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

上周日,其实也就是前天,地球科学概论课野外实习,去了下苇甸和大觉寺等地方。

天气很冷,其实我在前一天晚上便已知道,晚上任凭发来短信,说明天可能会有雨夹雪,让我多穿点,张腾也跑到了我宿舍,告诉我第二天可能会下雨,还让我带把伞。第二天,我没有穿太多,也没有带把雨伞,只是戴了顶帽子。结果,天气果然很冷,大概不到5摄氏度,和前几天形成巨大反差,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下雨,只是飘了些小雪花。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过阴沉的原因,我始终没有感受到半点春天的气息,也许是春天真的没有到来吧。我们到达的地方,到处都是山,还有石头,山上没有多少生机,只是零星生长着簇簇山桃花,点点白色,其他的地方大抵都是枯黄,单调的白与阴暗的黄搭配在一起,一片肃杀的景象。天空灰蒙蒙,好像睁不开眼睛一般,沉闷得很,压抑着心情,使得本就没有生气的风景更加“郁郁寡欢”。山峰的断层面硬朗得很,似刀刃一般,仿佛轻轻抚碰便能够将手指割破。

这一切的景象都让我有种幻觉,这到底是秋天的野外,还是春天?

回到学校后已经下午3点半了,我几乎从上了车一直睡到抵达学校,走了一整天的路,实在困倦的很。下车后直奔寝室,接着上床睡觉,寝室里的兄弟们也都默契地爬到各自的床上。6点多钟的时候被国美的声音叫醒,昏昏沉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下一次野外实习老子他妈的一定不去了!不过仅限于想一想罢了。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看了一个正在上高三的朋友的博客,突然意识到高考又要来到了。明天是愚人节,已没有多少兴致去思考整人的方式,去年的这个时候是没有心情,现在是没有了兴致。难道愚人节是小孩子们的专利?谁又能够这样武断的下结论。生活不应该丢失了幽默感,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欺骗与谎言会是怎样,但我确信那样的世界不会比现在的美好到哪里去。

犹记得初中那时候的愚人节,起初是偷偷摸摸并小心翼翼的一小张一小张往别人身上贴纸条,到了后来就演变成了光明正大的一大摞一大摞的往别人身上砸;班级里的时钟被拨到了错误的时间,下课铃响起时老师却一头雾水的以为楼下的大爷也在玩愚人节的把戏,岂不知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早晨刚到学校发现自己的椅子上满是胶水,还好自己有所提防,没有冒冒失失的坐下;饼干里夹牙膏这样的旧把戏仍然屡试不爽,一声声尖叫总是让我成就感满满;“某某,老师叫你”这样的话语竟然也还会有人相信……是愚蠢么?呵呵,应该是天真吧。天真的年代已不复存在,愚人节由耍把戏变成了智商的较量,好吧,我退出。

昨天剪了头发,这下都变直了,看着还有些不习惯呢,只是奇怪周围的朋友都没看出我的发型有怎样的变化。

下苇甸,刚刚下车。
到处都是山。
断层处。
岩石旁的山桃花。
拱桥虽然有些破旧,但很美。
一片枯黄的色彩。
山上有簇簇山桃花。
自然的线条总是那么优美。
一条废弃的铁路旁,墙上写满了字,只是诧异那么高是怎样写上的。

静不下来

早晨去了自习室,却静不下心来,静下心来了,却感觉浑身不舒服,头发太长的缘故吧。寒假前把头发烫弯了,现在差不多快长直了,准备下周末剪发,把弯的部分都剪掉。我就是这样,头发直的时候想让它变弯,等到它真的弯了后又想重新变直;而头发很短的时候想把它留长,等到真正长长了又想剪短发……

今天在自习室里的时候总是想起过去,高三,高考。看了看自己写的最后一篇“碎片高三”,结尾草草的收了笔。大概和我的高中生活一样吧,简陋的结束,略带凄惨。

最近略感寂寞,很少说话,春天使人躁动?

