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一九

一·七

午夜十二点,窝在被子里,灯都熄灭的,屋子里一片黑暗,一个人听着广播。

其实大多情况下听广播都是为了排解寂寞,这种“排解”和上网看电视绝不一样,网络和电视只是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工具,它们能够让自己不再百无聊赖地发呆。而有的时候,我们会从心底生出一丝孤独之感,这种寂寞的空虚是来自心底的呼唤,是电视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剧集和电脑屏幕上虚幻的世界所无法填满的,相反,打开收音机,听着此时此刻电波另一端他(她)的声音,我会知道现在正有个人与我一同守望着这个世界,我们正一同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尤其是在午夜,在这个世界万籁俱寂,人们纷纷入睡之时,这种满足感会填补内心的空洞,让孤寂的哀号不再在心底响彻……这便是听广播的原因。

今晚,又一次在广播中听到有人想要为亲人送去平安的祝福,听到有人想要对心爱的他(她)表达一直无法开口的爱意,听到有人对自己做错的事情的忏悔……总之,在广播中,人们纷纷表达了内心中最真挚的感情,也许是大家彼此看不到的缘故吧,给了这些人莫大的勇气。可是,如果我们直接给远方的亲人打一通电话,问候问候父母,叮嘱他们天冷了,要多加件衣服,这样不比广播中单薄的祝福来得更真挚么?人生漫漫,而爱又能有几回?不要到了暮年再一次次的后悔。对于自己心爱的人,大胆地说出自己的爱意,这样不比广播中虚幻的告白来得更真切么?每个人都会犯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于一个自己伤害过的人,对于一个为自己流下泪水的人,我们有责任竭尽全力去抚慰那颗受了伤的心,这样不比广播中惨白的“对不起”来得更真诚么?

也许广播就是一种逃避的工具,逃避面面相对的机会,逃避四目相视的瞬间,逃避一切真实的存在……但,我们不能继续逃避下去了。

短信,科技的产物,也成为了一种逃避的工具,一句“我爱你”,不知该不该相信这经过电磁波传输的爱的表达是发自内心,抑或只是一时的头脑发热。因此,我始终认为短信是个不够真切的东西,文字,仅仅能够表达一种意义,却无法诠释内心的感情。

一·八

晚课后,只是想坐在教室里,哪怕无所事事也好,总之是不想动弹。欧迪硬是把我拖了出去,说是让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实则是找不到别人陪他下去!好吧,就到操场跑两圈吧。

刚一下楼,远远望去,操场远处有个不明发光体,与此同时,还有好多人在围观,好奇的我当然得去探个究竟,于是和欧迪两人狂奔而去……

孔明灯!有人在操场上放孔明灯!只见有俩人小心翼翼地手扶着孔明灯,等待热空气占满整个灯内的空间。灯很大,大概是粉色的,因为是晚上,操场上又没有灯,所以颜色看得不太真切,但灯纸上写了个“Pepcy”倒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知有何寓意。烛火忽闪,有种朦胧之感,围观的人很多,都很兴奋,尽管天气微凉,却丝毫掩饰不住他们的热情,包括我的。

灯飞了起来,随着风在空中纷飞着,漫无目的地飞着,飞过操场,越过教学楼,渐渐的失去了踪影,但我知道,它仍旧在飞着,飞向一个我看不到的世界……

忽然想起了那晚,在星海湾,我,农民,小倪和大卫,看着一个个明亮的孔明灯纷纷地从海边飞了起来,飞向大海,最终消逝于茫茫的苍凉之中……

欧迪,我要感谢你,让我看到了如此浪漫的情景。

我喜欢古老而传统的东西。

一·九

早晨一起来,望向窗外,便看到白茫茫的一片……昨晚下雪了,好大的雪,二零零八年的第一场雪。

间操的时间,打雪仗。没有戴手套,“赤手空拳”的打,尽管手冻得通红,尽管感冒了,仍旧乐此不疲地嬉闹着。

头发湿了,衣服湿了,鞋子也湿了,却感到好快乐。

歌王和大卫一直在堆雪人,以至于毫不理会我和巴克的攻击,最后这俩人还把这大雪人带进了教室,同学们纷纷合影,只是感觉这雪人多少有些畸形。

小龙戴了副熊掌手套,其实也不是,就是把手套的里边翻到了外边来戴,看起来跟熊掌一模一样,长长的毛,蛮厚实的。害鸟在专心的写作业,我突然把手伸到了她的面前,不出所料,一声尖叫……

一百五十天,距离高考还有一百五十天整。这一百五十天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这一百五十天能否改变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还剩下一百五十天,一切都将结束,一切一切……

一·一零

晚上吃饭的时候,看了电影《奥黛丽·赫本》,挺不错的。

怎么说呢,赫本的美丽是毋庸置疑的,这种美是无论何种年龄的人都会欣赏的一种美,由内而外,不存在任何分歧,天使的化身。

一·一一

明天就要去沈阳了,参加那个希望渺茫的南京大学自主招生考试。

临放学前,害鸟用红色的水笔在我的手上画了个星星,她说能够给我带来好运,姑且相信她一次吧,尽管我不是个迷信的人。巴拉克让我不要给他丢脸,我说做大哥的就要有大哥风范,不会给小弟丢脸的。农民对我也满怀希望,还让我给她捎糖葫芦回来,美玉让我给她带沈阳的雪,很奇特的东西,我应付地同意了,量她也分不清大连和沈阳的雪有什么区别。

晚上走在路上感到好冷,到目前为止大概是这个冬天最冷的一天了,听说沈阳的温度更是低的可怕,零下二十多度,哎,有点惧怕。不过,我是个能吃苦的人!我的理想本是哈工大……这点风雪算得了什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