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我的初次实习面试

昨天接到人人网HR的电话,通知我今天去面试,其实前天他们就打来了两个电话,但是因为我当时在跑步了,都没有接到。

人人网的地址在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中心26层,坐地铁可以在13号线的柳芳站下车,大概步行10分钟即可。静安中心建筑整体还可以,在这一带建筑群中还算作出众。26层是中心的最高层。人人网的工作环境比较开放,刚一进门,前台大大的人人网Logo让我的拍照欲极度膨胀,但是因为刚来比较匆忙,故没有行动,打算走的时候再拍吧。从前台能够大致窥到人人网的办公场所,左右两侧各一块区域,而前台的背后则是休息娱乐室,也是我面试的地方。左侧和右侧办公区布置模式大致相同,但是从天花板的吊牌能够知道部门不同,左侧偏重移动业务,牌子上有“3G”,“移动终端”等字样,右侧应该是面向PC平台的,除了“平台”吊牌外,其他的我还真不记得有哪些了。故事主要发生在前台的背后,即休息娱乐区域。

这一区域比较空旷,中间有几张圆桌,每张圆桌配备四把椅子。休息区的最里侧是窗户,窗下几张沙发,每两个相对着的沙发中间有一个茶几,时而有人人网的员工来这里喝茶聊天,也有拖着小白板来这讨论问题的。沙发前是足球桌游,就是在避风塘经常见到的那种,别说,还真有人玩这东西,就在我闹心的做着试卷的时候。休息室的一侧(即前台的背面一侧)分布着两台自动贩卖机,有零食,有饮料,员工往里边投币,据我观察不是人民币,应该是公司内部定制的。并且,据我观察,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免费的。休息室的另一侧(面向窗户的右侧)东西比较杂,有一个大柜子,许多个小格子,每个格子上印有人人网或者千橡公司的Logo,有电视,有两台咖啡机,有两台冰箱(经常有员工来拿火炬,应该是伊利的),还有三个微波炉。对了,休息室除了这些还有几辆自行车,应该是部分员工的上下班交通工具。打探敌情的工作告一段落,下面切入正题。

刚来到公司的时候,前台的小姐给我了份个人情信息以及一张简单的画图表,个人信息比较简单,画图表是在原有的小图上扩展画开来,原来的小图是有规律的,这个也比较简单。把这两份表重新交给前台后,让我在休息室稍等。接着来了第一位面试官,来了就跟我说HR好像安排错了,我申请的是C++,而他负责的是Java,但他还是问了我许多问题,有算法上的,有关于二叉树的,主要是遍历问题,还有计算节点什么的,在问过一堆问题之后他便离开了,让我候着。第一位面试官人还真是和善,说话也蛮深沉的,给人比较舒服的感觉。在经过一系列问题之后,本来心理刚刚安定下来,但是他的离开让我重新不安。接着来了第二位面试官,看了看我的资料,只是问了我一个问题,还没做测试卷吧?我说是的,还没有,于是他塞给了我一份试卷,人就走了。卷子有12道题,涉及的比较广,我得承认,这张试卷相对来说比较基础,但是C++大体上的东西基本都包括了,比如Template这种。虽然说基础,但是我还是有很多不会,毕竟太久没有敲过代码了,更别说C++的理论知识了。花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勉强地将试卷结束了(注意不是做完了,而是结束了,这两个关键字很重要)。把试卷重新交给前台之后,等了不会,竟然出现了第三位面试官,这个时候便开始了比较集中的专业面试,好吧,也是我开始出糗的时刻了,他问了我几个问题,比如虚函数的作用,比如Const的使用,比如类中静态函数的特点,比如STL的使用,比如网络拥塞的造成,再比如三次握手的过程,还有什么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因为都没有听过。该怎么形容我的回答呢,我基本上就没有完全正确的回答出一个问题,是的,没有一个。我承认,有些问题我真的是一点不懂,但是还有一些问题是以前很明白,但是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后完全将其抛之脑后了,比如上个学期刚刚考过的网络原理,现在一点都不记得了。这位面试官想必也是郁闷到了,面试结束的时候让我先等一会,接着便离开,但是当他再次返回的时候只是淡淡并毫不忧伤的对我说,你先回去吧,假如进入复试的话我们再通知你。你妹啊,哥就是找个实习,你们用不用这么夸张,用社招的那个流程来拷问拷打我,这也太他妈残忍了,太他妈不人道了。

背上书包,我淡淡的离去,不留下一片云彩。有人是不是想提醒我给前台的大Logo拍照?我想说,拍你妹啊!回学校!对了,在我做试卷的时候,突然有一群人拥到了休息室的沙发前,观看窗外的火灾。大火在大裤衩方位,那个地方的风水是有多不好啊,怎么总着火。当消息散播开来的时候,只看到左右两侧工作区的员工纷纷冲向他们工作区的窗户前,顿时办公室见不到一个人影,这猎奇心理还真是普遍存在着的,原以为程序员们都是很淡定的生物。

我知道,我需要着手投递下一份简历了。

忧伤地,独自一人地,默默地坐着13号线地铁,向着五道口的方向。

前方,是绝路;拐角,是否拥有希望?

