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高三·三九

五·二六

早晨上完厕所,在水槽旁排队洗手。一个高一男生,弯腰洗了把脸,然后起身,看了我一眼,一只手指向水槽,说道:“学长请!”上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有人叫我学长……

果子狸不知从哪弄了个iPhone,晚自习我摆弄了会,嗯,是挺干净的,但我不是很喜欢,怎么说呢,就是感觉不是很实用,相机功能实在有些粗糙,画面质量不是很高,但触摸灵敏度还算不错,重力感受器可以算得上最大的亮点。此外,超大的屏幕是我最为欣赏的!

五·二九

昨晚没睡好,个中原因便不细究。直接导致今天一整天胸闷,呼吸不畅。

晚课那会我实在不行了,估计不出去透透风就会窒息而死。于是跟化学老师打招呼说上厕所,便跑了出来,正好小龙刚上完厕所,便把他拖到了操场上陪我放风。坐在升旗台,看着漫天的柳絮,好像白雪一般,覆盖在操场上,风起,轻扬。

小龙说今天的天不好,还说好的天气应该有晚霞,很美的那种……

晚自习没上,提前回家了,实在坚持不住了。晚上,鸟贝发来短信问候我的病情,其中提到今天傍晚的天是粉色的,很粉很粉。呵呵,这大概就是小龙说的晚霞吧。

栋小弟住院了,这次病得很重。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声音很憔悴……我还没说几句,他就说“没事就挂了吧”,这和平时的他可不一样,每次跟我打电话他总是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太疼了。”那一刻,我不知道我的心理是怎样的感受,应该是心痛吧。想起天天傻笑的他,觉得这话似乎不像他说的。

五·三零

早晨不想起床,毕竟昨天身体很难受,今天想多睡会,于是上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家门,到学校时正好第三节课刚刚开始。



好久以前就在想,等到高考计时牌上的数字变成个位时,心情会怎样。不免想到初三的时候,距离中考只剩几天而已,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妈妈却领着我去听讲座,听了一大顿也没听出些什么。

现在真的到了这天,今天,计时牌上赫然写着数字7。可我的内心仿佛还是很平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暴风雨前的宁静?

其实我对于这种大考已经有过一次心理阴影了。那是在2005年的夏天,中考前一天,诗词没背,语文书还没看一遍,总之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早晨一大早,背着个书包独自一个人去图书馆,可那天好像是周一,图书馆关门,于是我又背着书包回了家,就这样,一个上午便荒废了。这时候慌了神,自己还什么都不会呢,下午一个人在家里背诗,不知谁家里的谁在疯狂的唱着卡拉OK。苍天啊,我这是得罪谁了啊!待我如此之薄!

这还不算什么,第二天,也就是中考的第一天,天降大雨。不慌不忙得出了家门,可谁知车开到了一个低洼处,那“盆地”积满了水,塞车。无奈,妈妈带着我下了车,我俩打着一把伞,往考场奔去。我仍然记得,那天雨下得很大,很大,以至于打着雨伞也无济于事,身上全都湿透了。我和妈妈无助的在路上走着,时不时地再跑两步,那个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放弃考试的念头……

还好,在半路截了辆出租车,但到考场时还是有些晚,况且我全身都湿透了,鞋子,裤子,衣服……第一科语文,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答卷的了,只是记得很狼狈……

那次中考,成绩很不理想,还好侥幸的来到了现在的这个高中,比扩招线仅仅高了一分,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相信一分绝对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不要小看任何一分。

有了这样的一次惨痛的经历,我的心理彻底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考试,我始终有一种畏惧感。

瞎侃了这么多。距离高考只剩下一周了。

这一周,每天都有好多人没有来,反正是自主复习,在学校在家都一样。空荡荡的教室总给我一种萧索的感觉,再加上一些烦心事的困扰,这周过得很闷,闷得喘不上气。还好,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逝去。

还有,一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