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在外,逍遥

有的时候真的很享受一个人在外闯荡的感觉,自己就是自己,没有任何牵连,只是,一旦想起了家,家人,内心又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哦,我始终不可能是独立于任何事物而存在着的,我不仅仅属于自己,我还有家庭,和家人。有些时候,或者说是大多数时候不能够接受他们待人处事的方法,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自己却又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够默默地看着,努力地接受。

葛洋刚刚突然问我有没有长个,以为他去了印度之后身高有所增长,接着又问我体重,疑惑他今天怎么对我的身高体重这么感兴趣了,最后他又问我对裤子有没有什么格外的要求,便知道他一定是想在印度给我买一条裤子,于是对他说“嘿,别给我买东西。”很欣慰。葛洋依旧对我说别跟他那么客气,是啊,的确不应该这样客气,只是我大概还没有习惯。

解铃还须系铃人,谁让你心乱如麻,谁才能让你心静如水,其他人都是白扯。

初见王宇峰

王宇峰出国这些年来,我们之间没有太多交流,今天算是交流蛮多的一次吧。

我们聊了他在国外的生活,聊了他这一年来错综复杂的感情。

始终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出国,担心的不是寂寞,也不是辛苦,而是经济上的压力。

瑄瑄挂科了,这傻X。

Avatar

下午和李紫东去万达看了《阿凡达》,他姐姐给买的票,还有一瓶鲜橙多,呵呵。

电影很不错,即使不是3D效果依然很好看,尽管我看的是3D。画面,剧情,都没让我失望。

孔子

今天下午和歌王看了场电影,《孔子》,总体感觉不错,周迅的演出很出彩,妖娆妩媚。电影其中的一些场景很有意境,有点中国水墨画的感觉。

以为罗斯福改变很大,其实还是那样。

明天和东东一起去看《阿凡达》。

老去

昨天取完行李,往机场出口处走,在人群中见到妈妈,她一脸高兴,我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仅仅过了一个学期,我便察觉了她的苍老,这时妈妈把老爸叫了过来,我一看,哎,比老妈苍老的还快。

今天去了爷爷家,他那蹒跚的步履,让我不得不想象自己年迈的时候会是怎样。

机场KFC

洗完澡后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和岳磊去食堂,匆匆要了份番茄炒蛋盖饭,没胃口,连一半也没有吃完,这个时候还不到六点钟,出发。

还是学校的那条路,去年的那条路,倒是没有了多少感慨,穿过展春园,望见右侧的那座桥,走过,再往来时的方向走几步,北航北门,眼看一辆机场巴士驶来,却毫无停留之意,困惑不解,询问街边贩卖东西的阿姨,她的儿子在她身边,细细听着我们的对白,这样的问询他应该不会陌生,每日看着提着皮箱的人,来来去去,该是怎样的心情。其实,这座城市,早已见惯提着行李的人。人流,穿梭;人群,聚集,算是这里的一道风景吧。只是,我还没有习惯,也不想习惯做一个漂泊的人,我讨厌离开的感觉。

大巴抵达机场的时间大概是七点整,把行李托运,在肯德基只点了个蛋挞,还有被我称为“新地”的圣代,服务员朝我微微一笑,类似的情景她应该也见怪不怪了,只是她一定不知道我经常在麦当劳里自以为是的点着新地,呵呵。

笔记本刚刚打开,电量就只有87%,关于惠普的质量我早已经不想多说,笨重,反应慢,电池质量差……哦,我还是说多了。

一个小孩子刚刚跑过来,问我在键盘上拨什么,还问我耳朵里的东西是什么,我说这是耳机,他又问我能听到声音么,我说是的,接着他“肆无忌惮”的在我的键盘上按下了“•”。呵呵,小孩子总是这样无所顾忌。现在他正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到处乱跑,呵呵,他们还是无忧无虑的。

20点30分,飞机还有一个半小时起飞。

这一次对家的印象深刻得多,不再像上学期暑假刚回家一样,连哪个门洞哪一层楼都不记得。

发现酷我音乐盒是个好东西,虽然不像Media Player那么正统,但却实用的很,歌词,歌曲下载,再方便不过。只是,自己是一个略带洁癖的人,就像我的口头禅一样,我喜欢拥有皇家纯正血统的东西。

对面桌的人翻看着小说,书旁一杯果珍,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看得很入神。懊恼自己没有把单词书随身带着,一同放进了行李箱中。不知道有多久了,再也找不到一本能够打动自己的书。其实我有什么资格来抱怨,明明是自己懒于阅读,却口口声声的说没有好的文学作品,许多人听到我这样说,大概会暗自嘲笑我吧。