久违的抑郁

前天晚上睡得比较晚,因此昨天早晨起来的也没有很早,浑浑噩噩之际便产生了赖床的贪念,支开电脑,写简历吧。

几周前张骥和我提起想要一份来自于实习公司老板的推荐信,我觉得这事挺靠谱,而且实习经历毕竟能够给自己加分,于是一直打算拟一份个人简历,书写的机会很多,只是每一次提起笔来便又放弃了,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知从哪开始,不知能够写些什么。昨天终于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弄了起来。

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总算完成了这破玩意儿。在这之前,我向包子妹妹诉说了苦楚,于是她给我介绍了个在人人网工作的人,说来也巧,这人是她今天坐地铁的时候主动与她搭讪并留下联系方式的,似乎对她有好感,但这不是重点。其实我就是想跟这人了解一下当前的行业情况,以及实习市场的现状,聊了会之后我便深深地被打击了,感觉自己的专业知识太过薄弱,更为令我窝火的是,这哥们最后还让我给他介绍几个我口中每天都在敲代码的同学,我靠,这不是赤裸裸地往我身上捅刀子么,这种不人道的所作所为我实在是需要强烈谴责的,介绍你妹啊。而这一切最终导致我和蛋疼去吃饭的时候毫无心情。

九点多钟去洗了个澡,回来之后开始找实习工作,怎么说呢,只能投向对专业知识不是十分苛刻的,而更加偏向综合性的工作,说白了就是没有技术含量的。随着简历投放量的增加,我的心情指数呈指数递减。到了午夜时分,几近变负。

尽管时间已晚,但由于心情太糟,我选择看范玮琪和黑人的那集康熙,希望以此能够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本来只打算看个上集,但这东西就跟毒品差不多,最后把下一起给看了,这个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很喜欢范玮琪的性格,感觉和宝宝有点像,傻傻的,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很容易被耍,发脾气的时候像个弱智儿童,哈哈。

今早将近十一点钟起的床,昨晚做梦都是在找工作,由于心情始终没有调节回正常值,今天单词也没有背多少,今天为止开学正好一个月,想想自己的GRE进程没有多大实质性的进展,不由得有些犯愁,再过些日子数据库和软件工程又都会布置下来大作业,到时候只能傍着个勤劳肯干的小蜜蜂队友了。

下周五开始去奥林匹克公园做志愿者,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让自己开心开心。

今天又是一篇吐槽日志,莫见怪。

AW完结篇

昨晚按照正常的时间点睡觉,今早五点钟便再也睡不着了,恍惚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早晨六点钟,终于,闹铃响了,起床,洗洗,出发。

今天是久违的三八妇女节,即我的AW战斗的日子。早晨在学校食堂匆匆的吃过饭,发现即使是在这样早的时间,依然有一批勤劳而勇敢的少年们一同出现在这里,我不禁思考起来,在我之前酣睡的一个个早晨,究竟都错过了哪些美丽的错误。(纯蛋疼吐槽自然段,可忽略之)

到达考场后,心情依旧紧张,和上一次考托福时的心情对比来说。但是上一次是纯裸考,自己内心毫无压力,考成啥样就啥样吧。这次不同,虽然接近裸考,但是不能考成啥样就啥样啊!于是,内心的翻江倒海可想而知。

昨晚看了Issue 的前40道高频题,今天的两道都出自其中。Argument 没有看高频,但是之前把所有题目的提纲都看过一遍,因此不存在什么机会问题。虽然选择的Issue 昨晚有看过,但也仅限于扫过而已,因此完全是在临场发挥,想一句写一句。值得说的是,Issue 两道题都是高频,而且难度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因此当时纠结了很久,大概为了选择题目花费了5分钟的时间。

将将地将Issue 结束,之后又将将地将Argument 结束,选择学校,四所加州大学,洛杉矶,圣迭亚哥,戴维斯和圣塔芭芭拉,我没有疯,我只是想去加州而已,洛杉矶,等我。

走出考场,休息室中聚集着下一批考试的少年们,微微的向着他们露出贱贱的笑容,长舒一口气,哥解脱了,少年们,再见。

来时通过地铁前来,因为时间比较紧,回去悠闲悠闲,坐公交吧,26路,前天晚上和蛋疼就是乘坐26路来踩的考点。今天故地重游罢了。

路上给妈妈打了通电话,闲聊。途中碰到了于麒,她正要买火车票回家,等周五拿到日本的签证,三月末就飞往日本。剪了个头发,还蛮短的,中午和大宝蛋疼他们在北语吃了顿饭。下午上完毛泽东之后拉着宋景去西单,买了两条裤子,本来想买的衣服却没有买到。将书送给了祎萌,有如奥运火炬传递一般,薪火相传。

感谢所有考前考后发来短信询问与加油与安慰与指导与祝贺的同学们,在此就不一一列举,同时感谢葛洋不远万里的电话。

新的征途在脚下,6月11,新的终点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