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1

虽然日志题目是「我的2011」,但并没有想要写一篇年度总结,大致有两方面原因:其一,2011年我的生活虽然比之于之前的时光,有些许可圈可点之处,但仍旧乏善可陈;其二,出于懒惰的缘故,让我从年初一一回想至年末的每个细节,这一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第二点其实也是第一点所致,假若生活精彩缤纷,我应该也不会懒于回想吧。

虽然不是年度总结,但仍旧可以简单说说我的2011。年初寒假开始准备GRE作文,几十天的时间大概看了十几篇范文,效率不言而喻。开学之后匆匆忙忙并吊儿郎当的继续准备作文,仍旧记得每日下午在微冷的图书馆大厅撰写提纲的情形,到了傍晚,再兴冲冲的回到宿舍换身运动装去操场跑步,生活很简单,也很枯燥,和周围朋友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紧接着日本发生了大地震,得知消息的那个下午一直在刷着微博关注动态。GRE作文考得马马虎虎,分数证明也的确如此,紧接着便是我的红宝书之旅。大概从三月中旬开始,一直到六月中旬,每天的事情只有一个,背单词。说来奇怪,如此恶心的一件事情在当时我并没有太过反胃,每背完一遍之后都会在书上标记一处,以待日后了解自己的进度。到六月十一日考试的时候红宝书差不多看了12遍,琦叔的「要你命3000」看了两遍,心理仍旧没什么底。考试前一天在路上偶遇敏青,她向我透露的消息让我不安的很,以至于那天晚上我几乎做好了通宵的准备。第二天的试题总体来说算是利好,但是数学部分糟糕的发挥连累了语文。考完试那天中午自己总算松了一口气,这半年身心的折磨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这时距离期末考试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但是我奖励给自己半天的挥霍时间,我大概是在宿舍里看了一部电影。大学的考试固然靠突击,但是一周的时间的确又太短,却又很漫长。在麦当劳通宵学习数据库的那个夜晚我会终生难忘,虽然正值盛夏,可是夜晚室内室外的温度差不多只有一位数,而我仅穿着短衣短裤,第二天遍感冒了,在那里还看到了似乎是过夜的常客,桌子上铺着废弃的报纸,她弯着胳膊,把头靠在上边,衣服穿了很多层,对于这样的温度早有准备,麦当劳里偶尔走动的顾客,以及连续不断的背景音乐,让她睡得极不踏实,时而醒过来,眨一眨眼,又继续倒头睡去。她穿着一双高跟凉鞋,脚上还套着袜子,其中一只鞋子的后跟带似乎是坏了,一根尼龙绳顶替皮质细带起到了固定作用。我坐在她的对面,一切看得清明,女人的岁数和我妈妈差不多大,心理心酸得很。

2011年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便是在百度这两个月的实习。当我接到HR电话通知我拿到Offer时的那种兴奋感,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忘怀。如果问我在这两个月的实习中我学习到了什么,那一定是主动。在此之前,自己一直像一只雏鸟一般,张着嘴被喂了二十年的食物,可是当我真正开始涉入职场,发现一切都大不相同。社会和校园,工作和学习,一切对我来说反差巨大。主动,积极,再主动,再积极,永远也不为过。

2011年的重头戏在申请美国学校,9月份我将实习工作辞掉,因为需要专心准备托福以及申请的缘故。拖拖拉拉一直到11月初我才真正开始选校,而身边的朋友有的已经申请完毕,并用诧异的目光望着我。这一个半月,我的生活充斥着焦躁,不安,苦闷与无助。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背景,我又找到一名清华教授,渴望能够跟随他开始了解学术方面的知识。于是,每天早晨骑着单车去清华,晚上回来,跑去自习室,继续准备申请学校的材料,有时忙碌到凌晨三四点钟。PS和CV这类全靠自己准备的材料倒还好说,到了推荐信这一单元,真是让我焦虑异常。也是从这会开始,逐渐了解到人情冷暖,和人情世故。之前的自己太过天真,把这个世界想的太过纯净,其实只要是有人在的地方,便是污浊的地方。

2012年零点的那一刻,我改掉了人人网上一年未曾改过的个人状态,那句信誓旦旦的「2011 is my year!」2011是我的一年么?我想这需要2012来证明,大概还有一个多月便能够见分晓。

本来只是想写一下最近的生活状况,可是最后仍旧写成了年度总结,成吧,如此乏味的一年也可以写出好几段,我终于知道那些无聊的人为何也能出一本自传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