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整个城市被河流所贯穿,渔人撑着长篙的景象在这里并不新鲜,是真正的江南水乡。而杭州则不然。说起杭州,我脑中最先浮现的一定是西湖,并伴着这样一幅画面,一男一女穿着古式的衣服,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两人面对而站,在一座拱形石桥之上,互撑着一把江南所独有的油纸伞。我的这一印象一定是来自于许仙与白素贞的传说故事,这两个人所赋予杭州的即使是24小时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滚动播出城市广告所不能比的。


我们来的这天天很阴,南方所独有的闷热天气让我喘不过气。西湖美景可能真的仅仅出现在三月天,春雨之时。对西湖的期望很大,因此当我看到仅仅一大湾水横在杭州城市的中央时,不免有些许失望。但是西湖边的南山路,也就是我们住的青年旅社的地方给我的感觉很棒,车子不多,道路不宽,游人不多,两边的行道树郁郁葱葱,宁静致远之感油然而生,让浮躁的心瞬时沉了下来。

说西湖不美是不公道的,尤其当我站在南山路这边的西湖边,远眺对面的青葱山林,整座山峰映照在西湖之上;走在曲径的小路上,虫鸣鸟叫;踏在苏堤上,左右环视,均是如镜般的大片湖水……西湖,还是美的,只是没有如仙境,没有像天堂。杭州有水,杭州因此拥有了灵性。这里的人们热心,不急躁,这座城市拥有动人的传说,和道不尽的文化历史。杭州的生活节奏适合度假,只是夏日的高温又让人望而却步。走了这么久的路,逛了这么多城市之后,假期在家中生活了一个多月,感觉大连真的是一座得天独厚的城市,只是近些年来它的发展建设甚是不尽如人意。本来是要说杭州的,怎么主题又跑到了表扬自己的家乡。


在杭州的青年旅社是第一次和外国人同居一室,我和好友两人加上另外两个老外。刚一进门,「Hey, what’s up!」便让我不知所措。即使是来了美国一个多月之后,有外国哥们向我说「What’s up!」的时候我依旧手足无措的僵立在原地。我记得那天晚上是我说英语最多时间的一次了,紧张之余多少有些小兴奋,而且发现老外和国人的生活习惯等的确差别很大,他们晚上都会去酒吧逛上一阵然后在午夜之后回来睡觉。

杭州火车站,我和梓涵终于和久未见面的宋景、王老板和刀郎重逢。下一站,台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