周末小记

学校的教学楼都有门卫把守,每次进入都得出示学生证,我似乎就刚入学那会很乖,每次进门之前都把书包从肩膀上取下来,从里边掏出学生证给他看,然后再装进去,重新背上书包……这样一连串动作我仅仅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大摇大摆得走进去。前几天早晨,依然我行我素,径直从门卫身边走过,不料刚走几步只听一声“还挺帅气啊!”我知道这话是说我的,而且不是来夸我的。不过挺有意思的,全民幽默的时代。

有人说我愤世嫉俗,我承认的确如此,不过,导致我成为一名愤青的真正原因我是在这个寒假才弄明白的,那便是我爸妈的缘故。他们俩都是凡事讲求一个“理”字的人,把原则性问题看得很重,并且从不轻易妥协,用我的话说就是很固执。正因如此,在这般氛围中长大的我也变得很固执,原则性很强,从不轻易妥协……总之具备了当代愤青所要具备的各种性格。不知道“愤青”这个词语究竟是不是个贬义词,反正我没觉得它有什么不好,也许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其实,只要不成为一个偏执狂,适当的愤慨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这个世界并不完美,而愤青的喜好正是挑战这一个个不完美,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它不是没有蛀牙,而是Make it better。所以我很高兴有人说我愤世嫉俗,这证明了我并不是一个行尸走肉,而是一个所谓的有思想的人,即使这思想泛滥得很。

这周英语课听到了一首歌,是首老歌,Michael Jackson《Heal The World》。其实以前就听过这歌,只是不知道它是Michael唱的,里边有句歌词很喜欢,Heal the world. Make it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And the entire human race.

这周六,也就是3月28日,晚上20:30到21:30是“地球一小时”,一个环保活动,熄灯一小时。校内网有宣传广告,学校的青年志愿者协会也来宣传。那时我应该也会把灯关了吧,不过不是出于什么环保意图,只是跟着大家凑热闹,毕竟熄灯一个小时并不能缓解什么环保问题,真正重要的是每一天都拥有着环保意识。

这周日“地球科学概论课”有野外实习活动,哎,好好一个周末就这样子被毁掉了。对了,今天下午去北京动物园那买了条腰带,接着又随便逛了逛,发现这个地方不适合我。

还差得远呢

报名参加了一个结构设计大赛,中午去听关于它的讲座,发了些木板木条等原材料,初赛是做个桥梁,结构随便选,梁桥拱桥斜拉桥都可以,但是必须能够承受一定的重量。现在还完全没有头绪,并且看着那一堆破破烂烂的原材料,完全失去了兴致。

之后去听班主任关于“ACM大赛”和“大学生科技立项”的讲解,发现自己其实像一个傻子一样在大学校园里混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当初的理想,当年的志向都不复存在了。

班主任还讲了一下关于C++的学习。教我们C++课程的老师是我们学院一个比较牛逼的老男人,我们学校的C++课本就是他编写的,也正因此,听他的课不如自己看书了,因为这本书就是他写的嘛。并且这个老师讲课速度奇慢,每句话至少说三遍,我们班级的课程进度大概是其他班级进度的一半,我这样说毫不夸张,因为得到过切实的考证。更为糟糕的是,每次上机课这个老男人都不给我们什么明确的目标,比如出个编程题让我们算一算之类的,相反,他只是让我们把书上的编程代码打上去,然后验证一下就好,用我们班主任的话说,这只能加快我们的英文打字速度,其他方面的技能不会有任何提高。并且一节课下来见不到他几次人影,不知道是去阳台看风景了还是因为便秘蹲在厕所里出不来。因为他瞎写书,瞎讲课,我给这个老男人起了个外号就叫“瞎子”。

哎,由此看来,我对C++的恐惧感完全是由于这个老男人造成的,也许早就该自己学习了,不过现在应该还不晚。高三那时候看到的一句“哈弗大学图书馆的训戒”对我启发很大,曾一度用这句话鼓舞自己。Thought is already is late,exactly is the earliest time.(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既然我已经意识到自己落后了,便有机会追赶上来。

下午想去跑步却找不到人来陪,惰性人人都有,相比而言,自己还算是比较有毅力的人了,没办法,只能一个人去了。今天北京风不小,气温也不高,昨晚还下了一场雨,朋友一大早发来短信告诉我说大连今天下雪了,虽然只是小雪,却也挺兴奋的。跑了刚刚一圈便觉得今天不在状态,大概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吧。昨晚不知怎的,半夜里突然被冻醒了,把被窝捂紧些,又躺了会,却实在难以继续睡下,于是起身穿上了件短袖衣服和衬裤,没有看手表现在是几点钟,只是窗外的天都是黑的,大概是三、四点钟吧。暖和了些才继续睡下了。于是今天早晨起来便觉得浑身无力,下午跑步更是感觉身体松散的很,最终跑了不到四圈便作罢。亦或许是因为感冒的缘故。最近几天感冒比较严重,流鼻涕,嗓子还疼。突然想起了一句古语,“春捂秋冻”,于是今天早晨里三层外三层穿的很厚实。

