送给我的。多少有些吃惊,下课后签了字,拿回了那个大大的粉色的袋子里的小熊。云说她叫“板昔”,“板烧和奶昔”,这家伙只知道吃,还跟我强调她是个女的,可我怎么看都觉得是个男的!

昨天晚课越南小姐看着手机短信,兴奋得跟我们说:“妈妈给我买巧克力了!妈妈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然后保持亢奋状态。铷姐、伟哥和我看不下去了,让她明天给我们一人带一块巧克力来,她很坚决的拒绝了。结果今天她没有来,原因是肚子坏了,我们仨笑了……

一二·二六

早晨,越南小姐无精打采地来了。我们对她说:“你要记住,越南小姐,下次有好吃的东西给我们,我们帮你吃,我们替你生病,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她鄙夷的望着我们。我们仨又笑了……

一二·二七

语文课讲诗词鉴赏,我是喜欢这类课的,总感觉有种浓郁的文学氛围。今天讲的是“倒置”,就是古人说话不喜欢好好说,总想吊两句,一句话非得倒着说。老师给了个例句:“竹喧归浣女”,问我们这句话该怎样翻译。既然是倒置,那这句话便应该按照“女浣归喧竹”的顺序来翻,便大声地说了出来:“女浣熊回到喧闹的竹林中……”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晚上,铷姐发来短信,“十八岁的最后两个半小时快乐!”十八岁,花样的季节,花样的年龄,从明天起,我便不再花样了,从此,“花样年华”于我来说是个陌生的词语了,我老了!

一二·二八

零点,大板的一通电话一直维持到零点半,起初的话题是祝我生日快乐,后来便天南地北地飞了。

刚放下电话,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拿起一看,五条短信,铷姐、馒头、害鸟、欧迪和球球都在零点给我发来了生日祝福,然后我一一回复,最后折腾到一点多才睡……

收到了好多礼物,开心啊!

下午有些头晕,大概是睡得太晚的缘故,于是请假回了家,顺便庆祝生日!抹茶蛋糕!

一二·二九

一片喜气洋洋,基本无心学习……

一二·三零

下午的自习课,出去买了明天联欢会要用的糖果和遮光布。

晚上在外边吃的饭,很晚回家。明天开联欢会,二零零七的最后一天……

碎片高三·一六

一二·一六

英语四、六级又要开考了,期末考试也将要来临,上个周末还空空如也的自习室,如今已人头攒动,人山人海,人来人往……可见东财的学生们都是些临时抱佛脚之辈。

在自习室待了一上午之后,中午出去吃饭,便没有把教室里的书背走,只是留在了桌子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吃得饱饱的,回到原来的自习室一看,奇怪,怎么教室里的人坐得整整齐齐,每个人都在奋笔疾书呢?仔细一看,原来是在考试……无奈了,我的书都还在里边,这下怎么办?经过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我硬着头皮走进了教室,教室里三个监考老师齐刷刷地注视着我,在座的无数考生也齐刷刷地注视着我,我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摞书,并试图着用眼神与他们交流,接着便径直走了过去,抱起桌上的书便往教室外走去。应该很拽吧,我安慰自己道。

晚上,剪了个头发,然后去乐购逛了逛。奥纳影城门前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像曾经的那个圣诞一样高高地耸立着,坐在路边长椅上,傻傻地望着它,彩灯围绕一圈又一圈,闪烁一次又一次,短暂的就像眼前的日子,飞一般地流逝……奥纳影城里人很多,贺岁档如期而至,贺岁电影多得更是令人眼花缭乱,一对对幸福的情侣穿梭于影厅之中,手中捧着爆米花、可乐……

乐购里边也有棵高高的圣诞树,树下有个泡泡机,吹起了无数晶莹透明的肥皂泡,飘在空中,不一会便都破裂了,迸溅出点点晶亮。人们纷纷拿出包中的相机和手机,抓拍住这令人温馨的景象;小孩子们追逐着泡泡,欢欣地雀跃着,无忧无虑……

走过地下通道,发现墙的两边都是些涂鸦,很西哈的一些涂鸦,只是从前在电视中看过的涂鸦,色彩浓烈,印象狂野。有些涂鸦早已模糊不清,估计应该是被那些所谓的志愿清洁小组给清洗掉的,街头的野广告不见有所减少,他们却单单对如此的艺术“情有独钟”,不免觉得有些荒谬。

