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

上周日,其实也就是前天,地球科学概论课野外实习,去了下苇甸和大觉寺等地方。

天气很冷,其实我在前一天晚上便已知道,晚上任凭发来短信,说明天可能会有雨夹雪,让我多穿点,张腾也跑到了我宿舍,告诉我第二天可能会下雨,还让我带把伞。第二天,我没有穿太多,也没有带把雨伞,只是戴了顶帽子。结果,天气果然很冷,大概不到5摄氏度,和前几天形成巨大反差,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下雨,只是飘了些小雪花。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过阴沉的原因,我始终没有感受到半点春天的气息,也许是春天真的没有到来吧。我们到达的地方,到处都是山,还有石头,山上没有多少生机,只是零星生长着簇簇山桃花,点点白色,其他的地方大抵都是枯黄,单调的白与阴暗的黄搭配在一起,一片肃杀的景象。天空灰蒙蒙,好像睁不开眼睛一般,沉闷得很,压抑着心情,使得本就没有生气的风景更加“郁郁寡欢”。山峰的断层面硬朗得很,似刀刃一般,仿佛轻轻抚碰便能够将手指割破。

这一切的景象都让我有种幻觉,这到底是秋天的野外,还是春天?

回到学校后已经下午3点半了,我几乎从上了车一直睡到抵达学校,走了一整天的路,实在困倦的很。下车后直奔寝室,接着上床睡觉,寝室里的兄弟们也都默契地爬到各自的床上。6点多钟的时候被国美的声音叫醒,昏昏沉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下一次野外实习老子他妈的一定不去了!不过仅限于想一想罢了。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看了一个正在上高三的朋友的博客,突然意识到高考又要来到了。明天是愚人节,已没有多少兴致去思考整人的方式,去年的这个时候是没有心情,现在是没有了兴致。难道愚人节是小孩子们的专利?谁又能够这样武断的下结论。生活不应该丢失了幽默感,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欺骗与谎言会是怎样,但我确信那样的世界不会比现在的美好到哪里去。

犹记得初中那时候的愚人节,起初是偷偷摸摸并小心翼翼的一小张一小张往别人身上贴纸条,到了后来就演变成了光明正大的一大摞一大摞的往别人身上砸;班级里的时钟被拨到了错误的时间,下课铃响起时老师却一头雾水的以为楼下的大爷也在玩愚人节的把戏,岂不知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早晨刚到学校发现自己的椅子上满是胶水,还好自己有所提防,没有冒冒失失的坐下;饼干里夹牙膏这样的旧把戏仍然屡试不爽,一声声尖叫总是让我成就感满满;“某某,老师叫你”这样的话语竟然也还会有人相信……是愚蠢么?呵呵,应该是天真吧。天真的年代已不复存在,愚人节由耍把戏变成了智商的较量,好吧,我退出。

昨天剪了头发,这下都变直了,看着还有些不习惯呢,只是奇怪周围的朋友都没看出我的发型有怎样的变化。

下苇甸,刚刚下车。
到处都是山。
断层处。
岩石旁的山桃花。
拱桥虽然有些破旧,但很美。
一片枯黄的色彩。
山上有簇簇山桃花。
自然的线条总是那么优美。
一条废弃的铁路旁,墙上写满了字,只是诧异那么高是怎样写上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