清明节快到了,葛洋前两天打来电话说要回家,国美也要回广州和同学玩,刚刚报社的领导还发来短信,说准备清明节一起去野三坡春游,两天一夜,因为和他们不是很熟,所以没有报名参加。前几天还和阿杜提了提关于清明节出游的计划,只是没有正式的讨论,位移清明节大概也没什么事情,等这个周末大家一起商议一下。

本以为自己上学期成绩还不错,平均分排在专业第四,可是看到绩点排名便失望了,竟然排到第八,主要是体育成绩拖了后腿。

今天最大的感触便是,还差得远呢。

后海小游

今天班级一起去后海玩,我昨晚00:50才知道的,那时刚登陆上QQ,发现群里有人抱怨说“明天时间怎么定的那么早啊”,于是询问寝室里的兄弟,才知道今天早晨08:00在夏日广场集合,目的地——后海。那时看看表,已经00:50了,怎么办?睡觉吧。

尽管昨晚及时睡去,可是今早却未准时醒来,到了8点钟才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班干部放话,想去就去,不去拉倒。想了想,还是爬了起来,去吧。

寒风刺骨,气温又降了下来,倘若再这样大起大落的变天气,我一定会疯掉。看来周日的午后并不总是那样美好。

不过我发现后海这地方好看的东西还真是挺多的,许多概念小商店、小咖啡屋和小酒吧什么的,很有感觉。当然,吃的东西也不少,早晨因为比较匆忙的缘故没有来得及吃早餐,于是在这里买了一屉包子,边看风景边吃包子,哈哈,很惬意。

用手机拍了些照片,感觉很不错,不知道是风景美的缘故还是我水平高,不论画面还是色彩都相当完美,哎,觉得自己不去做个艺术家真是可惜了。

离开后海后我们一行人又去了恭王府,没错,就是和珅那贪官的老窝。我先是跟着个香港的旅游团乱逛,听着美丽的女导游用英语传述着中国的历史,别有一番韵味,只是因为团里的团员都是女人的缘故,实在不想让她们认为我居心叵测,于是又跟着另一个大陆的旅游团乱走,听着导游头头是道地讲述着一段段野史,颇有意思,也了解了很多,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到了深藏于太湖石下康熙皇帝御笔手书的“福字碑”时,大家争相去摸,我却没有,始终觉得自己的命运还是要靠自己来改变。没错,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也许信仰的只是自己。身边的同学有信耶稣基督的,自己却始终不能理解为何会有人相信上帝的存在,也许他们也会诧异我怎能活着却没有信仰。还好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我们互不相干,各自信奉各自的生活方式。

离开恭王府后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去了九门小吃,随便转了转,倒没吃什么,之后便在积水潭乘地铁回来了。

一天下来也很疲惫了。

这是鼓楼大街街边的桃花,虽然同行的同学中有反对的声音,说桃花的颜色不是这样的,可我始终认为这是桃花。
在鼓楼大街随手拍下的,估计这就是那个鼓楼,仅仅是一个大胆的揣测。
通往后海的小街,到处都是充满中国风格的古建筑。接下来的几张也都是这条小街上拍下来的。
一家咖啡屋,这里的好多小店都挂着这样的"VISA"灯笼,还挺正规的。
一家Pizza店,很喜欢这种古朴的木制感觉。店的牌匾也是木头做的,中西结合的完美诠释,呵呵。
恰巧碰到一对新婚夫妇在这里拍婚纱照,一群人围着拍,我也是其中一员。负责婚纱摄影的摄影师很年轻,也很幽默,对新郎和新娘说“我是主拍,看我这边”。
门前的五个灯笼蛮吸引我的。
地铁奶茶,里边的布局很有意思,都是店主收藏的各种汽水瓶,单单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就有N多钟,眼花缭乱。
 
