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厦门


从台州到厦门没有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路上,看着窗外开始出现热带地区所独有的椰子树,我便知道距离厦门已经不远了。到了厦门的时候是傍晚,在厦门火车站简单地吃了晚饭,便找公交汽车去曾厝垵,我们要住的客栈所在地。停靠厦门火车站的公交车很多,但是非常令人疑惑,我们找了好久站牌都没有找到,打听了几个当地人也是众说纷纭。还好,我们走了大概一站地的距离终于找到了要乘的公交车。人很多,是下班高峰期的缘故,学生们也刚好放学,因此车里很拥挤。沿途看着窗外,厦门的街道并不宽敞,但很精致,马路有明显的上下坡,大概厦门也是一个丘陵地区。公交车的后半程是沿着海岸线走的,左边是高地,右边是海滩和大海,马路两边皆是椰子树,中央是铁树一样的植物将左右车道分隔开来。公交车经过厦门大学,远远地看去非常美,带有淡淡中国风屋顶的红色建筑在这片蓝蓝的天空下显得异常恬静,诺大的操场勾起我所有有关于校园,以及年少时候读过的青春故事的回忆。曾厝垵到了。

曾厝垵就在海滩旁,距离厦门大学也不远,因为有海的缘故,厦门要比之前走过的江南城市凉爽的多,尽管纬度要比它们低许多。街边有卖芒果的摊贩,芒果有黄色和青色的,虽然听说过厦门的青芒很好吃,但我实在不敢保准这绿绿的东西会很甜,因此还是买了一个黄色的和一个青色的,突然想到了对冲基金,这算是把风险降低到最小么?梓涵自从离开台州之后身体就一直不舒服,说是感冒,喝了几小瓶藿香正气合剂之后仍不见效。我们俩住的房间在客栈的最顶层,四周是简易房板,而不是墙,尽管电视空调热水器一应俱全,不免觉得有些简陋。之前我们俩住的所有地方都是单人床,分开睡,但是因为这家客栈只有大床房间,而曾厝垵附近的客栈又所剩不多,所以我们便订下了这个房间。放下东西之后我们都洗了个澡,然后去海边散步。


太阳并没有完全落下,因此在天边的地方能够看到余晖,天很蓝,空气很好,带着海的味道,许久没有闻到这样的味道了。沿着海岸线有一条长长的木栈道,我们俩走在上边,看着周围一对对情侣,不免纷纷叹气。这样的风景是要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来看的,这样的木栈道是要和心爱的人一起踏的,厦门是要和心爱的人一起来的。我们走到很晚,走到很远,然后重新往回走。回到住处又冲了一个凉,然后便睡下了,明天还要去鼓浪屿的。

是因为要来鼓浪屿我才知道原来鼓浪屿是一个小岛,看了有关于它的介绍,岛上没有汽车,它与钢琴的渊源,岛上的美食……正是期望越大,失望便也成倍的放大。怎么说呢,鼓浪屿,也就还好。纷繁而又熟悉的创意小店,让我时常分不清这里究竟是南锣鼓巷,还是西塘,亦或是鼓浪屿。来来往往的游客将一切地道的习惯和风俗遮掩了起来。因为梓涵身体的不适,再加上我对这里的不留恋,我们下午便乘坐轮渡回到厦门本岛。梓涵比前一天病的更加严重,回到客栈他就躺下了,我只好一个人出来走走,哪?海边。一个人走在海滩上,更加落寞,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望着远处大海对岸灯火点缀的鼓浪屿,感觉仿佛和自己白天去过的地方完全是两个世界一般,一种陌生感,归属感的缺失,以及寂寞和孤独感此时达到最大值,我坐在长椅上,静静地望着大海,海浪一个接着一个,除了海浪的声音,还有人们的熙熙攘攘。我拿出手机,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精神在一个时空的朋友们说上哪怕一句话,让我确定自己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尽管我的存在在这片物理时空中显得异常突兀。夜深了,我坐在这里无济于事,孤独与寂寞仍旧侵蚀着我的整个身体。回到房间,灯是关着的,梓涵还在睡觉,我想今晚注定将是难熬的一晚。


冲凉,想洗去一天的疲惫,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到一半,灯灭了,停电。卫生间里有一扇窗子,不至于让我像盲人一样不知所措,但也草草了事。其实没电带来最大的问题是空调停用,我只要把窗子打开,微风吹过,倒也不觉得闷热,可仅仅过了一会儿,我的身上便被蚊子咬得体无完肤。就这样,刚刚要睡着,身上不知道哪里便突然奇痒无比,用手去抓痒,顺手拿起遥控器看看电力有没有恢复,然后带着失望继续尝试睡着。几乎一夜未眠,这是这次旅途中最痛苦的一个夜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