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两个月

抛开上一篇只有一段不足几百个字并且形似微博的日志不说,最新一篇日志写于十月六日,祭奠乔布斯的逝世,合着我为他默了两个月的哀。这两个月我着实不想错过,因为这期间我的生活匆忙异常,甚至在我整个人生轨迹上都是密度极高的一段,所以这篇日志我就来念一念最近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是的,纯记叙文。

乔布斯逝世那天有一群人上午在哀悼他的离去,下午赶在国庆节的尾巴和狐朋狗友庆祝一番,晚上则是暗自惆怅七日假期只荒废剩下一天而已。我自然不是这一群人,因为我从早晨就已经开始惆怅了。刚刚从山东回来没有几天,把游记都已整理安好,放到博客上,自己满意的笑了。每天依然在自习室和宿舍之间奔波,看起来靠谱的很,实则并非如此。自知在济南参加的托福考试涛声依旧,于是每天怀揣忐忑不安与自责在自习室里看美剧,当然,偶尔也会品位提升看美国电影,尽管品位得到了提升,境界得以升华,可是内心的忐忑不安与自责却丝毫没有减少一分。直到某一天,当我打开ETS的网站,忐忑与不安终于消散开来,剩下的,只有自责了。

没事儿,十月二十日还有一次考试,我用善意的谎言不断欺骗自己,是的,没事儿,我想假如那个时候有个人拿测谎仪来问我到底有没有事儿,我都能一边说着没事儿一边让测谎仪无动于衷,自我欺骗是管用的。那十多天的日子我已经忘记是如何度过的了,可见没发生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效率和以前一样,差不多四天一套TPO,口语和作文还都没做,混蛋!如此听来,说这两个月是我人生轨迹上密度极高的一段时间,那我以前的日子得过得多松散啊。别急,还有一个半月没说呢!

时间定格在十二月二十日,我再一次从托福考场走了出来,长吁一口气,骂道,混蛋!历史总是具有相似性,从历史本身我们能够学习到许多,比如即使再考一次托福,我仍旧是一个混蛋。现在想这些总是没用的,所以还是想想回家之后我要吃些什么罢了。是的,十月二十六日晚上我将乘坐火车回家,参加表哥三十日的婚礼,顺便说一下,我是伴郎。

当历史的长河推演到二十七日的时候,我已经踏在故乡的土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这略带海味的空气。将近十个月没有见过自己的爸妈,令我欣慰的是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变化多少。下了火车一个人回到家中,看着我的书桌上垒满的吃的,便坐过去吃了起来,忘记吃了多久,总之吃的蛮饱的。然后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胡乱拨着电视遥控器。家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喂,你好?」「在睡觉么?」「没有。干嘛?」「没事……」。回到沙发,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喂,你好?」「没睡觉啊?」「没有。干嘛?」「没什么事……」。重新回到沙发上,拨弄着遥控器,不久之后,你猜怎么着?对,电话。「喂,你好?」「你还没睡啊,不累么?」「我就算睡着了也早被你们俩给折腾醒了!」「哈哈……」调戏自己的孩子其实是父母一大乐事。晚上吃了顿火锅,按照惯例。

在家的日子白驹过隙,而在学校则是一眼万年。时间已经来到十月三十一日早晨,机场临别,但是场面丝毫没有上个寒假那样煽情,毕竟这次离别只会持续两个多月,心中总会有些许安慰。飞机晚点,回到学校组件GIS课正上到一半,我突兀地闯进教室,甚至来不及回到宿舍把背包放下。

对了,在家的第一天晚上登陆ETS网站,发现二十日分数已出,效率极高,我用颤抖的右手食指点开了分数,最终将忐忑与不安重新转化为了自责,混蛋!但此时内心当中「不再考了」的呼唤异常坚定。托福,就到这里吧。

随着回到学校之后时间已经来到十一月份,离最早的学校申请截止日期只剩下一个半月,而这个时候我没写PS,没写CV,没写推荐信,甚至还没有开成绩单,可以说我所完成的只有托福和GRE,并且还那样不完美。从那时开始,每一次家里打来电话,除了关心之外,更多的是焦急,还有催促。因此在那段时间里,每一次和老妈通完电话之后心情都不十分舒畅。既然你做不了什么,那就索性张开双臂什么都不要过问算了,我真想这样说道。