后海。这几张都是在拱桥上拍的,这个拱桥可不一般,它就是前海和后海的分界线,具体为啥我也不知道了,这我还是从黄包车夫口中听到的。
依然后海。只不过这几张是在岸边拍的。
街边随拍,凌乱的花,欧式风格的路灯。
恭王府一景。在恭王府内只拍了这么一张照片。
街边随拍。花坛里在喷水,形成了一个小彩虹。我拍下它后还和同行的一女生胡侃说“传说中拍下彩虹的人会得到幸福”,但是却得到了对方鄙视的神情。
还是后海。不过是在对岸拍的,近处的柳条和远处的树,再加上极其梦幻的天空,是不是很有感觉。
砖墙。在一个小胡同里拍的,喜欢这种古朴的感觉。
后记:
自从开学以来几乎就没怎么出去玩过,今天虽然只是到处走走,逛逛,看看风景,了解了解历史,却也感觉心旷神怡。

谁动了我的隐私

新闻稿。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我们的个人信息量也都有了相应的增长,从过去仅有的家庭住址和家庭电话,发展到了现在的手机号码、E-mail、QQ、MSN……可是与此同时,你是否拥有保护个人信息的意识?是否意识到个人信息也是自己隐私的一部分?

今年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一个名叫“海量信息科技网”的网站,全国各地的车主信息、各大银行的用户数据,甚至股民信息等等,这个网站一应俱全,而且价格也极其低廉。笔者看过这则消息后只感觉到背后发凉,我们的个人信息就这样赤裸裸的被暴光了出来,却又无能为力,究竟是谁动了我们的隐私?

大学录取通知书刚拿到手,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推销快递便接踵而至,这是笔者的亲身经历,相信各位同学也都或多或少的有过类似经历。不仅如此,新房刚拿到钥匙,装修公司、房屋中介就跟踪而至;刚买新车,就有人打电话推销保险……这样的现象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更是屡见不鲜。不难看出,是各种大量拥有着我们个人信息的企业在变卖着我们的隐私。

其实,当顾客在表单上填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时,便表明是对企业的一种信任。在道德层面上,企业有保护顾客个人信息的义务,俗话说得好,“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的隐私你怎能随意泄露给他人?而在法律层面上,企业也没有兜售顾客个人信息的权力。正是因为某些企业缺少了企业道德和我国缺少相应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才使得这一现象变得如此猖獗。不过,当某些自认为聪明的企业家“玩弄”了顾客的这种信任时,也就意味着该企业正在流失着数量更为庞大的顾客群,因为顾客会伫立起一个企业的口碑,而口碑往往能够直接的反映出该企业的好与坏。这样的企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丢掉了顾客对它的信任,最终会得不偿失。

当代社会要求企业家有一种社会责任,这种责任不仅仅体现在从事各种捐赠、慈善事业,而兜售顾客个人信息这样的行为甚至可能造成社会的混乱,试问,这样的企业还谈何社会责任?

个人信息的泄露,企业固然应当承担着全部的责任,但是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也应当学会如何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笔者犹记得当年的一部电影,叫做《601个电话》,是根据当时一次真实的明星个人信息泄露事件改编而来,该事件还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而当我们自己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的时候,作为受害者的我们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为什么明星隐私的泄露能够引起关注而我们自己隐私的泄露却没有?因为作为普通人的我们缺少一种个人信息保护意识!由此观之,培养这种意识是势在必行。

个人信息的保护需要“三管齐下”,国家,企业和个人,而作为大学生的我们只能从个人出发,时刻保持着保护个人信息的意识,让自己的隐私谁也动不得!