一二·一七

想了想,其实高考也没那么重要,真要是失利了,就去当个和尚,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还能混出个“绝望大师”的名号。

一二·一八

美玉问了个问题:“为什么《大连晚报》叫晚报。”伟哥给出了个绝妙的回答:“因为那是晚上看的。”美玉又问:“那白天看什么?”我顺着伟哥的思路回答说:“《大连日报》。”害鸟跟个傻子似的抢答说:“早晨看《半岛晨报》!”我们都很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幼稚的人……

自习课,伟哥递给我了张纸条,写道“从明天开始我要减肥,你监督我”,我无奈的写下了个单词,Impossible,然后又递给了他。伟哥问我为什么,我又写下了一句话:“Too fat to lose weight!”伟哥看后很气愤,但更多的是绝望吧。

一二·二零

晚课下课后,伟哥便拖着我要我陪他跑步,难不成这小子真下定决心要减肥了?其实伟哥看起来也不算胖,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身材还不够健美,非要减肥,他要是真练出施瓦星格的身材,再配上这张白白可爱的脸,我估计那将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过伟哥已经不止一次说要减肥了,每次都是三分热血,经不住美食的诱惑,不出三两天便向体重妥协了。

一二·二一

早晨刚来到学校,伟哥就拿出个大汉堡啃,接着又拿出几个橘子吃起来,边吃边对我说今天早晨没有吃早饭……他吃的这些,我估计都够我好几顿早饭了。不出我所料,伟哥果然坚持不住了;预料之外的,这还不到三两天呢。

早晨,在高考报名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应该记住的时刻。

英语课,越南小姐指着英语书中长发飘飘的硬朗帅气的贝克汉姆的照片问我们这个人是男的女的,我不假思索并不屑一顾地回答她道“女的!”我从来不愿意认真地回答每一个如此弱智的问题,尤其是越南小姐提出的问题。只是这越南小姐接下来的一席话令我们都大跌眼镜,她说:“‘她’怎么那么平!”我们纷纷地倒在了桌子上……

最近我正在用伟哥的Nokia N73给越南小姐拍写真视频,说白了就是偷拍!伟哥后来用《浪漫满屋》里的《三只小熊》给视频配乐,并进行后期制作,堪称经典,突然发现《三只小熊》这首歌好像就是为越南小姐量身制作的。此片在班级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反响也很热烈。俗话说得好,纸包不住火,不久,此事败露,拍摄写真一事让越南小姐知道了,于是她说我侵权,说我窥探他人隐私,说我给她造成了精神伤害……不仅如此,现在她开始堤防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铷姐说她现在很有明星气质,都学会防狗崽队了。正好伟哥前两天给我买了个阿尔卑斯棒棒糖,还是可乐香草味的呢,一直没有吃,便忍痛割爱给了越南小姐。(其实我不爱吃棒棒糖,所以一直没有吃)我说,这棒棒糖价值一块钱,五角钱作为精神损失费,另五角钱作为出场费……就这样平息了一场风波。

害鸟、Sexy和其他几个女生晚课后跑去罗斯福去见某位好男儿,回来的时候已经上课十几分钟了吧,于是被老师拒之门外,在寒冷的走廊里站到了放学……晚上包书包的时候害鸟还一脸兴奋,笑容可掬,丝毫看不出其他任何悔恨之情,哎,这就是女生吧。

一二·二二

最近病的人好多,早自习,八个人没有来,下午,又有一批人打包回了家,我也患上了感冒,嗓子好难受。

做着数学题便郁闷了起来,立体几何,我相当无奈。伟哥不断的安慰着我,真是个善良的人。

龙哥组织晚上看电影,《集结号》或者《投名状》,都是些大制作的战争题材片,不是很感兴趣,便没有参与其中。后来得知因为没有合适时间他们也没有看成。

放学后刚一走出校门,便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大勇和琛,我问他俩在这干啥,他们说今天是跃的生日,想出来坐坐。于是我们去了麦当劳,大勇给跃打电话让他来,谁知人家早已跟着女朋友逍遥去了,没有时间跟我们这帮狐朋狗友瞎乐和。这下可好,我们仨真成瞎乐和了,人家过生日的不在,我们却在这以跃的生日为由瞎乐和。

