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三九

五·二六

早晨上完厕所,在水槽旁排队洗手。一个高一男生,弯腰洗了把脸,然后起身,看了我一眼,一只手指向水槽,说道:“学长请!”上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有人叫我学长……

果子狸不知从哪弄了个iPhone,晚自习我摆弄了会,嗯,是挺干净的,但我不是很喜欢,怎么说呢,就是感觉不是很实用,相机功能实在有些粗糙,画面质量不是很高,但触摸灵敏度还算不错,重力感受器可以算得上最大的亮点。此外,超大的屏幕是我最为欣赏的!

五·二九

昨晚没睡好,个中原因便不细究。直接导致今天一整天胸闷,呼吸不畅。

晚课那会我实在不行了,估计不出去透透风就会窒息而死。于是跟化学老师打招呼说上厕所,便跑了出来,正好小龙刚上完厕所,便把他拖到了操场上陪我放风。坐在升旗台,看着漫天的柳絮,好像白雪一般,覆盖在操场上,风起,轻扬。

小龙说今天的天不好,还说好的天气应该有晚霞,很美的那种……

晚自习没上,提前回家了,实在坚持不住了。晚上,鸟贝发来短信问候我的病情,其中提到今天傍晚的天是粉色的,很粉很粉。呵呵,这大概就是小龙说的晚霞吧。

栋小弟住院了,这次病得很重。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声音很憔悴……我还没说几句,他就说“没事就挂了吧”,这和平时的他可不一样,每次跟我打电话他总是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太疼了。”那一刻,我不知道我的心理是怎样的感受,应该是心痛吧。想起天天傻笑的他,觉得这话似乎不像他说的。

五·三零

早晨不想起床,毕竟昨天身体很难受,今天想多睡会,于是上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家门,到学校时正好第三节课刚刚开始。



好久以前就在想,等到高考计时牌上的数字变成个位时,心情会怎样。不免想到初三的时候,距离中考只剩几天而已,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妈妈却领着我去听讲座,听了一大顿也没听出些什么。

现在真的到了这天,今天,计时牌上赫然写着数字7。可我的内心仿佛还是很平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风雨前的宁静?

其实我对于这种大考已经有过一次心理阴影了。那是在2005年的夏天,中考前一天,诗词没背,语文书还没看一遍,总之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早晨一大早,背着个书包独自一个人去图书馆,可那天好像是周一,图书馆关门,于是我又背着书包回了家,就这样,一个上午便荒废了。这时候慌了神,自己还什么都不会呢,下午一个人在家里背诗,不知谁家里的谁在疯狂的唱着卡拉OK。苍天啊,我这是得罪谁了啊!待我如此之薄!

这还不算什么,第二天,也就是中考的第一天,天降大雨。不慌不忙得出了家门,可谁知车开到了一个低洼处,那“盆地”积满了水,塞车。无奈,妈妈带着我下了车,我俩打着一把伞,往考场奔去。我仍然记得,那天雨下得很大,很大,以至于打着雨伞也无济于事,身上全都湿透了。我和妈妈无助的在路上走着,时不时地再跑两步,那个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放弃考试的念头……

还好,在半路截了辆出租车,但到考场时还是有些晚,况且我全身都湿透了,鞋子,裤子,衣服……第一科语文,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答卷的了,只是记得很狼狈……

那次中考,成绩很不理想,还好侥幸的来到了现在的这个高中,比扩招线仅仅高了一分,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相信一分绝对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不要小看任何一分。

有了这样的一次惨痛的经历,我的心理彻底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考试,我始终有一种畏惧感。

瞎侃了这么多。距离高考只剩下一周了。

这一周,每天都有好多人没有来,反正是自主复习,在学校在家都一样。空荡荡的教室总给我一种萧索的感觉,再加上一些烦心事的困扰,这周过得很闷,闷得喘不上气。还好,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逝去。

还有,一周……

碎片高三·三八

五·一九

今、明、后三天全国哀悼日,降半旗……

网页是黑色的,报纸是黑色的,电视里所有频道都在二十四小时滚动直播着抗震救灾的最新情况,电台里也没有了往日的音乐……

下午14:28时,为时三分钟的全国默哀时间,所有行走的人们驻足,所有行驶的车辆停下,防空警报响起,汽车、轮船和火车鸣笛……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在地震中逝去的亡灵哀悼。

默哀的时候,我在考场中,当防空警报响起时,所有人起立,低着头,街上的汽车纷纷鸣笛,那混杂的声音确能使人销魂。教室里一个女生啜泣着,用余光瞥见她正用手纸擦拭着那含着泪水的眼眶……

不哭。好想对她说一声:“不哭!”

