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之旅•启程

07:10起床。昨晚把东西整理了一番,需要带走的衣物、杂志、书本、相机、学生证、剃须刀等都装进了背包中,还有一些昨天晚上仍然在使用的东西,比如各种充电器、隐形眼镜盒等,这些东西就需要利用早晨的功夫收拾起来了。最后,把宿舍的钥匙装进了口袋中,走出宿舍,和每一次临行的感觉一样,总觉得落下了什么,以及对旧地的习惯感和不舍。塞上耳机,我迈出了这里。

08:20前往学校的打印社。之前做了些功课,把在山东之旅这几天订好的酒店地址和电话都整理在了一份记事本文件中,虽然待的时间没有多久,但足足换了四家旅馆,不记下来真的会遇到麻烦。另外,我查了些济南的游记,因为去泰安和曲阜都比较有目的性,而济南实在不知道有哪里可以去逛,所以想参考一下其他人的行程作以借鉴,于是也整理在了一个记事本文件中。去打印社就是为了将这两份文档打印出来。不料,虽然时间已经不早,可是打印社还没有开张营业。反正不急,我可以到了山东再解决这件事情,于是就此离开了学校,向地铁迈进。

9:12到达北京南站。到达目的地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工作人员哪里可以退票,因为之前先买了一张普通列车的车票,之后才买到动车,于是打算先把普通列车车票推掉。顺着指引的方向,我来到二层的3号票务区,退票有专门的窗口,人很少,很顺利便完成了任务。在检票口附近找了个座位坐下,等待上车。


10:21火车准时出发。我坐的位置是三人座位中最靠近走道的,靠近车窗位置是一个女生,看起来应该是大学生的样子,坐在中间的是一位中年大叔。随着火车的行进,我们三人互相攀谈起来,一直到列车到达济南站时我们互留联系方式,我和大叔在此下车,而女生则是要去青岛。先来说说女生,暂且称其为议兮,就读于北京联合大学,大三在读,家乡四川绵阳,此次前往青岛是为父母亲看看青岛的房子,他们打算将来定居于此。议兮是艺术设计专业,父亲希望她毕业后能够去英国进行深造,可她却独爱北京这块地儿,对于未来究竟去哪里还没有个定夺。议兮的性格和她的专业颇为相像,很有文艺范儿,自个儿一个人背包旅行过许多地方,喜欢摄影,但不崇尚没有理智的一味追求拍摄的设备,她告诉我说玩摄影的人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设备流,还有一类是技术流,她又说,她不敢声称自己是后一种人,但绝不是前一种。议兮很喜欢摄影,从她描述的口吻中我察觉了出来。她和我说,她的一个同学先天患有某种精神疾病,看待事物的视角和普通人的完全不同,比如说当提到一棵树,她同学的脑中可能会浮现出一棵俯视的树,而当提到小草,可能又是仰视的。她对此很好奇,并且也经常产生过一些在我看来非常奇特的想法,比如她曾探究小孩子世界的视角是如何的,她一边走路一边将相机举在很矮的位置,当她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之后获得了许多未曾有过的发现,比如为什么小孩子不喜欢逛街?因为他们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到的只是无数双腿。议兮的性格很开朗,和直爽。对了,在她的左侧锁骨之下有一个小小的纹身,图案我并没有看清,但留给我的印象却很深。关于议兮,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我们留下了各自的微博,相信后会有期。再来说说坐在中间的大叔,称其为黄哥吧。黄哥是黑龙江大庆人,蒙古族,如今在北京安家。黄哥原是食品餐饮管理专业,如今在蒙古国做矿业生意,并且身为蒙古国中华总商会会员兼理事,此次来济南是为了同济南地矿局谈生意。黄哥因为工作的缘故酒量非凡,夸下海口说最多一个人能够喝下一斤半的白酒,对于喝酒的技巧也是深有研究。从他的谈吐中能够看出这个人的生活阅历很多,打拼多年,也可以算得上是商场老手了。黄哥给我们讲了许多有关于蒙古国的事情,对于他来说,蒙古语才是自己的母语,他还经常给来蒙古国访问的国家领导人做翻译。黄哥喜欢文艺,唱歌不知会不会跳舞,还曾经在电视台给电视剧配过音。黄哥作为过来人给我们讲述了许多人生的话题。旅途中最美妙的事情大概便是结识一个个陌生的过客,彼此交换自己的人生故事了吧。在交谈中,时间过得很快。