无事可做,只得等待。

行李箱

中午送瑄瑄去北京站,人多得很。

自己始终无法融入这个所谓的大城市,大连才是自己的家,在家,才有亲切的感觉。

回到学校,心里踏实了一些,但校园里寥寥无几的行人,无不拖着沉重的皮箱,只有自己,漫无目的的闲逛。

离别,总是百感交集。

现在唯一庆幸的事情便是把机票改成了今晚,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度过这漫漫的9天。

犹记得去年寒假离开的那夜,自己一个人,拖着箱子往五道口地铁站走去,我想今夜也会被以后所记得吧。

汉拿山

考试结束,期末的折磨总算告一段落。

晚上陪瑄瑄去北语理发,结果被理发师忽悠又把头发烫了,染了,还特别红,不在灯光下看都能看出来,郁闷了。

最后我们俩去汉拿山吃的饭,他请的客,然后放话邀请他去猫眼吃冰激凌,结果因为现金不足又被反请,今晚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啊,哈哈。

紧急情况联系人

紧急情况联系人。谢谢你,这样信任我。

世贸天阶

下午和瑄瑄去了西单,简单的逛了逛,没买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倒是瑄瑄在美特斯邦威花了199块钱买了件外套。

晚上在一个很便宜的自助火锅店吃的饭,还行,挺划算的。

吃过饭后他带我去了世贸天阶,算是弥补掉零九年的缺憾吧。

2010

刚刚在Word文档里写下时间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输入了“2009”四个数字,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没有做好迎接2010年到来的准备。

昨晚, 12月31日,2009年的最后一天,心情有些糟糕,喝了些酒,还是一个人,因此自己的想法会比较偏激,于是便以偏概全的认为整个2009年过得都很压抑,这的确是有些冤枉了09年。细细想来,其实上一年并没有那样糟糕。只是,如果让我说出在2009年里最遗憾的事情,那应该是昨天晚上没有去世贸天阶倒计时迎接新的一年,在整个2009年里,大概昨天过的是最不开心的了吧。慧慧在校内上给我留言,说别跟自己犯贱了,我觉得所言极是。

2009年年末这段时间的心情有些起伏,大概是自从初中那时之后的又一波澜。时隔四年,我又一次重拾那年的心境,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地点,不一样的主人公,却是相同的故事,是上天眷顾,还是有意惩罚。其实,在上大学之后,我时常会怀念起初中那时的生活,想,虽然自己完全是活在另一个人的影子里,着实成为了一个傀儡;虽然心情经常会郁闷,仅仅因为在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一句话、一个举动,但是,至少生活中会有惊喜和快乐,会有依赖和思念,以及不舍得删掉的短信,至少我的生活和心情不是一成不变的。而现在,生活真的又回到了那时的样子,起起伏伏,但是内心却又重新渴望起平静来,哪怕没有惊喜,没有快乐,没有依赖,没有思念。这是多么矛盾的想法,然而这些年来这样的矛盾始终充斥着我的心。也许,我天生就该是一个独居的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自习,一个人去超市,逛商场,我的生活不应该有任何人的介入,任何人不经意的介入都有可能经意地打乱我的思绪,搅乱我的生活,最终落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但是,即使有的时候自己刻意避免与他人的生活直线相交,却始终避免不了。红利曾经对我说过,他害怕与别人的关系变得太过亲密,即使是成为普通的朋友,他也会怕,因为他害怕被伤害,害怕被关系最亲密的朋友伤害到,我又何曾不是这样?因此,我把自己变成一只刺猬,为了保护自己,我不惜在自己的身上插满了刺,我知道这样会扎疼你,让你无法接近,但是,你要知道,在我的心底,我会比你更痛。

今年的生日让我觉得自己很惨淡,如果不是妈妈的祝福,妈妈的贺卡,还有妈妈的巧克力,我应该丝毫生日的感觉都不会有了吧。对于爸妈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了,真的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农民,每一年的平安夜,我的生日,你都会给我送来祝福,甚至礼物。谢谢你,每一次挂念、每一次安慰我都很感动,谢谢。

2009年做了一个不算小的决定,去加拿大读书,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是太过冲动,但是最近,离开的想法更为强烈,没错,我是想逃避,我知道我很傻,即使逃离了这里,我又能往哪里逃呢?

2009年做过什么都已经记不得了,也不重要了,只是希望2010年能够过得开心些,健康些,幸福些,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