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东方时空有感

刚刚看了有关于美国校车的介绍。以前对于美国校车并没有多少了解,只是知道它是黄色的,样子和一般的巴士没什么区别。直到今天才了解,美国对于校车的法令有许多,在每个州都是,校车的道路通行优先权很高,甚至高于消防车和救护车。当校车立起STOP牌的时候,无论是哪个方向的行车都需要立即止步,让过往的学生通行。当然车上的监控设备更是齐全。这样一个人性化的国家怎能让我不向往。

哈马斯军事组织领导人马巴胡赫在迪拜遇刺,调查指向“摩萨德”,看了几段马巴胡赫所在的酒店里的监控录像,感觉好像是美剧里的情节一样,精心策划,完美实施。

日本捕鲸未免有些太过猖狂,即使顶着全世界的舆论压力,依然我行我素,横行霸道。日本在我的心目中减分。

刚刚看过“记高一筹”的领唱选拔赛决赛,很精彩,新来的三位领唱实力不凡,很喜欢。

前几天看了一集康熙来了,讲几个明星在20岁刚出头的时候就赚足了10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0万。以前的自己是十分不屑于挣点小钱的,觉得自己未来必将不会为了挣钱而苦恼,然而现在,这样的想法有了很大的改观,挣钱的欲望愈演愈烈。是时候施展一下自己的才能了。

喜欢翻看别人的博客,看他们记录下来的生活点滴,心情故事。

喜欢观察别人的动作,语言,服饰。好笑的,可悲的,可怜的。

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做一个心理医生。

韩正园

晚上和妈妈一起去家门口的烤肉店吃的饭。

本来明天打算去滑雪,可是今天下雪了,虽然这两件事情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可是葛璎慧她老爸硬是找到了,说天不好路上很危险,而她自己嘴上埋怨她老爸,内心却也觉得有些危险,我总能看出些端倪。

最近冬奥,昨天看了两场中国队的双人自由滑,最后位列第一第二,不能说激动吧,总之挺自豪的。

重拾Lost

大年初一,在家看上个假期未完成的。虽然剧情有点扯,但我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假期将要结束,不想离开,因为不知何时才会重返这片土地,何日才能重聚我的亲人。

虎年行大运

虎年行大运,这是最近听小S最常说的一句话了。

春节刚刚过去,现在是大年初一,窗外仍旧有不绝的鞭炮声。

今天看了温哥华冬奥会的开幕式,很精彩,越来越期待登上那片神秘的土地。加拿大。

寒假有感

假期更容易觉得空虚。在广播上听到的音乐更容易觉得惊喜。在电视上播放的电视剧更能勾起兴趣。

窗外风声啸,暖被怀中抱。
时辰尚不早,瞬息至明朝。
冬假半过了,浑噩颓废熬。
陋室划地牢,唯寂寞难逃。

大风吹

妈妈硬要拖着我去买衬裤,中午没有吃饭,我和妈妈去了锦辉。今天的风不是一般的大,很后悔头发打了发蜡,气温也很低。

买完衬裤之后我们俩又奔赴百盛超市买了些吃的,然后去肯德基买了个外带全家桶,最后提着一大堆东西去长兴电子城买有线电视线……

打车打不到,只好坐10路车回家。到家之后我们俩有一种革命终于胜利的感觉。

自由泳

在家闲了几天后,今天和王宇峰去成园山庄游泳,价格还真是黑,99元一个人,还没有自助餐。

今天在苦练自由泳,只是发现自己体力太弱,四肢又无力,真得加强锻炼了。

黑石礁

说来真快,2010年已经过去1/12了。

放假以来在家无所事事,本想趁此机会背背单词,每一个假期自己都是在无止境的发呆中偶尔寻欢作乐,而假期过后又会无比懊恼,懊恼自己荒废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时间,因此不想重蹈覆辙。可是,每当我把单词书翻开的时候,都不能自控的把它重新放下,接着再把刚刚关掉的电脑重新打开。

这几天其实也没有做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昨天和几个高中同学去好乐迪,晚上去高丽园吃的饭。今天下午又和王宇峰在黑石礁闲逛,天很冷,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张杰的《何必在一起》有一句歌词写的很传神,“何必要在一起,让我爱上你,至少自己过得不必太压抑……”王一惟昨天说的一句话我也很赞同,他说寂寞是因为一个人心里有了另一个人,但却不能在一起,而孤单仅仅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