春天在哪里

今天北京的气温继续走高,据说达到了零上二十三度。前几天天气突然骤降,这几天却又回骤升,冬天走了,夏天却来到了,试问,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中午参加了网球协会的活动,准备继续我的网球生涯,上个学期因为天气严酷的原因(其实是懒得去),所以只参加了两三次活动。可现在忽然发现自己的水平似乎又回到了初始的状态。周三下午前两节课正好是体育,打完球后直接去上课,继续我的运动事业。

杨树上落下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铺满地上,踩上去,软软的。

晚上上完网页制作选修课后往宿舍走去,吹起股股热风,感觉很舒爽,经历过一个严冬后,暂时不会觉得冷酷才是“爽”的代名词,相反,现在对于我来说温暖才是真正爽快的事情。

周日的午后为何总是如此美好

今天又是一个周日,天气如上周日一般美好,甚至更好。

只穿了一件单衣和一件薄外套,便感到很温暖,阳光和煦。不由生得感慨,周日的午后为何总是如此美好。

下午刚刚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张晓风竟是个女人,曹雪芹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张晓风竟是个女人。世界好疯狂。

取消文理分科真的有必要么

刚刚写的一篇新闻稿。

在今年两会期间,有一个话题值得我们每一个大学生关注,与会代表委员更是围绕此话题展开了PK,那便是 “是否该取消文理分科”。其实早在两会之前,教育部征求意见方案就在网上引起了热烈争论。

多年以来,“是否该取消文理分科”早已经成为了一个难以定夺的争论,此次两会又一次将这个问题搬到了台面。笔者认为,高中不该取消文理分科。

就像我们所了解的,一个人的时间与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而伴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因而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全才。文理分科正好可以让学生把精力集中在某一方面,而不需要面面俱到。倘若取消文理分科,可能会导致学生们“样样通,样样松”,最终一事无成。

作为一名大学生,笔者亲身经历过三年的高中生活,其中的压力不言而喻。笔者高中时是一名理科生,每天面对着成摞的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和生物练习册,已经觉得有些窒息。倘若取消文理分科,那每天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那些死板的公式,还会有数不清的历史和政治概念需要背诵。这样一来,势必会给高中生增添更多的压力,这似乎与一直以来想要给学生们减负的倡导相悖。

有相当一部分高中生在某一学科中成绩出色,而在另一学科中则表现平平,倘若取消文理分科,这一些学生势必会因为自己不擅长的学科而被拖住了后腿,而这门学科他在未来的专业学习中可能永远都不会涉及,由此限制了他们进入著名的学府进行深造的机会,最终导致人才的流失。这与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一名高中生不可能喜欢所有的学科,肯定会有所偏向,文理分科正好可以让他们选择自己所喜欢的学科,这样的学习才会快乐。倘若取消文理分科会让这些高中生感觉是在被迫学习,正值青春期的他们又很容易产生逆反心理,最终事倍功半。

所谓文理分科,并不代表文科生不学习理科,理科生不学习文科,只是学习的方向和侧重点有所不同罢了。笔者所在的省份规定前两年要学习所有的科目,而只有高三一年专攻文科或者理科。至于有的专家认为“文理分科降低了民族的整体素质”,笔者则不能苟同,高一和高二的两年时间完全可以使理科生的文学素养有所提升,也可以让文科生学习到足够多的自然科学知识。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承认,中国的教育体制存在着巨大的漏洞,而“取消文理分科”是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要想填补掉这个漏洞,首先需要改变的是现今的教育体制——应试教育。

独自午后

此时正值午后,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其他人上课的上课,自习的自习,不知去向的不知去向。

