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这点事

今天在《萌芽》杂志上看到了一个版块,叫“作弊这点事”,好几篇关于作弊的文章,有方法,感悟,都是些无厘头的东西,但感觉都蛮精彩的,顿时激发了我关于作弊的思考。

我能够清楚的记得第一次作弊的情景,因为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玩儿命,但如果我说那是一次初中的美术课考试,我相信每个人都会笑死我。的确,那是我第一次作弊,我记忆犹新。

小学的我应该算是个优等生吧,作业就从来没有不完成的时候,考试更是用不着作弊,一切全凭自己。那会还相当不理解那些一考试就想方设法作弊的人,似乎也有些记恨,这样一来真才实学的自己便有些吃亏了。不过话说回来,小学那会就作弊确实有点扯淡,本来就没学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些aoeiuü的,考好考坏更是没什么用处,所以我说扯淡一点不夸张。

到了初中,我不再是什么优等生了,顶多算是个中上游。高不成低不就的我更觉作弊的无意,不论什么考试,不会的我就空,即使把答案抄上了自己还是不会,这多没劲,浪费笔油不说,“作弊”这名声可不比“差生”好到哪里去。那个时侯我还相当鄙视那些作弊的人,感觉他们过于急功近利,仅仅一次小考试,用不着这样。

这种豁然的心境没有维持多久便在一次美术考试上瓦解。记不得那是哪一个学期末的事了,可见此考试多么无足轻重。在此之前,我从未做过半点弊。我答着答着,突然遇到一道题,很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怎么都记不起答案,我知道美术书里边有。于是,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展开了,我举棋不定,不知是否该初尝这颗禁果,一次小小的无关痛痒的无足轻重的美术考试。最终,我丢弃了人类最美好的品德——诚信,边冒着冷汗,边盯着老师的一举一动,边打开美术书,抄着那一句句毫无用处的话。这便是我第一次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作弊经历,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我内心的感觉如玩儿命一般,害怕的要死,现在想来,可笑,可笑!

我觉得作弊这东西像骑单车。当不会骑单车的时候胆子很小,生怕从车子上摔下来。一旦学会了它,能骑得顺顺当当的跑路后,胆子也变大了,并且会喜欢那种风驰电掣的风一般的感觉。在那一次作弊经历之后,于我而言,作弊也仅仅是个家常便饭了。有时候并非情急之举,纯粹是想寻找一下刺激的感觉,爽矣,爽矣!不仅如此,此事过后我开始看扁那些什么都不会却从不打小抄的人,认为他们这种做法完全是种消极并放纵自我的做法,有假清高之嫌。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就此改变,完全与我曾经的信仰相悖。

作弊,是因为对这门功课的在乎,便是对教授这门课程的老师的在乎,便是对事长的在乎,便是对长辈的在乎,便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光辉所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