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三四

四·二零

早晨九点几分,给大板打电话去东财。

天很冷,这是在我穿得很少并走出家门很远之后才意识到的,也就懒得回去加衣服了,反正死不了,我乐观地想道。

中午去一家名为“台湾牛肉汤”的小店吃饭,菜一上来便发觉被骗,姑且先不说这菜式算不算得上农家菜,单说这米饭吧,有的部分硬硬的,而有的部分又像稀饭,整得跟我是来体验生活似的。

我俩都没吃饱,于是我提议再去吃碗米线啥的充充饥,可她提议还是吃点小吃吧。章鱼小丸子,没加芥末酱,发现很难吃。不过铜锣烧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怪不得哆啦A梦喜欢吃这玩意儿。

四·二一

高三了,还差四十几天就高考了,竟然还开班会,关于什么?抵制家乐福事件。

不准发传单,不准搞宣传,不准签名字,不准观望,不准……其中有一条,不许到家乐福200米以内观望,那是不是也不许在家乐福那站坐公车了?什么叫观望?就是我等公车的时候必须把眼睛闭上不准往家乐福看么?就是不许路过家乐福必须绕过200米走弯路么?据说在两百米警戒区有n多便衣警察,如果观望还能把我怎样怎样……这真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四·二三

第三次模拟考试。

四·二四

考完试坐公车回家,在车上遇见了初中的化学老师,她刚刚放学,呵呵,变漂亮了。

和老师简单的聊了两句便下了车,然后和班主任小韩又一起走了一段,再一小聊。呵呵,和老师聊天其实挺有意思,虽然不是很放得开。

芝麻糊真的要去北外学那个什么阿尔巴尼亚语了,哎,之前也没告诉我一声,擅自作主张。不过她喜欢语言,喜欢的接近疯狂,有什么比做自己喜欢的事更开心呢?加油吧!还是那句话,东欧的和平与稳定靠你了!

四·二六

凌晨五点,被一场恶梦惊醒。“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白天在想什么,晚上真的会梦到……

伟哥高考之后和家人去香港,于是这一话题激起了无数人的香港思潮,147、果子狸、巴拉克……我还是喜欢古朴的东西。

和农民聊起了关于朋友的话题。哎,不说也罢,伤感。



最近又在莫名的郁闷,究竟闷的什么自己终究也不知道。关于人情世故,老妈之前和我说了些,当时自己还不理解她的想法,认为太过偏激,可现在看来,始终都是我的想法太过理想,太过幼稚……看来,还是要听妈妈的话。

碎片高三·三三

四·六

今天进行英语口语考试,在79中学附小。

考官老师挺漂亮,也许因为她总是微笑的缘故吧,让我感觉很放松。我问候了句“老师好”,便把单子递给了她,然后回到座位上。她先让我读了一段小文章,那文章挺弱智,总之就是说一个人在镜子里看时间把时间看错了,误了汽车,便痛恨镜子了。那考官老师接着问我了个更弱智的小问题,我不屑一顾的回答了。接着,她问我的兴趣是什么,我就随口说了一堆,其中有个画画,这可倒好,她还来劲了,问我能不能到黑板上画点什么,我不甘示弱地说“OK!”可我站到了黑板前,却又不知道该画些什么,这是她又说了,画些最简单的就好了,那好吧,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何谓简单的,我于是画了个小太阳,并在旁边写了“SUN”。考官老师说我画的不像太阳,对我的画工有所质疑,我辩解说我善于在纸上画画,不善于在黑板上画。可她仍然不放过我,问我能不能画个小动物,我又立即说到“OK!”于是顺手画了只猪,并在旁边写了“PIG”。这回她表扬了我的技法,说我这次画得比上次好,又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便见风使舵的应和道:“I agree with you!”回到座位上,准备陈述我的口头作文,“Don’t Wste Time”可刚坐下,那美女老师便和蔼地对我说你可以走了,我愣愣地嘣了句“Bye Bye!”临出门的时候,把门子往里一拉,拉不动,原来是推的,听到笑声,我把美女老师逗笑了……