自从上了高三之后好像就没见过大勇了,他还和以前一样疯疯癫癫。他说他给跃寄了个包裹,一盒避孕套,作为生日礼物,估计这么独特的生日礼物只有大勇能想得到了,很有他的风格。

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伟哥发了条短信,说他人大艺术特长生一审通过了,呵呵,他一向很强。好运。

冬至。

碎片高三·一五

一二·九

昨天晚上约好今天下午要出去,尽管作业很多。

早晨在家,用功努力勤奋地写作业,史无前例,很快地就写完了几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大概是上了高三以来效率最快的一个周日的上午了。挺快乐的。

下午,游荡于大街小巷。自从上了高三之后,便很少有这样无所事事得闲逛的机会了,感觉很爽,尽管身负重担,也许就是因为身负重担,才会产生这样一种快感。知道作业如山,知道时间紧迫,知道任重道远……却依然我行我素,我是个不喜欢被束缚的人,我喜欢做喜欢的事情,即使有所代价,有所付出,依然我行我素。我固执己见,我相信自己,信任自己,我崇尚自己便是自己的上帝,自己便是自己的神灵。我不知道基督耶稣佛祖为何物,更不会把阿弥陀佛Oh my god整日挂在口,尽管有时大呼“谢天谢地”,却也完全是对大自然的感慨。我信仰科学,崇敬科学,尽管一切事物在科学面前显得赤裸裸,但至少它会让我把一切看得更明了,我知道我现在仍活在这个物质的世界中,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我不知道我死后会怎样,但我不相信什么轮回转世,什么阴界阳界,只是知道那时我的躯体会被埋在土里,抑或是抛入大海……科学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鬼,我便相信没有,科学还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神,我便也相信没有,科学告诉我的我都相信,尽管有时不可思议,我也深信不疑……

我始终认为“迷信”是人类落后的根瘤,我们应该信任自己,崇尚科学。

说了这么多,只是觉得自己的命运该是握在自己的手中,任何其他都无法掌握,更无法操控。这个世界没有造物主,一切物质都只是化学反应的堆积。

晚上在外边吃了晚饭,吃过饭后又闲逛了会,便匆匆地回了家,还有些作业没有写呢,只是回到家后实在疲惫,躺在床上便继续着连续剧一样的梦了……

一二·一零

雨下了一整天,并非滂沱大雨,只是细雨飞蒙,如烟雾般,让人看了有些心醉,心好像也和这雨融到了一起,模糊的液体一滴滴地滴下,是血,是泪,还是雨……已经分不清了,因为那是混着血与泪的雨,悲伤的雨……

报了南京大学的自主招生,南京大学的老师今天来到了我们学校,给我们开了个小小的座谈会。第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和老师简单得问了个好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南京大学的老师讲得很实在,以至于让我怀疑他是否真的是从南京大学来的了,除了这所大学的一些缺点,他似乎再也没讲其他什么了。具体他说了些什么我也忘记了,只是记得一句话,“将来想要挣钱就别来南京大学了……”我不禁问自己,我想挣钱么?我还想问,谁不想挣钱?也许有,但我的境界还相差甚远……

一二·一一

突然之间想要奋发,离高考还剩下180天,说常不常,说短不短,但我想,如果从现在开始努力应该还来得及,伟哥也告诉我来得及,尽管我不知道他这句话中真实的百分数是多少,但我依然相信他不仅仅是在安慰我。我想要创造奇迹,我不会理会他人的嗤之以鼻,因为我已经创造过一次奇迹,已经用事实回击过他人的嗤之以鼻。我相信,只要我想,便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包括高考!

