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笔记•高潮

写今天的笔记前我得做一下简短的铺垫,我们教官虽然年龄比较小,可是很热衷于骂人,但是吧他骂人很单调的,就是每一句话前加一句前缀“妈逼的”,然后句尾再添加上一个后缀“个鸡巴毛啊”。举个例子吧,比如说我们听到“休息”两个字的时候往往会释然的发出一声叹息,在疲劳过后终于能够得到些许喘息的机会,但是我们的教官对于这样的叹息声感到很不满,于是就会很生气的说“妈逼的,休息个鸡巴毛啊!妈逼的,都给我起来!”这样单调的添加前缀与后缀的骂法让我觉得很没有文学色彩,骂人其实也是一门艺术,骂得好了会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不过我们教官还是骂过些比较经典的台词,比如“你们就是一群妓女,欠操!”,再比如“我不操你妈你就不知道我是你爹了?”接下来可以叙述正题了。

早晨,发生了一出悲剧。也许是由于我们口号喊得不够响亮,注意,我用了“也许”两个字,教官让我们连续喊了几十遍的口号。此时,同学们心中都燃起了一股怒火,电气二班的张晓风(名字大概是这么写的)和教官发生了冲突,此人性格刚烈,是条汉子,冲突之后立马走出了队列并阔步往宿舍方向迈去,此时教官一声大喝:“你懂不懂最起码的尊重!”晓风从容不迫的转过头来,回击道:“你尊重我了么?你天天操我爸操我妈的,你尊重我了么?”说罢又转身离去,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片云彩……

在我们喊了几十遍口号之后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先是教导员走了过来,询问我们怎么回事,可她也不管事啊,来了也白来。说起这个,我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的教导员了,真的是忍不住了,请原谅我小跑题一下。

话说我们的教导员名叫JMC,在这里我就不把这个丢人的名字写出来献丑了。以前在导员张爱平的办公室里见过她几次,她今年研一,应该就是导员众多小助手中的一名吧,之前在办公室里看到的她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感觉是个挺文静的小女孩,请允许我称他为小女孩吧,因为我感觉她的情商实在不高。她正式和我们见面是在军训动员大会上,当时她和另一名大概165左右的男生一起主持的,事后知道这名男生名叫LW,在军训期间也是我们的教导员,据我个人猜测应该也是名在读研究生,对于他我没有过多了解,在此就不再赘述,下面焦点再次回到JMC身上。话说在那次军训动员大会上我就发现此女极其喜欢出风头,并且特别热爱以“老师”这个光荣的称号自居,我心里就在想,这个年代的小女孩都喜欢装纯装嫩,没见过几个像她这样喜欢扮老的,真他妈有病,并且少爷我最讨厌别人以教育的口吻来跟我说话。所以说JMC给我的第二印象很不好,并且从此在我的心中就此树立了这般恶劣的形象。是谁曾经说过第一印象难以磨灭的?纯他妈狗屁,第一印象只能骗骗那些以貌取人的低情商人群,对于少爷我来说还真不管用。第三次正式看到JMC是军训临行的那天晚上,我正等待上车,她突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很横地对我说了句:“把上衣掖到裤子里边去!”我条件反射般的发出了一声“啊?”心里想着那多难看啊,估计当时表情也比较纠结。于是她又更加牛逼的对我说:“啊什么啊!”扭头就离开了我的视线。我操,这人他妈的有病吧,当上教导员就真以为自己当上官了。于是她在我心中的印象由恶劣变为了有病。其实这还不算什么,等到我们来了军训基地后她变得更加嚣张了。前几天晚上学歌,她那个忙啊,满处乱跑,到处混个脸熟,就怕别人不认识她,就差往自己脑门上贴个纸条写上“我叫JMC,我是教导员”了,不仅如此,她更是像走场一样到处去卖唱,本来她就是想嚎几嗓子吧还愣是装作扭扭捏捏不想唱的倒霉样,她这人就是有着强烈的表现欲和征服欲,其实以前是我低估了她,她不仅喜欢扮老,装纯更是相当拿手,唱完一首又来一首,你丫的直接开个个人演唱会得了。人“贵”有自知之明,因此我说,她是贱的。

行了,简短的描述了一下JMC之后回到正题上来,JMC走后我们班的黄帅勇敢的向教官提出了异议,说:“你这样让我们一遍一遍的喊根本也解决不了问题……”此时正好我们一团三营的营长也走了过来,见此情况把黄帅叫了出来,一番会谈过后我发现情况不妙,这营长是站在我们教官一边的,果不其然,黄帅最终被晾在那了,而营长对我们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大抵上就是想要表达教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他既有铁骨,也同样有柔情”,如此林林总总……最后教官向我们道了歉,当然我们自身也是有错的,至于错在哪里我也不太明朗了。

下午每个营随机抽取了一个连进行小型会操比赛,感觉这齐步走走的乱糟糟,跑步走更是稀里哗啦。感觉高中军训的成果也比大学的强啊,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样匪夷所思的结果。

今天天气有些热,训练的时间缩水不少。训练结束后师政委又来了个简短的讲话,主要就是说我们最近表现不错,然后从明天起可以穿自己的鞋子来训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