和舟一起出来了,看到巴拉克,大卫还有伟哥在等我俩,于是一起走了,可五个人却不知道该去哪。这时班主任小韩从我们身后走了过来,我们问了个好,接着老师便问我们去哪,我说找不到车站了,老师可爱的笑了,用极其不信任的目光再次邪恶的笑着对我们说:“真是找不到车站么?”于是,我们也邪恶的笑了。

老师坐车回家了,我们准备去金汉斯吃个饭再回家。

我们五个穿着校服在金汉斯,邻桌几个育明的同学向我们打听关于口语考试的消息,貌似都很不放心的样子,难不成都要报英语专业?我都不紧张……

瞎侃了一番,离开的时候已经一点半多了,有些疲倦,回到家睡个午觉吧。

四·一八

中午去大连市体检中心体检,感觉那地方像是大连市监狱。一切还算正常,不是色盲,只是视力有点盲。

四·一九

老师读了关于高考加分的细则,烈士子女加分,无可厚非,只是觉得这什么归国华侨子女、台湾籍子女加分就有点扯淡了!难不成这人也要分个三六九等?这归国华侨就高人一等?!

中午和小龙吃晚饭闲来无聊,早晨听文龙兄说今天有人要到家乐福超市搞活动,于是我和小龙便准备赶往家乐福探个究竟。

这可倒好,一去那,发现满大街都是发传单的!有高中生,有大学生,我拿了几张。还有些人拿着个长条幅,让人来签名,既然来了,怎么也得表达表达这爱国心。我和小龙想打探敌人内部,于是顶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走进了家乐福,嗯,人的确少了很多,再去收银台看看,好多收银口都是空的,收银员无奈的坐在那里,估计他们也好久没有这样清闲过了。就这样,我和小龙欣慰地走了,下午还有课要上呢。对了,某高中的高一同学自发组织来发传单,还喊了口号:“圣火不可辱,抵制家乐福!”每当他们喊完这句口号,总会引起周围的阵阵掌声和叫好声。

晚上放学后,铷姐也想去家乐福看看,我又把鸟贝、大卫和文强他们忽悠去了。还是有很多人聚众抵制家乐福,那场面好壮观。

怎么说呢,这件事让我看到原来中国人还是相当热爱自己的祖国的,那颗热忱的爱国心是无人能够冷却下来的!我们自豪,因为我们是中国人。

但是,我还是看到了有某些激进分子用粗暴的方式对待进入家乐福购买东西的人,这很不应该,当今是个民主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权利作出自己的选择,只要这样的选择没有危害到其他人,因此,面对他人的选择,我们该做的仅仅是尊重,抵制与否是你自己的事,你无权干涉他人!

顺便说一下,五一期间家乐福要进行疯狂降价,其目的不言而喻,作为中国人的我们该做什么我想也不言而喻。

离开了家乐福,我,鸟贝,大卫还有文强四人又开始了徒步之旅。走到了格致中学附近,文强提议去格致看看,毕竟我,鸟贝和文强都是格致毕业的,对格致有着深厚的感情,大卫只好跟随我们一同前往。

所有门都是关着的,大卫不管三七二十一从铁门翻了进去,刚落脚,就听一声吼,传达室的大爷把他叫住了,大卫以一名格致毕业生的身份恳求大爷让我们重温一下初中美好时光,当那传达室老大爷问起他老师的名字时,大卫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了。于是大爷有感而发:“哎,现在的学生啊,连自己老师叫什么都忘了……”呵呵,挺富有戏剧性的。

暮色已深,伴着月光,独自回家。

对了,今天的月亮很圆,也很大。



距离高考只剩下不到50天的时间了,更加茫然了,感觉自己还什么都不会呢……

碎片高三·三二

四·六

周日的上午,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个人在家。

照例看着CCTV6的“佳片有约”,今天的电影是《雏菊》(Daisy)。记得这部电影刚上映的时候,有同学找我一起看,但我向来对韩国的东西不感冒,所以也就没有一同前往,还省下了一笔不必要的开支。今天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闷得慌,更何况天气阴沉,更是让我的心觉得堵得很。百无聊赖之际,只好漫不经心地看看这部韩国电影。