拔下了笔记本上的耳机,音量调到最大,听着Sinead O'Connor的Thank You For Hearing Me,一种空空的感觉。

独自午后。

The Butterfly Effect

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
——Lorenz
蝴蝶效应,“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这是一种混沌现象”。
晚上看了电影《蝴蝶效应》,这部电影我一直以来都有听说过,更知道有好多人为之沉迷,只是因为它的类别被规划为科幻片,便没有打算涉及,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写实类的生活化电影,科幻片应该是在小的时候比较热衷吧。凑巧,前段时间看到了一个“十大出人意料的电影”排名,《蝴蝶效应》便是其中一部,于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是很喜欢情结曲折但不离奇的电影,一本好剧本应该是一部好电影的前提,并且我相信一部如此多人喜欢的电影应该不会令我失望。晚上趁着有空,静下心来从头看起。果然,又是一部足够震撼我的佳作。
男主角只要看着自己当年的日记或是那时的影像,自己的意识便能够重新回到他记载的那一刻,就像学说“蝴蝶效应”一样,任何一个细小的改变都有可能颠覆整个未来,于是Even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过去试图改变现在,为了使心爱的Kayleigh重生,为了挽救得了癌症的妈妈……似乎每一次改变都没有达到料想的结局,而只会使现在的境况越来越糟。
影片结局有四个版本,这也是导演的高明之处吧,就像当年《泰坦尼克号》的导演一样,拍摄了两个结局。不同的人会对不同的尾声产生共鸣,太过深刻的结局无法让每个人都能够体悟出其中的涵义,而太过普通的结局虽然能够让每个人都了解,都懂得,但是,对于一部经典的电影,显然会让整部影片的品质大打折扣,相反,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局不仅能够让观众久久回味,更是升华了整部电影,让它在美中进而完美。而《蝴蝶效应》其中的一个结局便能够激发我久久的思索,Even最后回到了母亲即将产下他的一刻,进入历史的Even决定自己结束这一切,他用双手掐住了脐带,结束了自己刚要开始的生命。
其实很久以前我便思索过类似“蝴蝶效应”的问题,但那时还不知道这个著名的学说。比如我们此时此刻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改变自己的未来,捋一下头发,打一个喷嚏,甚至是眨一次眼……因为我们这一秒钟做的事情会影响到下一秒的行为,于是又一次回到了学说的理论,“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
其实,我们每个人平时都在思考些问题,而这其中的某些问题可能正是什么著名的理论,我们不是什么科学家,因此也就没有必要把这些平日的思索进行归纳总结,只要自己心中清楚得很便好了。也正因此,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理论体系中,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中的科学家。
晚上接到了个电话,是学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告诉我前几天报名参加的首都机场志愿者没有通过。仅仅交了张报名表而已,还没有进行面试就被刷下来了,我要求一个合理的解释,对方给出的竟然是报名表上没贴照片。中国没法待了。

习惯

博客搬到Blogger有一阵子了,当初好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换地方。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怎样回答,只是说,觉得该换个心情了。

简单。这里没有那些花哨却几乎用不上的功能,没有那些强行设置的各种模块,一切任由自己,而我偏偏喜欢这种简约的风格。一块写字板就好,

自由。博客,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一片私密的领地,畅所欲言,把内心的一切都说出来,而国内的人权方式让我们无法达到真正的言论自由,每处落笔都需要斟酌再三,而这里,无需这些无谓的思考,有什么,便写什么,毫无顾忌。

变质。国内的博客似乎成为了新闻的载体,制造新闻,并传播新闻,没有人能够准确的说博客究竟是用来干嘛的,也没有人说过博客不能够成为发布新闻的工具,只是我自己觉得,那样做只会使它变了味道。我需要做的是逃离那个不伦不类的世界。

最近看好多朋友都在说Sina博客又改版了,似乎没有一个人用的是赞扬的口气,一个“又”字足以表达人们的态度。也许当初离开那里和频繁的改版有着很大的干系。还记得2006年4月1日刚刚申请了博客时的心情,那时的新浪没有现在这样花哨的风格,很朴实,也很温馨,也许并不像我说的这么好,没错,一定没有我说的这么好,我这样说,只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布局,那样的风格,有时,并不是新的东西不好,只不过人们已经习惯了老的东西,“旧”,并非时时刻刻都是一个贬义词,它代表着古朴和习惯,甚至可以成为一种文化的体现,愈是久远的东西,愈容易成为文化。同样,新浪新版的博客固然画面更加华美,功能更加完善,只是,人们已经渐渐习惯了过去的“旧”,突如其来的“新”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与此同时,过去在博客中日积月累的那种感觉也慢慢淡去,本是自己的私密之处,却愈觉陌生,让人如何喜欢的来。

不晓得会不会在这里扎根一辈子,不论怎样,“习惯”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周一小序

明天哥又要来北京了,自从我上了大学,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进京了。妈又买了一大堆吃的,前两次都是哥带来的,我还略微推辞,这次没有了,因为我着实很期待。

这两天天气好得不行,每每走在户外,都有一种拥抱阳光的冲动。锻炼计划在周末自然会搁浅,姑且说是为了休养生息攒足体力面对新一周繁忙的学习生活吧。好在今天又恢复了计划,这样好的天气实在没有理由憋在屋子里,就连作杰这样古板的人都会说出“在这样的天气里想要敞开胸怀”的话语来。看来再过几天又可以减掉几件衣服了。