选择学校花费了我很久的时间,除了专业排名和综合排名以外,我对这些学校一无所知,我甚至参照美国各州的GDP来衡量这个学校所在地方的繁华与否。选择好了,重新审视一番,不尽人意的地方很多,重新来过,反反复复。有的时候担心自己选择的学校都太好,最终没有一所会要我;而有的时候又觉得选择的学校不够好,不甘心。其实直到现在我对自己选择的学校都知之甚少,并且丝毫没有把握。在这期间,美国的叔叔来过几次电话,和我讨论学校的问题,我们的观点相差甚远,大概是理想与现实的差别吧,最终仍旧坚持自己的立场,毕竟这是我的人生。经历过无数次更改之后,我不安的对自己说,就这样了吧。然后关掉电脑,爬到床上,不再去看那张打开了无数次的Excel表格。

推荐信是申请过程中最恼人的一项,三位推荐人,三封推荐信,我需要把它们都写好,然后一个一个去找老师,甚至到了今天,十二月六日,还有一位推荐人没有搞定。推荐信让我看到了人情的冷暖,可是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自己不够强大。

PS大概是从上周日开始写的,用了三天的时间写就,然后送到批改网站进行修改润色,之后把CV整理了一番,现在仍旧没有完稿。这段时间每天都很疲惫,也很满,白天不属于自己,只能够晚上来做这些事情,填写成绩单寄送地址的那个晚上,我一直忙到凌晨四点,然后草草的睡了几个钟头,早晨起来之后就去了邮局,把成绩单寄走。一两点钟睡觉已经成为了常态。

忙碌之余我终于决定入手一部心驰神往已久的Kindle,十一月二十九日的晚上在Amazon订购了一部Kindle Touch和一个Olive Green的皮套。本来十二月一日的送货日期一直推迟到了十二月六日,一封邮件和一通电话的抱怨让我换得了$25 USD的Promotional Certificate,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可是我担心的是被Kindle的送货时间困在北京不能够回家,而不在乎这些不知何时才能够用到的优惠券。

毕业设计的指导老师名单昨天流出,本来能够阶段性松一口的吐气又重新咽回了肚里,专业知识的严重匮乏让我不断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可说起来一切只因自己的不够努力,毕竟想要做好还是可以的。焦虑重上心头,统一的口号,健康快乐每一天,实现起来实则困难,至少于我来说。大四的生活并没有前人所述般的逍遥自在,相反是大学四年当中非常忙碌的一段时光,有些事情终归是要自己亲自体验一番的,否则又重新演绎了一幕小马过河的故事。

十二月的来临照例让我很快乐,但是仔细一想,这个十二月对于身边的人来说都将是异常忙碌的,考研之路接近尾声,工作实习的人依旧繁忙。北京的第一场雪,没有一群人再拿着相机在宿舍楼前拍个不停,没有几个人再跑到操场互相扔掷雪球,如今,他们默默地在雪中行走,生怕滑到,他们走向自习室,走向公司,好像一夜之间已不再年轻。他们开始考虑生计,开始谈论工资,甚至谈婚论嫁的话题时而出现。宿舍的人不再齐全,未到分离之时便已渐行渐远。时间开始消磨他们的棱角,终于知道,被这个世界改变,要比改变这个世界现实得多。看见「青春」这样的字眼,甚至会产生悸动的感觉。他们是谁?

我想,多年以后,我大概不会忘记最近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即使没有留下这些文字。

1 comment:

  1. Luckily, a lot of the cartoons that slot builders use as a theme are shows which kids wouldn't be as acquainted with. A profitable cartoon slot will provide players with the right amount|the appropriate quantity|the appropriate amount} of nostalgia and humour while still being loyal to the property which it is based mostly on. Club 원엑스벳 machines will actually block the jackpot if there aren't sufficient cash in the machine to pay it out. A machine with full payout tubes diverts all incoming cash to the money box. This is known as} "backing." Every coin that goes back to the money box is pure revenue. The odds of getting that 250-dollar jackpot is 0% except the machine is backing.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