晚上,心情不知为何,异常抑郁,很伤心,却又不知伤心什么。晚课后,一个人,围着学校的主楼走了一圈,迎着风,周围黑的几欲蒙蔽了我的双眼……

最近,晚上看起了《龙珠》,记得刚开始是从小学开始看的,看到好多画面都能想到那时的点点滴滴,也许是因为对童年的想往,更加迷恋起了这部动画片,刚回到家便扔下书包,把频道转过来,看起那已看过好多次的《龙珠》……

一二·一二

数学考试后,教室里一片热议,一个人到操场上,围着跑道跑了起来,迎着人们匪夷所思的目光奔跑着,不顾一切的跑着。是的,我喜欢这样跑着,忘掉一切,运动是最好的减压方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一二·一三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也是害鸟的生日。害鸟总说每到她生日这天总会胆战心惊,想起那三十万人不明不白的死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害鸟今天应该很幸福,收到了好多礼物,好多好多,已经拿不回家了,还有好多别的班级的人送来的。我给害鸟了本书,《莲花》,比起那些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公仔玩偶,显得有些淡雅,但不平淡;朴素,但不普通。我是这么觉得的,毕竟这是一本很有思想和内涵的书,我相信害鸟会从书中得到些什么,人生哲理,抑或其他什么……

天气很冷,因为上周下了雨,一二九接力跑拖到今天才举行,没什么可说的了。

一二·一四

班级里蟑螂横行,今天彻底的扫除了一下,还是有很多……

英语单选卷,满篇的题,喜欢胡乱的在卷子上选择一道题,写下答案,再胡乱的选择一道……发现这样做题感觉好快,也很有乐趣。

一二·一五

巴拉克最近听起了德语歌,中午他把mp3给我,让我听一首歌,《Deutschland(德国)》,感觉还蛮不错的,挺欢快的,歌词里还提到了“舒马赫”,我估计应该是首德国旅游宣传歌。

自习课,伟哥给我讲原电池,曾经对这个地方一窍不通,他不厌其烦的给我讲着,老师无数次用眼睛扫视我俩,我跟伟哥说等以后有时间再给我讲吧,他不顾老师那凶神恶煞的目光大义凛然地继续给我讲着原电池……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不过,经过伟哥的辅导之后,我突然对原电池豁然开朗,估计现在让我DIY做一个我也没问题。

最近爱上了学习,莫名其妙毫无征兆的从某一天起爱上了它,甚至放学之后也不想回家了,只是想坐在位子上一门心思地推倒一个个难题。突然之间发现原来学习真的是一种乐趣,在学习中我能够获得好多好多……

我爱学习!我知道这本来不是我的风格……

碎片高三·一四

一二·二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一个特殊的日子,五年前的今天,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日,Music Radio(音乐之声)创立了。我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听Music Radio的,五年来,它陪伴了我许多……

其实,小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听广播。那时,晚上在书桌前写作业,总觉得有些无聊,一摞摞的磁带已经听过一遍又一遍,于是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广播,便兴冲冲地到科技谷买了台数码收音机,性能相当不错,直到现在我还一直用着它,差不多有六年了吧,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它了,似乎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比电视还重要。那时,每天有一搭没一搭得听着不同的节目,直到那一天,偶然间拨通了这个神奇的频率,FM107.8,从此开始了我的音乐之旅……当我知道那一天也是Music Radio开播之日时,便有种预感,也许它会陪伴我很长时间。没错,五年来,它陪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一次又一次假期,是它让我觉得不再寂寞,即使一个人在深夜……

此时,我正带着耳机,听着Music Radio,坐在东财的自习室中,悠闲地看着窗外的海……

忘记了第一次来东财自习是什么时候了,但我记得,从那时起我便爱上了这个地方,恬静、闲适、慵懒……在这里很自在,整个人散散的,困了,便睡会,醒来了,接着拿起笔来写些什么,好不惬意。尤其是冬日,走廊里有自动贩卖机,买一罐暖橙汁,放在手心里,紧紧地握着,写倦了,轻轻的啜一口,暖一暖喉咙,继续写着那些费解的文字……

下午,披着外套,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醒来时已是黄昏,天色暗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深蓝,屋子里有些冷,我仍披着外套,往四周看了看,屋子里还有人,和下午那会一样,零星的几个人,似乎都没有变,睡之前坐在哪里,现在依然坐在那里。

懂得了一个道理:人生中,总要失去些什么,但我们失去的,永远都不会是朋友,因为,真正的朋友永远不会离我们而去……

一二·四

最近没来由的困倦,即使前一天很早睡下,第二天仍显疲惫,很累。课堂上,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睁开眼后,发现黑板上的图案已经另一个样,我只能安慰自己道:生活中总要错过些什么……回到家也只想睡觉,看到床便不顾一切地赖在上面。Sleepy!