13:15火车抵达济南站。出站之后我与黄哥互相告别,在门口的报亭中买了张济南市地图,并询问老板该坐何车到达我的住处。当老板听我说要去洪家楼的时候不禁感叹「好远」,于是我坐着她告诉我的BRT5,一路看着济南的街道,来到了熙熙攘攘的洪家楼站。不同城市的人对于距离的远近一向是有差别的,在北京待得时间长了,公交坐个二三十站毫不稀奇,地铁换个三四次线也是常有的事,从济南站到洪家楼,我只能说,真的很近。一路打听一路找,往东走个几百米,再往北走个两百米就到了之前订好的如家酒店。房间面积不大,但是该有的都有了。整理了会东西,打算先去吃个饭。

14:00向如家前台的接待打听附近的餐馆,却意外得知明天的考场山东大学老校区就在如家西侧马路的对面,于是想不如先去看看考场,然后再吃饭也不急。辗转多时终于找到这传说中的三号楼,楼很破,就三层。看考场的时候遇到一名女生,便询问她是不是也是明天在这考托福的,她说是。我又问她是山东本地的么,她说自己从北京来,北京的考场当时没有报上就选了山东。听了这话我像是在异乡见到了亲人一般,与她热切攀谈起来,最后又得知她也住在如家,世界多奇妙?世界如此多娇。女生曾就读于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工作两年有余,今年八月底突然萌生出国的想法,因此在时间准备上比较仓促,之前考过一次GMAT,但分数不够理想,没有达到700分,这次一战托福心里也是没多少底。她明天下午考完试便启程回京。因为我还没有吃午饭,在山东大学校门口便与她告别。山大附近貌似也没什么吃的,随便找了家快餐店草草了事。吃饭的时候看到窗外有座蛮漂亮的教堂,之前查找济南旅游攻略的时候看到过有人提起它,于是吃完饭便去看了看。本想就此回到旅馆,可突然看见马路对面有个中国邮政,立马过去想买张明信片寄回学校。谁知这里不单卖,我又实在不想花那冤枉钱买一整套却只使用一张,于是想等后几天有机会再说吧。顺着初来时的路,我回到了如家。洗了个澡,看了会电视,实在是困倦的不行,倒头便睡下了。


18:25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电话突然响了,老妈打来的。因为刚刚睡醒的缘故,精神极其恍惚,有一搭没一搭的「嗯。哼。哦。呃。」老妈问我是不是没睡醒,虽然是,可我却说没,我也不知道这动机缘于何。挂掉电话之后打起来精神,准备出去吃个饭。找了家沙县小吃,因为中午吃的晚,肚子不饿,随便点了盘蛋炒饭和一罐老鸭汤。感觉些许寂寞,一个人在一个不十分繁华的陌生的城市。

19:36农民打来电话,给我排忧解闷,我在马路上闲晃,踱过来踱过去,晚上的气温倒也舒适。挂掉电话之后我看了看通话时间,为时1:08:40,这通电话着实排解了我的寂寞孤独之感。回来的路上在街边的小贩处买了几串葡萄,作杰昨天回来的时候还送了我一个石榴,我一并带到了济南。晚上吃着葡萄,就着石榴,看着旅游卫视,生活惬意无比。「有多远走多远」在介绍南加州圣地亚哥,黄金海岸,沙滩排球,篝火派对,Barbecue,心驰神往。「行者」,到访一个即将因为南水北调工程而被淹没的村镇,他们不知道家园即将被水漫没,他们以为一个鸡蛋五分钱,他们在电视中看着红楼梦选秀,一种仿如隔世。突然觉得,其实电视机有一个旅游卫视便足够了,我可以盯着它满足地度过一整天。


00:05睡下,迎接明日的考试。

济南这座城市,能够看出作为省会的繁荣,却不似北京的繁华,也许是因为我所住的洪家楼附近正在修缮马路,到处围挡,满是沙尘,给我一种破乱的感觉。人民朴实憨厚,却并没有将热心显露出来。对济南的第一印象并不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