再大的苦难除以十三亿,也是渺小的;再小的贡献乘以十三亿,也是巨大的……

五·二零

中午和农民一起吃的饭。我兜里一共十六块钱,可她偏想吃点好的,没办法了,只能由她请客了。

五·二一

自主复习……

五·二二

自主复习……

……



抗震救灾依然进行着,然而高考的日子却将临近,因此无暇顾及其他。

今天晚上下了场雨,声势倒是浩大,只是雨点实在不大,一会儿天空异亮,一会儿又昏天暗地,闪电一个接着一个……农民传来了张个人属性表,喜欢的颜色食物地方季节天气……其中有一个“此刻最想做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填上了“淋雨”……

这周开始自主复习了,已经有四天了,却不知道自己都看了些什么,想看得太多,能看得太少……脸上又起了一些莫名奇妙的痘痘,我知道自己又开始抑郁了!

剩下两周时间,呵呵,我知道,转瞬即逝……

碎片高三·三七

五·一零

午后时分,快到傍晚了,和大板还有小弟阿栋相约和平广场,三个人的目的都很明确。我要去休闲区买衣服,阿栋要到运动区买鞋,大板则赶往超市买日用品。当然,这是要根据主次顺序依次进行的。作为大哥的我首先带领两名小弟去给我买衣服。

小弟阿栋绝对是个称职的小弟,大哥我很欣赏。每次我只要一要试衣服,阿栋马上跑过来,夺去我手中的外套,拿在自己的手中,并把我送到试衣间;等我试好出来后,栋又急忙接过换下来的衣服,并交给店员……如此往复好多次,作为大哥的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栋小弟依然乐此不疲。我真得很感动。

栋小弟不知怎的,好像着了魔一般没有审美没有品位地喜欢上了一双Kappa鞋,在我和大板的强烈谴责强烈制止并强烈抵制下,小弟依然固执地选择了那双很蓝很难看的Kappa鞋。

没有背包,钥匙揣在口袋里丁丁当当得响,索性放在了大板的腰包里。大板还照了张证明相,准备吃完饭再来取。等到我回家时,才突然想起我的钥匙忘拿了,还好家里有人,我不至于露宿街头。更糟糕的是,大板的照片也忘取了……

在大板照证明相的时候,我在柯达小店里看到了一个相册,很漂亮,样式类似一个中世纪地中海风格的航海日志,皮质封面,牛皮纸色,上面印着张古地图,我是爱不释手。今天母亲节,我想顺便把这个送给妈妈。可当我向一店员询问详细情况时,我很气愤……我每次问一句话,几秒钟后她才应付的回一声,并且头也不抬地自顾自的忙着,整得跟打越洋电话似的,还有几秒钟的时间差,服务态度真他妈的差。更为可气的是,当我询问可否把外面一层保护膜拆掉的时候,她的回答更令我愤慨:“可以,但是拆开以后就必须得买。”真他妈的屁话。自此,我已确定她是个没有文化的人了,之前种种不计较了,这相册我也不买了,扔在桌子上,(从货架上拿下来的)走人!

五·一三

早晨,看朝闻天下,知道了昨天,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发生了7.8级大地震。因为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对地震等级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是怎样一种情况,妈妈告诉我当年唐山大地震震级也不过7.6级。自此,我知道了势态的严重。

晚上听广播,优秀场,主题便是这次地震,宁姐告诉了怎样发短信给地震灾区捐款,转发了几个人,并捐了微不足道的几块钱。

五·一四

早晨和妈妈照例看了CCTV新闻频道,惨象,目不忍视。

临走的时候,妈妈说了句话,“其实,健健康康的就是最大的幸福。”何尝不是呢?

白天,学校发起捐款,事先没有通知,好多同学都是倾囊而出,最后连吃饭的钱都没剩下,那场面,挺打动人心的。

晚上,上网看了看新闻,依然是惨象,各种惨象……但是,有两种颜色令我难忘,一种是绿色,到处的武警官兵,竭尽全力营救每一名被困伤员;另一种便是白色,奋力抢救每一名患者,弱小的身影却承载着无数的生命……

五·一七

早晨坐车,公车瞒得像个沙丁鱼罐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仔细一看,好多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戴着一样的帽子,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都是去参加徒步大会的。