福佳新天地的门前又早早地立起了圣诞树,记得去年就很早。麦凯乐也已经开始了圣诞大卖场,电视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广告。圣诞真的临近了。

天变得好快,温度已经骤降至零下几度了,地上已经能够寻觅到冰的痕迹了。可我还没有准备好过冬的棉袄,希望能够暖暖的度过这个冬天……

一二·五

天变得越来越短了,早晨走在路上,天还是黑黑的,即使到了学校,天也只是蒙蒙亮,好像睡眼惺忪一般的感觉,总觉得提不起精神来。

圆珠笔不灵活了,大概是老化了,从初中一直用到现在,很喜欢,蓝色的,塑料杆,金属部件。把它放了起来,没有扔掉,大概是舍不得吧,怎么说它也陪伴过我一次次考试啊,呵呵,都是些激动人心的时刻,也许将来的某一天,看到它,又会想起初中,想到高中,唤起这个美妙青春的记忆……

一二·六

阴,阴沉沉的天,阴沉沉的空气,阴沉沉的心……

中午,拉上窗帘,教室里一片阴沉沉,空气似乎都凝结了,有些窒息,这样的天气是适合午睡的,闭上眼睛,便不由自主地进入了梦乡,逃离了这个赤裸裸的现实的世界。

醒来时,窗外飘着雨,雨不是很大,风却不小,生硬地吹着点点雨滴,打在脸上也有些生硬的疼。我是喜欢这样的天气的,尽管心情有些压抑,甚至呼吸不畅。

下午三点,窗外一片灰暗,只能够依稀地看到幢幢楼影,甚至分辨不出远近,仿佛海市蜃楼一般若隐若现,虚幻缥缈。不一会,天上便飘起雪来,飞的很急,风的缘故。

这时,云发来了短信,她问我看到雪了么,十二月的第一场雪……我又怎么能够没看到?是啊,十二月的第一场雪,十二月不过刚刚到来,雪便不期而至,在这个安静的下午降临到了我的世界,飞到了我的身边。

过了会,天晴了,很蓝很蓝,雪却丝毫没有停下的预兆,反而越下越大,很大片地飘着,在蓝蓝天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纯洁。

下课后,教室里已经没了人,同学们早已跑了下去,到操场上,感受着雪的神奇。此时,雪仍在下着,但却没有积得很深,仅仅是覆盖了大地的一层,因为不想把雪踩脏了,便呆在教室里,没有下去,看着窗外操场上的人群,嬉闹着,追逐着,欢呼着,自己的心情也很雀跃。这场雪,带给了我们惊喜,是烦闷疲倦生活的调剂。很及时。

一二·七

阿诗玛数学竞赛辽宁省第五,顺利进入省队,我想这与他对数学的热爱是分不开的。第一次看到一个对数学如此热爱的人,几乎达到了偏执的程度,他曾说过,他的生活中只有数学和钢琴,阿诗玛钢琴弹得那真是没话说,总之,他是个另类的人吧,我喜欢有个性的人!他快要代表辽宁参加全国的数学比赛了,辽宁队一共五个人,大连也只有他一个入选而已,祝福他吧。

害鸟给我带了瓶西藏冰川矿泉水,说是她爸爸公司为了援藏买的,一共好几箱……包装很好看,有种异域风情的感觉,看起来就像高档货。海鸟问我味道怎么样,我说刚喝第一口就有种高山旷远不落世俗宁静致远天山雪水的感觉,再喝几口就感觉心灵受到了净化一般,纯洁无瑕……还没等我说完,海鸟和美玉就一同作呕吐状。难道我说得真得很假么?