也许运动真的能让人快乐起来。每天先在操场上跑几圈,接着便去举举杠铃、压压腿、做做俯卧撑,最后,依靠着双杠,在夕阳下,和朋友们聊聊天,讨论着哪个漂亮的女生在跑步,遐想着该用怎样老套的方法制造偶遇并博得好感。这样悠闲地聊到吃饭的时间,穿上外套,拎着包,漫步离开这个让人心胸开阔的地方。饭后去浴室冲个凉,洗去一日的疲惫,顶着一头凌乱的微湿的头发去自习室,在安静的夜里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字,一笔一划,延续夕阳时快乐的心情。

突然间觉得有那么一些人只会驻留在我们生命中的一段时间,好像过客一般,却比过客记得深刻,可是,过了,也就散了,彼此也就失去了交集。多年以后只能够凭借依稀的记忆回忆起那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而记忆有时不真实的甚至让我怀疑他是否真的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此后关于他的一切消息都只是听说,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不知究竟是该感伤还是庆幸,给我留下了如此值得留恋的回忆。倘若真的重逢,是不是两个人会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呢?又是否会打破这尘封已久的美好回忆?我无从知晓。也许分离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午后阳光

昨晚大概快到1点钟躺下的,寝室里的兄弟问我,“欣雨啊,怎么睡那么早”,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年代啊,凌晨一点钟睡觉竟然让人感觉太早了。

昨晚早睡的直接后果就是今天早晨11点钟我便早起,说这话其实不为过,昨晚我睡觉的时候寝室里还有6个人在夜战,而今天早晨我起床的时候还有5个人在梦中。因此,早睡早起也是相对而言了。

说来好笑,昨天买了个插座,一共六个孔,回来试插一下发现只有一个孔能插得进去,试问我买了这个插座作何?今天拿去,添了点钱,重新买了个公牛的。

中午吃过午饭,去往19楼自习,发现今天热得很,太阳也很大,我没穿多少,却浑身冒汗。在自习室里静了静心,看看刚买的电脑报,不知不觉便困倦了,此时不知怎的,只觉寒冷,披上外套,趴在桌子上,终因寒冻而难以入眠,也许是因为心太静的缘故吧。

大概3点多,实在没有什么好学的,其实能学的还很多,只是自己学不进去罢了,拎着包便离开了这里。昨天是选修课“计算机组装与维护”的最后一节,考了个试,留了点作业,我用一下午的时间给完成了,多少有点成就感,今天把它投进了教三楼的信箱里,正式宣告此门选修课的结束,以后的周六再不用一大早就起来了。

回来的路上,路过操场,阳光不是很刺眼,是那种温柔的光亮,悠黄色,操场上人很多,跑步,打球,拉伸……因为有阳光的缘故,室外的温度要比室内的高很多,时而有暖风掠过,很轻。周末的午后总是这么富有诗情画意么?抑或这是春天来到的前兆?不论什么,我喜欢这样的天。

Revolutionary Road

又是一年春好时,又是一周极乐日。周五,总是伴随着挥霍,颓废与荒芜……

这周下了一场雨,不过具体是周几我就不得而知了,并且我未见得这雨落下的情景,只是早晨醒来,看到一片潮湿的大地。清爽的很。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做是春天,因此也就不知道这算不算做春雨了。

在学校呆了三周,已经慢慢的适应了学习生活,白天上必修课,晚上是选修,整日看似悠悠闲闲,而实际上大段的时间都被打碎,我只能零零散散地捡拾着四散的碎片,时常偷偷懒,不愿总是躬着个腰,待歇息过后,重新捡拾。日复一日。

开始锻炼身体,下午上完两节课,四点多钟,在操场跑几圈,即使很累,也要硬撑着坚持下来,几圈过后,两条腿完全是在意志的支配下来回摆动,而不再似从前般顺理成章,心脏的跳动听得更加真切,无须把持脉搏便能够感知到那“怦,怦”的略微急促的律动。坚持,便能够多迈出一步。没有既定的目标,只是希望能够最大限度的锻炼自我。周二、周三和周四都坚持了下来,可今天却又一次沉沦。我说过,周五,极乐之日,伴随着挥霍,颓废与荒芜……