中午,栋小弟发来短信,说他们学校明天有个讲座,让我陪他去,讲座的人叫俞敏洪。心想不知又是什么江湖骗子,便毅然决然的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了。下午英语课,英语老师说昨天她去听了个讲座,主讲人叫俞敏洪,她还说:“这俞敏洪很有名啦,大家可能都知道,他就是新东方英语学校的创始人,他前天刚从美国飞回来……”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最近班级盛行玩一种玩具,好像是给小学生玩的,就是有一些小球粒,泡在水里能胀大,变成个大水球儿……这水球有各种色的,红色,紫色,蓝色,当然,还有透明的。这透明的小球粒泡完之后就是个绝对透明的水球,把它放在瓶子里面你绝对看不见它,以至于有同学还喝下过一颗透明水球……此同学用生命安危验证了这种玩具是无毒的,是质量合格的放心可靠的产品!于是我们又继续大胆的玩着。

下周一第四次模拟考试,俗称安慰考,之后便是自主复习时间了。无数的自习课……



这周最热的话题,很显然,汶川大地震。说它热不仅仅是因为讨论的人很多,还因为在这次灾难中我们看到了无尽的爱,温暖的爱,中国的温情,中华儿女血脉相连,彼此心连心……

截至今天晚上,举国上下所捐赈灾物资超过了三十亿人民币!大连捐献的物资也超出了一亿元。看了这样的消息,首先是为之振奋,真得很感动,我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爱的国度中,这是一个充满温情的世界。

悲惨的画面看了不少,依然那句话,目不忍视。与此同时,还有一幅幅感人至深的画面深深打动着我。悲伤过,同情过,欣慰过,振奋过……在这样的一个危难的时刻,我看到了中国人那独有的爱的表达。谁说中华民族是一个含蓄的民族?面对爱,我们不曾含蓄!我们不曾将“爱”整日挂于口,但我们用爱的行动这种最奔放的形式表达着最浓郁的爱!(不知为什么,最近确实很冲动)

灾难让我们苦难。灾难让我们离散。但人间真情让中华更灿烂。

碎片高三·三六

五·四

昨夜一场春雨至,今早一片湿漉漉。临走时,天上还飘着零星的小雨点,小的以至于连雨滴都称不上。妈妈让我拿着伞,好吧,听妈妈的话。当我走出家门之后,连雨点都不再下了。等我到了学校之后,那天气可谓雨后初晴,那天空可谓白云朵朵,万里无云。我就这么跟鸟贝说的,可她偏说我这是病句,高考时要扣分的。这是病句么?其实仔细分析一下并非如此,而且还相当富有逻辑意味。首先,我说“天空白云朵朵”,众所周知,天空无边无际,定会高过万里之上,而“万里无云”仅仅说的是万里的高空没有云,并不能说明天空无云。综上所述,我所描述的天空“白云朵朵,万里无云”并非病句,而是一句相当具有逻辑推理悬疑哲理的话语。这句话堪比经典,好似一位哲人在仰观宇宙之大,天地之广!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今天天气真得很好,而我却带着伞。

想起了一首诗,与昨夜的那场春雨有着异曲同工之意境,那便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好诗!好诗!

昨晚零点多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听着午夜广播,主持人用极具诱惑力的好似成人电话里的磁性声音讲述着一个个优美浪漫动人凄苦的爱情故事,气息浓郁,令人神魂颠倒,以至于我没有关了广播便飘飘欲仙的进入了梦乡。

早晨突然发现树都发了芽,难道是这场夜雨的功劳么?抑或前几天树便已经发了芽只是我没有注意罢了?罢了罢了,无论怎样,树的确是发了芽,春天真的来了。中午和小龙散步,杨絮漫天,阳光灿烂,在如此诗情画意之景象下,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少什么了?大概是美丽的邂逅。尽管我知道那仅仅是属于童话故事里的情节。

五·五

晚上打车回家,刚一上车司机便对我说,倒车时不小心让车进了马葫芦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了出来,接着,司机边细细地讲述其英勇无畏的救车过程,那景象让他说的好似一幅抢滩登陆战……讲到最后我便关切地询问着司机师傅的生命安全,“您没事吧?”“没事,我扛着一个个沙袋往坑里填啊……”接着又是一遍……讲到最后,司机师傅也许累了,很礼貌的询问我可不可以抽根烟,我看人家都快成劳模了我怎么能连这么个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呢,于是和气地说到“抽吧,抽吧”,接着他便又问我:“你来一根?”听了这句话我先是小吃了一惊,这是平生以来第一次有人给我烟,反映片刻后边笑着边慌慌地说着“不用,不用。谢谢……”