伟哥坐到了我的旁边,成为了我新一任的同桌。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了解一个人是需要多加接触的;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对伟哥的了解是多么的少之又少……原来他是一个如此活泼可爱的人啊!伟哥喜欢讲着少儿不宜的小笑话,喜欢装成天真无邪的小宝宝,喜欢自习课唱着蔡依林的《说爱你》和《爱情三十六计》……总之这小子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

现在的我也许太累了,我懒得说话,懒得唱歌,懒得思考一切了……也许,曾经的我和现在的伟哥一样,即使生活再忙碌也要自己寻找乐趣,快乐的生活每一天。

但现在,我做不到了,我太累了……

碎片高三·一三

雪痕问我高考后的假期准备做些什么,我说还没有想好……

真的还没有想好么?不是的,还没有开始想,或者说不敢去想象。记得中考前,曾有过无数美好的梦,中考之后我准备……中考之后我准备……无数次遐想,无数次计划,直到考试后,手中握着那凄惨的成绩单,眼睁睁地望着一次次希望的落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计划成为泡影,那感觉,挺悲伤的,我不想再一次重温这样的情感,失落,一种空空的感觉,好像生活中顿时缺少些什么一样,氧气仍有,却呼吸不畅;水源仍有,却口渴难耐……不想睡觉,因为躺在床上望着天棚,眼睛无论如何也闭不上,没有在思考些什么,脑袋空空,只是感觉缺少了些什么,却又不知究竟缺少些什么……失落,一种难以捉摸的情感。

遥想未来,不如想想现在,美好的生活,无忧无虑,不知道如此自由自在的生活还会坚持多久,应该不会太长了吧。

想象,有时也是一种残忍。

班级有个传统,每个过生日的同学都会有一个生日本,所有同学留下对他的祝福。巴拉克下午给我发了条短信,说给我买了个黑本,黑色的皮,黑色的页……嗯,我喜欢黑色,喜欢这个本,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审美的,很有我的风格……不过距离我的生日好像还很远,一个多月呢。

一一·二六

一粒砂子进了眼里,好大一颗,弄得眼睛生疼,用眼药水,不管用;洗脸,不管用;哭,哭不出来……一节自习课,都在想办法怎样把它弄出来,后来都想去医院了,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去,怕医生笑我傻。

一一·二七

无所事事,拿出英语作业,调剂调剂心情,看看abc,别说,还真有乐趣,英语作业啊,呵呵。

一一·二九

中午,小海追我,我拼了命地往楼梯跑,“咣当……”我的头撞在了一根粗粗的暖气管子上,隐约间听到了暖气管中的水晃动的声音,无论是幻觉,还是事实,这都是可怕的……

一一·三零

早晨一起来,脑袋疼疼的,离奇的是,咬牙也会感到疼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么?难道我的功力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么?不可思议。

数学作业每日如山,我向来不喜欢“攀岩”,便慢慢悠悠地在山上漫步,只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山顶,我也不期待看到它,因为我知道,山的那边,还是山……不料,今天在半山坡悠闲地散步时被数学老师逮住,我一脸镇静,保持着散步的那股风度,只是感觉脸上有些绯红,大概是被夕阳照的吧。

数学课后便是体育课,体育课后便是化学课,而我依然漫步于化学之山的山脚下,我不想再被逮到,因此不得不放弃一节体育课,在隔壁的空教室里补作业,这不算逃课吧?

刚走进去,发现十二班的一女生也没有上体育课,也坐在这间空教室里,大概也是在补作业吧……

不知不觉和这女生说起了话,得知她也想学建筑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她的梦想。我们投机地聊着,发现她懂得好多,绝对是个内行,估计研究建筑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她还很健谈,也很有个性,和她说话总有种舒服的感觉。

害鸟也要过生日了,昨天晚上花了一节自习课给她写生日本,题目是《六年》,纪念我们成为同学六年之久,想说的话真的有好多好多,写出来的都是最想要说的,六年,让我们成为了朋友,真正的朋友,我想大概是缘分的力量吧。昨天放学时,把本子偷偷地放在了她的书包下……

早晨问她看了么,害鸟说已经感动得哭了,害鸟是个喜欢流泪的小女孩儿……不过我写的确实挺动情的,真挚而真实……

一二·一

十二月,我喜欢的月,一个充溢着浪漫与温馨的月,雪花,圣诞,还有爱……我要珍惜它了。

下午的时候,胃口就很不舒服,老毛病了,请了假,回了家……

黑夜总喜欢蒙住人的双眼,还好黎明及时到来,照亮了我的世界,让我看清了一切,虚伪与丑恶,善与美。

快乐的生活,为自己身边所有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