一部唯美的悲剧故事,剧情不算老套,还有好几处小高潮。因为是描述一位韩国女画家在荷兰发生的爱情邂逅,所以影片画面相当唯美,音乐也恰到好处,柔情似水。

《雏菊》是以雨天为线索贯穿始末的,影片刚一开始,三位主角巧合地在同一屋檐下避雨;影片最后,依然是他们三个人在屋檐下避雨的场景。也许是因为今天天气的原因,下起了小雨,所以看这部电影觉得格外有感觉。

按捺不住一股冲动,只是想走出家门,感受感受雨天。可明天又要进行大连市第一次模拟考试,书还没怎么看,于是一个人湿漉漉地去了东财,到了之后,发现整个大楼黑漆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于是给大板打了个电话,把她叫来了。

睡了会,玩了会,学了会。仅仅五点多钟,天便全暗了下来,于是又得湿漉漉地回家,这时,雨已经完全停了下来。

四·八

今天是考试的第二天,学校说中午得回去自习,谁管呢。我和巴拉克两人找了间网吧,环境极差,价格极便宜,我俩去的包间,一小时才一块五。下午要考得是英语,困了也无所谓。抱着这种心态,我们俩奋战到两点多,然后往学校走。

走到大门口,电动门是关着的,刚想让看门老大爷开门,他就先发制人来了句:“校长不让进!”他妈的,这什么狗屁学校!什么猪屁校长!他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不让进,只让翻墙”!于是,我俩只好顺势而为,翻墙进了学校。

四·九

大卫前两天过生日,今天中午要请客,于是我们一行人马去了顺风肥牛。简单喝了两杯。我就感觉现在总有说不尽的理由吃饭和道不尽的缘由喝酒。逢年过节的,我们一行人总要找点理由出来吃吃喝喝,即使不是逢年过节,也能找出吃喝的理由,尽管有些牵强……中午回来晚了,老师为此小训斥了一顿,尽管不情愿,但老师说的句句在理,不愧为语文老师啊!

下午,分数都出来了,昨天晚上估分就好一顿郁闷,还满心期待是自己太过谦虚,今天看来,我完全是对自己有了个真实的估量,于是比昨晚还郁闷了。更为可恶的是,考得极好的越南小姐还一直吵吵着要死要活的,这种行径极其卑劣。

四·一二

上午,欧迪从老师那得知他北外小语种考试顺利通过,这意味着他已经成为一名准北外学生了,而我们却要继续奋斗在剩下的五十多天里。

明天考英语口试,晚上,阿栋打来电话,向我透露了其他学校同学考的口试题,有没有用姑且不说,总之我是比较感动的,呵呵,想想阿栋那弱不经风的身体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我就很佩服他,顽强的小弟。



这周的话题显然是大连市一模考试,也是我所不愿触及的。

随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一个被保送,教室里的空位渐渐多了起来,好像心一样,空虚感一点一点地侵占着最后的堡垒,毕竟一同走过风风雨雨,一同经历过大风大浪,少了谁都会觉得少了那么点安全感。

只是想说,既然自己选择了道路,便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吧!

碎片高三·三一

三·三一

伟哥趁中午出去吃饭的时间,逛了一家“两元店”,买了个劣质激光笔,玩了一下午。由此不难看出当代中学生课余生活之单调,之困乏。结果买完激光笔之后来不及返校,只好奢侈的叫了台计程车,车还没等跑热就到了,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这劣质激光笔身价大增至十元了。

该激光笔之所以说劣质,是因为你按轻了,它不亮;你按重了,它也不亮。你得掌握一个临界点,恰好是那个时刻,那份力度,那种感觉,它才能发出红色的激光。你若问我怎样掌握这样一个机遇,我只能说一切随缘。这就好像是参佛,若是想要参破佛经中的玄机,首先得有慧根,何谓慧根?便是与佛家的缘分。其次得有悟性,这种悟性取决于智慧的多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得有诚心,有一颗赤诚向佛的恒心……我就是靠着这慧根、悟性和诚心参透了此劣质激光笔的玄机,掌握了按钮的力度。不可谓不令人佩服与敬仰。