下午,实在不知道该把时间挥霍在什么地方,无奈,只能看看电影,在PPS上看了泰坦尼克号两位主演凯特·温丝莱特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另一部电影,Revolutionary Road(革命之路),感触良多。女主角为了寻找一份新的生活想要前往巴黎,本来兴致高涨的丈夫却因为眼前的升职不愿离开,女人最终没有选择向丈夫和生活妥协,与腹中的胎儿一同离开了这在她看来空虚的世界。

一个人可以为了追求新的生活付出生命,尽管这只是电影中的情节,却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整日生活在混沌中的我似乎从未静下心来想过究竟要追求怎样的生活。前段时间其实思考过这个问题,自己的未来,只是除了迷茫我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曾经一直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和其他的人都不一样,是特别的,就像电影中女主角开始认为自己是special的一样。可最终,面对生活,我们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渺小,从此,不再自信满满,不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别,相反,只是一个个被上帝遗忘的精灵。

路,在脚下,却不知道通往何方。追求什么,应该立马确立下来,但这样的问题通常都不是一天两天便能得出结果的。至少现在,我仍然在虚度着挥霍着我的周末。

Where's my revolutionary road?

零零散散

自从带了笔记本,感觉生活颓废了许多,在床上度过的时间数以日计,不是在睡觉,便是在上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但愿不会持续很久。

我是个没有自制力的人,这我知道,也正因如此,高中去了大连八中,而不是二十四中;大学来了地大,而不是天大。缺少自制力的我,注定不可能有什么伟大的成就。我开始慢慢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一段悲情的开场白。

当大家都购入电脑之后,发现寝室里的交流很明显的变少了,其实以前也不是很多,但当比很少还要少的时候你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么?

晚上很饿,看看从家带来的原本一大袋的吃的,现在里边只剩下一小袋mm豆了。临走之前,不情愿的带上了这包吃的,之所以不情愿是因为它很沉,而我又料想自己在北京是不会想吃这些的,这便是一种思想的狭隘性,因为假期在家里有吃有喝的而没有预想到在学校里弹尽粮绝而又饥肠辘辘的情况,才来不久我就把一大包的吃的都解决掉了,现在只是后悔当初没有多带一些来。

最近总是能够梦到曾经的人和物,突然发现原来有好多往事我们已经忘却,因此也就有好多快乐与悲伤也一同略过,倘若没有梦到这些,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失去珍贵的记忆,琐碎的记忆构成了完整的时光,如此一点一点的忘却,大片大片的时光也在我们脑海中流逝,那我们还拥有什么?曾经的欢喜岂不是空欢喜;而曾经的悲伤又岂不是空悲伤,到头来,我们终要丢失一切感情。也许记录下每时每刻的快乐和悲伤是当务之急,等到我们老到足以忘却此时此刻的一切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看,重温生活,重新笑过,重新哭过,算是没有白白经历一场。

在梦中,重新经历了那一次次刻骨铭心的时刻,曾经的刻骨铭心。原来人是很健忘的一种动物,曾经以为的无法忘却其实不久后便会忘却,曾经以为的刻骨铭心其实不久后便会抚平伤口,曾经一切的想法都太过幼稚。现在的我,不会相信永远和永恒,宇宙的发展尚且瞬息万变,更何况嬗变的人心。

当经历悲伤的时候,总是希望生活能够平淡些,不要总是起起落落,总认为悲伤是这世上最痛苦的情感;而当生活真的平静如水的时候,内心的空虚无法描述,这个时侯想道,只要生活不再平淡,哪怕经历悲伤也好,空虚使人难熬。我总是如此矛盾,毕竟生活不能总是快乐的,因此,大多时间是生活在两难之中。也许上帝面对我也会觉得棘手,不知究竟该赐予我什么。

在朋友的QQ签名上看到了关于距离与感情的感慨,细想自己的生活,似乎也遵循着这样的定律。原本熟悉的两个人,有了距离之后,便也变得生疏了。当两个人所经历的事物不再相似的时候,思维自然也不会像从前那般契合,人总是在改变的,只不过距离使我们的差异性变得更为明显,生疏,似乎是必然的了。也许这样的想法有些悲观,可自己的经历总是在一次次的印证着它。

最近开始在网上找一些BBC和VOA的英语小段,感觉挺有意思。昨晚在PPS上看了这一届奥斯卡,场面相当华美,一直很喜欢看老外的颁奖典礼。

开学两周了,生活依旧中规中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