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办公室的恶心娘们

今天帮黄鑫打印成绩单,着实累了我一顿,我鄙视地大办公室里的那群骚娘们,妈的,下午的时候实在气到爆,现在心境平和了许多,忍辱负重,忍辱负重。

刚刚在微博看到一条消息,“唐骏事件引发连锁效应,仅7月7日至8日两天时间,就有近百位名人联系互动百科修改简历,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唐骏学历的真伪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谁也不要替他反驳些什么了,面对着这么多的证据,为什么还真的有人在垂死挣扎的替他辩护着?辩护什么?着实不解。而学历和能力的讨论更是毫无意义,所有的讨论都应基于诚信,对于一个骗子,哪有那么多好说的?

明天周六,按计划是要去欢乐谷,刚刚下了一场倾盆大雨,但是也就是转瞬之间的事,北京的雨就是这样,下的时候轰轰烈烈,但是都持续不到半个钟头。据天气预报说明天也有雨,但愿明天不会真的下,就算下也就下个阵雨吧。

两天没有自习了,越来越堕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