看到了么?小小的激光笔,却蕴含着大道理。

中午散步回来后,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很诧异,不知道在这样的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里谁还会写信给我,定睛一看,一个陌生的名字,卢昕然……

信的最末,她告诉我她改了名字。的确,这个名字更好听了,很有诗意。她说前两天看了以前我俩写的信,不由得又想起了小学时的快乐时光。是的,我也时常想起,的确很快乐。她留了电话,晚上给她发了短信……

晚上,总想吃点什么,可又没什么可吃的,因为要减肥,就没让我妈给我买零食。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两袋泡面,上次大板买了一大包“辛拉面”,说好吃,给了我两袋。于是,大半夜的,烧水,泡泡面。我一向不喜欢煮着吃泡面,感觉那样不伦不类,怎么说呢,就像是用水泡挂面吃。

期待已久的面终于泡好,其实泡面当中同样蕴含着深刻的学问,甚至比激光笔的学问还要大。首先,用什么样的水泡才好吃呢?矿泉水,纯净水还是自来水?其次,多少度的水泡出来的泡面最筋道?100℃的沸水,还是60℃的温水?再次,面要泡多长时间才能够使酱汁入味?5分钟?抑或是10分钟?最后,用什么餐具吃泡面最有感觉?是叉子,筷子还是汤匙?……如此林林总总便是泡面当中蕴含的文化,在此我称其为“泡面文化”。由于知识产权等原因,便不详细介绍我个人潜心著作的“泡面文化”。

话说回来,面终于泡好了,我轻轻揭开盖子,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挑一根放入嘴中,香嫩,润滑,丝爽般入口即化,闭上眼睛,点点辛辣于舌尖,口中仍留有余香,耐人寻味。

今晚的宵夜蛮养胃的。暖暖的。

四·一

没有谎言的愚人节。

是的,没有谎言。或许是我们厌倦了欺骗,抑或是我们疲于功课,没有人拥有戏谑他人的那份闲情雅志。就这样度过了一个赤裸裸的无比真实的愚人节。

也许这样的节日本就不属于传统的中国,抑或当代的中国人早已习惯于每日的愚人节,犹记得大连影城的售票人员大声对我说的那句话,“中国人没有一个诚信的”。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反驳她,只是漠然地排着自己的队,买着自己的票。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说着惨白而无力的言语,没有人理会我,更没有人在意我,好像我是在外国,我是一个中国人,而周围其他的人都是外国人一样,与他们无关。有点扯远了,只是不自主地想到了这些,请原谅我。

对了,昨晚伟哥住的那栋楼楼下着火了,伟哥是个极其热爱生命的人,以至于一整晚都没睡觉,战战兢兢的望着窗外的三辆消防车离开后才又不安稳的躺在了床上,于是早晨没有来。而歌王和阿丰却像没事一样呼呼大睡,任凭伟哥呼天喊地,呼爹喊娘……

四·四

清明节,全国法定节假日,而我却没有放假,为此,特做一首小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
此日却未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吾于学校亦断魂。

中午小龙陪我去了趟大连银行。前些天突然发现了张银行卡,不知有没有钱了,于是到银行去看看。话说这银行服务员似乎瞧不起我,我把银行卡给她,她刷了卡,看了看显示屏,然后问我:“取钱么?”语气中带着不屑。我以为里边还有钱,便问道:“有多少钱?”她又用一种更为轻蔑的口气说道:“一块两毛八。”这语气就好像是我是来银行讨饭的,他妈的这不是存心损我么?碍于面子,我看了看钱包,对她说:“存五十!”于是,我钱包里仅有的五十元钱就这样离开了我。

四·五

在梦里,走,走不动;跑,跑不起来……好痛苦。眼看着有人追我,可无论我用怎样的频率摆动着双腿,就是跑不动。这样的梦做过好多次了,每次起来都感到很疲惫,身心俱疲。

下周一周二大连市第一次模拟考试。考试时间如下:
4月7日 09:00-11:30语文 15:00-17:00数学
4月8日 09:00-11:30理综 15:00-17:00英语



第二次模拟考试如期而至,心里依然没底,空得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