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祭

晚上胡凯翔学长假借开会之名把我们叫了出来,最终带领我们前往麦当劳,一人请吃了一个小甜筒,当然,我是喜欢这样的假借之名的。大家聚到一起之后发现蓉没有来,凯翔学长想要打电话询问原因,不料被石鑫制止了,说她大概有些事情不能来,还说她刚刚从武汉的家里回来,如果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就不要给她打电话了。

当初报名参加报社里的暑期社会实践团的时候,蓉也有报名。虽然大家都在一个报社里工作,而且还是一个部门,可是平时见到她的机会很少,因此对她没有太多的了解。前几天我去综合楼自习,最高层,九层,电梯到达后我缓步往外走,习惯性的朝阳台望了望,看到一个女生在那里哭泣,手中握着电话,那身影我是熟悉的,定睛一看,哦,原来是蓉,她大概也看到我了,因为在我望向她的那一刻,她的眼神正巧是投向我这里的。我想她大概是失恋了吧,在大学校园里,这样的场景是很常见的,女生因为对一份感情的留恋和不舍,在校园的角落里静静地哭着。我没有做出小说中那样的剧情,譬如上前递上一包薄荷味的面巾纸然后安静的走开从此以后女生便深深的爱上了男生……我只是做了剧情中的最后一个动作,离开。我想人在哭泣的时候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和打扰的吧。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报社社会实践团开会,商议一些事项,没有看到蓉。“蓉呢?”我浅浅的问了一句,“她不参加了。”忘记是谁回答的了。“哦。”我猜也是,和男朋友刚刚分手,哪还会有心情去参加什么狗屁社会实践。

听到石鑫那略带神秘的话语,我不禁好奇起来,虽然我一直认为蓉是失恋了,可是一直没有得到确认,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胡乱猜测罢了。“你还真八卦啊”,石鑫听到我好奇的询问玩笑的说道,转而语气低沉的对我说,“她的亲人去世了,很亲很亲的亲人,她的妈妈。”“哦。”听到这里,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绞了一下。这么小的年龄就要承受这样沉重的现实,她一定悲痛欲绝吧。那天在阳台上看到她的时候会不会是她刚刚得到这个噩耗?假如我知道她是因为亲人的离去而哭泣,我会不会走上前去?更加不会了吧,因为我知道,此时,无论怎样安慰的话语,都显得那样苍白。何样的言语能够减轻一个人因为母亲去世而产生的痛苦?哭吧,大声的哭出来,把对母亲的爱用眼泪肆无忌惮的宣泄出来吧,这是你最后一次任性的机会,以后,无论何时,都要坚强的生活,一个人在没有母爱照耀的道路上坚持着走到最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