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塞罗那到巴黎

晚上一个人在家。喜欢一个人独处,无拘无束,即使脱了个精光也不会有人干涉。听着电脑里播放的音乐,把卧室的门关的严严实实,即使家里没有其他人,仍然喜欢呆在狭小的空间里,属于自己的空间。

最近喜欢听怪诞的音乐,调子怪怪的,七扭八歪,滑来滑去,身体随着节奏扭摆,偶尔跟着哼唱几句,怪诞的调调,思维也变得抽象。

下午看了两部电影,《午夜巴塞罗那》和《巴黎,我爱你》。前者是关于两个女人的爱情,后者是关于一群人的生活。法国电影我实在不敢恭维了,完全不知道导演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这个思维超前而开放的国家,总是叫人难以捉摸。

越狱第一季看完了,结果越了一季的狱最终也没有成功的逃出去,郁闷,本来只打算看第一季的,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