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早晨8点钟醒来又睡了,短短的时间做了一个噩梦,一个人在火车站门前,两个行李箱丢了,无助的望向四周……醒来的时候胸闷得很,不停的喘息。

以前,很喜欢看《青年文摘》和《读者》这类杂志,有时还会用铅笔划上自己喜欢的段落,然后在边角写上自己的感悟。不知道从何时起,不再屑于看这些了,生活中却少了些安静的段落,浮躁的很。也正因如此,对生活的感悟不再似从前那般敏感,但也不至于麻木不仁。

曾经想要忘记的,现在却又记不得,即使努力回想。人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动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