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四日,雨


今天用一个字来形容,冷。很冷很冷,据说温度降了足足18度!所以人,至少是我看到的,基本都换成了长袖衫。仅仅一夜之间。

英语课很无聊,基本学不到什么东西。无奈,怪不得听学长说地大不重视英语,看来得靠自己多学点了。

晚上和任凭一起写了那个关于宿管阿姨的采访,其实没什么好写的,硬是找了几个主题来小小抒发了一下子。

晚上,收到老妈的短信,加衣服。接着又收到农民的短信,还是加衣服,哈,还很体贴啊!些许感动,不像某些人,无情又无义。

嗅到了冬天的感觉,好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