五·六

农民过生日,公主同学送给了她一个心仪已久的孔明灯,呵呵,女孩子心就是细。晚上放学后,我们在马兰河畔放飞了它。一对情侣坐于河畔旁的长椅上,见此浪漫情景,不禁拍手叫好,呵呵,这景象确实很浪漫。

鸟贝问我它会飞到哪里,我想都没想就说“星海湾”。她又白痴地问我“然后呢”,这次我无话可说,、可大卫机灵地说道:“然后有四个人看到了它,明年的这个时候,这四个人也放了一个孔明灯……”鸟贝又问,为什么是四个人。大卫耐心地接着说:“因为当年就有四个人……”不知怎么的,听了这句话感觉很温馨,也许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往事,难免感怀一下。



没什么好说的,最近很无聊,每日最大的乐趣便是戏谑那个不知世事幼稚无知天真烂漫却又故作成熟的鸟贝,还好每天的花样都不一样,起初说她是色盲,纠集一些同我一起为非作歹沆瀣一气的狐朋狗友来编造各种谎言(以铷姐为骨干分子的一群人),诸如天是绿的,水是黑的,花是蓝的……目的很明确,诬蔑!之后便又说她是达赖的老婆,伟哥还用他那爱不释手的大便纸做了哈达献给达赖夫人。

生活都无聊到这份上了,还有啥好说的。

碎片高三·三五

四·二八

剩四十天就高考了,老师让伟哥上台讲一讲关于剩下四十天的日子该怎样度过,这小子大概是太紧张了吧,眼睛一直都没有看着我们,太逊了。

我觉得高考更像是个成人礼,每个跨过这道坎儿的人也就都走过了成人的大门。风风雨雨十二年的求学生涯,为了什么?为的不就是这么一天么!在这条历经十二年的道路上,我们每个人都收获了太多太多,以至于我们无法再装作懵懂无知,天真无邪。是的,我们都成长了,我们能够分得清这个世界究竟是光明,还是黑暗;我们能够辨得明身边的人心究竟是善良,还是险恶……我们变得世故,这便意味着我们已经长大了。突然间想起一句话来,“当一个人意识到一颗钻石比一颗玻璃球贵重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可悲地长大了。”

在这里,不是想要说成长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只是一时兴起罢了。我们的求学路不说布满荆棘,也可以称得上蜿蜒曲折……一次次困难都被我们克服,一次次失败都被我们征服。坚韧,是属于我们的品性。在这样的路上,怎能构不成长?怎能构不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成年人?就像我所说的一样,高考是一次成人礼,每一个跨出考场的人都领到了一张“成人证”,上面写着“坚韧”两个字。

我们都是强者!这决不是安慰自己的豪言,而是肯定自己的壮志。

四·二九

下午一点,北大来我们学校开招生说明会,很多人都去了,有些人是去凑热闹的。伟哥当然也去了,但绝不是去找乐子的。

回来时,他带回本《北京大学2008年招生简章暨报考指南》,厚厚的一本书,没怎么看,我的志向不在未名湖畔。伟哥拿起笔来,在书的第一页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说“这是借着北大的光沾沾喜气”,于是我顺口说道“把我的名字也写上吧”,尽管我不是个迷信的人。就这样,我的名字也出现在了跟北大有关的东西上了,不知道这能不能给我们俩高考真的带来好运,但愿吧。

下午4:45,高一的小朋友们放学了,大概一窝蜂跑去和平广场买明天春游吃的东西了吧。而我们,依然如故。

四·三零

奥运会倒计时100天。不知道在这一百天里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愿相安无事,中国已经很累了,前一阵的各种反华事件暂且不说,单单这几天,阜阳发生了儿童肠道病毒感染事件,报道说死了20多个孩子;胶济线铁路相撞事件,报道说死亡70余人。2008,究竟是怎样的一年?我不知道,大概谁都不会知道。

好运,中国。

五·一

黄金周取消后的第一个劳动节,我的感觉是,完全没了节日的氛围。

街上逛街的人少了,平常人一共就休三天,之后便是六天的工作时间,谁都没那个心情和体力出来瞎溜达了。而两天连续的休息日对于高三的我们来说已经算得上奢侈了,只是之后连续八天的上学日也让我们多多少少有些吃不消了,尽管我们“身经百战”。

白天去了图书馆,虽然过节,可作业还是要写的,更何况是劳动节,不劳动劳动怎么能行呢?

五·二

今天和昨天一样,天不是很晴,反正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天气于我来说可谓无所谓。



随着五月的到来,距离高考只剩下这一个月了。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太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